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19子时,赏花赏月赏轻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4期开什么生肖天齐福彩3d图谜总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符临一直没有转醒的迹象,不过值得欣慰的是,符临的伤势也没有恶化,这一天,就在凤轻尘教学,三位太医学习中度过,符临反倒成次要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表示这样的日子一点也不无聊,她很喜欢和同行聊天,和同行就一些专业上的问题,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,有利于开阔自己的思维,如果在符家每天都可以这么过,她不介意每天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和同行聊天,是和九皇叔、大公子他们完全不同的感觉,她是医生,需要同行业的朋友,不然她闭门造车,医术只会越来越差,永远没有进步的可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能进宫当太医,他们的医术绝对不错,凤轻尘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天黑了,凤轻尘告别了三位太医,在三位太医依依不舍下,坐车回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毕竟是女子,皇上就算再担心符临,再气凤轻尘,也不能让凤轻尘在符家过夜,不然九皇叔真会杀到皇宫,要皇上好看了。

    至于三位太医,他们还要在这里守夜,等明天接替他们的太医回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府后,用了一点晚膳,便沐浴更衣,在书房处理了一些杂务,临近子时,在暗卫侍女的陪同下,坐着马车朝暖房驶去。

    大半夜出门私会异性,凤轻尘还是有点心虚的,依九皇叔的醋劲,要是被他知道后,她的下场肯定会很惨。

    凤轻尘现在只希望她的警告有效,暗卫和暗卫侍女不会把今晚的事,报告给九皇叔知晓,不然她就要哭了。

    汗……自由平等没错,可她半夜私会男子,怎么说也是有错在先,可这是蓝九卿提出来的报酬,只是一顿饭,她也不好拒绝,只希望九皇叔最近多忙一伙,最好忙到忘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发了,蓝九卿当然也要提前到了,苏府密室里,蓝九卿把黑骑的事情交待完后,也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暖房那边都安排好了吗?”离去前,蓝九卿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算是他和凤轻尘第一次约会,他希望让凤轻尘印象深刻一些,至少不能讨厌他,觉得他轻浮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点了点头:“都安排好了,可……九卿,你真得要选择在花房吗?万一中途出了意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意外。”蓝九卿斩钉截铁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对花粉过敏。”苏文清嘴上说担心,心里却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敢搞破坏,但幻想一下九卿因花粉过敏而坐立不安,却又要强装无事的样子,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御花园也呆过。”蓝九卿横了苏文清一眼,要不是他忙,要苏文清去布置,他哪里会告诉苏文清,他和凤轻尘要在暖房吃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你每次在御花园都选择离花最远的地方,这一次你是身处花海之中,就算带上玄医谷主给你配得药包,我估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也叮嘱过你,这药包不是万能的,它虽然能抑制花香和你身上竹香,但要是花香太过浓郁就会失效。九卿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你还是换过一个地方吧,为什么非得是暖房呢,要吃饭哪里不行。”苏文清好心提议,蓝九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提前做好准备,不会对花粉过敏。”蓝九卿身上一直有抑制香味的药包,将周身淡淡的竹子清香压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身上的竹香是他刻意安排的,让人只要与九皇叔走得近,就能闻到九皇叔身上的竹香,至于蓝九卿,他身上绝不会有和九皇叔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自己小心。”自求多福。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苏文清没有说出来,蓝九卿很清楚苏文清的小心思,瞪了他一眼,便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蓝九卿刚到不久,凤府的马车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到了。”暗卫侍女小声地提醒,眼中闪过一抹挣扎。

    夹在中间的人最难做了,她们不告诉王爷那是背主,可要告诉王爷了,那更是背主,她们根本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知道她们难做,无意为难二人,让两人在楼下等她,到时候九皇叔真要问起来,她们也能据实回答不是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暗卫侍女不想上去,这年头当下人的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,尤其是事关主子的**,更是能不知就了别知道了,可不上去凤轻尘的安全谁来保证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和我一起吃饭的朋友是个高手,我不会有意外,更何况有左岸了在暗中保护我。”左岸来的第一天,就把凤轻尘身边的暗卫给打了一顿,让暗卫们不敢对左岸有半点不敬。

    果然,一搬出左岸暗卫侍女就闭嘴了,他们这种隐藏在暗处的人,向来都是用实力说话,左岸的实力让他们无话可说,如果在左岸的保护下凤轻尘还出事了,那么她们就更没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独自一人踏上屋顶的暖房,沿路都有柔和的灯光,死角处都特意摆上蜡烛,防止有人伏杀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苏文清安排的很细致,一些小细节都注意到了,在这里绝对不会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啪嗒……啪嗒。凤轻尘踏着楼梯,一路来到顶楼,入眼所见,便是光彩夺目的暖房,还有花中的蓝九卿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显得特别突出,无数烛光汇聚在屋顶,倾泄而下,洒了一身,就好像,就好像……凤轻尘怔在原地,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此时的蓝九卿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原来男子立在花丛中,也能如此的俊美风华,此时的蓝九卿,丝毫不比九皇叔乘着小舟,带着夕阳的余光,从莲花丛中穿过逊色。

    站在花丛中,将百花踩于脚底,头顶上那点点烛光,如同星光一般,让蓝九卿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,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,看清那花丛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,我这暖房还能美成这样。”凤轻尘把蓝九卿风华,归于被烛光装点的花房太美。

    对美的人与物,欣赏和赞美是本能,凤轻尘唇角微扬,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知是约好了,还是蓝九卿算到了,就在凤轻尘抬腿了往前走时,蓝九卿正好回过头,屋顶不暗,两人视线交汇,皆是一滞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凤轻尘率先收回视线,微微点头一笑,蓝九卿带着面具,又站在强光中,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,只知道他身边的红花颤动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说出这句话,随即又同时禁声,陷入沉默,直到蓝九卿轻迅捷一笑,才打破两人之间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蓝九卿摆出迎接姿势,给凤轻尘让道,彬彬有礼的态度,就好像他是暖房的主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挑了挑眉,从容地走了进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