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17叹气,姑娘肯定想王爷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46zl天天费资好彩料大全2018年今晚开奖结果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夜叶从皇上那里得知凶手是西陵皇室,事后自己又暗中查了一番,确实是西陵人下的手,夜叶便安静了下来,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想到夜叶砸门时的嚣张样,就忍不住生气:“这伙怎么不见他去砸西陵皇宫的门,真是个没种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苦笑一声,西陵皇室可不比凤府,给夜叶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带人去西陵皇宫闹事,到时候他人还没有到皇宫,就被人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好欺,西陵皇室不好惹,夜叶就是再怎么狂妄、再怎么不知轻重,也明白他不能带人打上西陵,甚至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,他只能忍气吞生,当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夜叶独自呆了一天,出来后就写了折子,请求扶灵回夜城,皇上同意了,试探的提了一下夜叶的婚事,希望夜叶能在百日内完婚,以免要守孝三年,错过好的对象。

    夜叶以百日太匆忙为由拒绝了,说是要等三年孝后再议婚事,皇上不满,夜叶提出允许东陵再加五千兵马进夜城,皇上这才同意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痴情种。”凤轻尘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女人,至夜城家业不顾,她已经能看到夜城的衰败了,没有联姻的关系在,皇上对夜叶会逼得更紧,而多五千兵马进城,对夜城来说也是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五千人,可不是小数目,也只有不懂军事的夜叶,才会轻易地许若允许东陵再派五千兵马进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与凤轻尘无关,凤轻尘在意的是皇上给夜城大批的物质救援,还有商业援助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皇上这是从夜城的败落中看到了机会,打算从经济上制裁夜城,到时候夜叶只能一直对东陵妥协,甚至被逼放弃对夜城的主控权。

    皇上出手了,他们就不能再做了,凤轻尘揉了揉眉心,吩咐道:“商业打击看样子行不通了,佟瑶你回头和苏家打声招呼,让他们撤了。”

    夜城现在臣属东陵,不再是那个孤立无援的孤城,她要再用这样的招术,那显得太白痴了一点。

    夜城……看样子还是要留给九皇叔对付,等皇上和夜叶的矛盾雹出来,用那份证据,来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一举将夜城打垮,凤轻尘觉得很不爽,但想到夜城未来的走向,凤轻尘心情又大好了。

    对夜叶来说,最痛苦的事不是要他的命,而是让他看着夜城在他手上一点点垮掉,然后易主。

    要报仇,杀了对方是最下乘的做法,找对方在意人和物下手才是上乘,就如同夜叶当初抬她父母的骸骨,上门叫嚣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夜叶现在是很惨,可凤轻尘不是圣母,所以她会站在一旁看夜叶更惨,有机会还会踩上两脚。

    夜城的事情,已从经济斗争上升到武力斗争,作为一个不能拥有私兵的平民,凤轻尘的武力值是零,所以她果断的退出。

    “山东卢家怎么样了?”夜城搞不定,她去看山东的情况行不行?

    和苏柔的比试结束了,她就没有什么事了,可以安心的去山东,至于原因,九皇叔可以搞定。

    说到山东卢家,佟珏和佟瑶面色都不太自然,在凤轻尘的催促下,佟珏硬着头皮道:“回秀的话,没有一丝进展,和当初初到山东差不多。卢家是山东的大富,我们一直都只能在边缘地带,无法渗入,卢家在皇城似乎有靠山,在山东就是封疆大臣也要给卢家家主三分薄面。”

    “在山东卢家就是土皇帝,我们的人刚到的时候不觉得,可呆得越久这种感觉就越明显。卢家行事很低调,要不是在那里呆了大半年,我们根本察觉不出卢家在山东那块地界上,有那么大的权势。”

    佟珏越说越小说,她这话怎么听都感觉像是为自己的无能辩解。

    凤轻尘倒是没有在意,只应了一声:“继续盯着卢家,卢家在山东的势力这么大,就让我们的人小心一点,上次你们联系的那个,卢家在外的私生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,被卢家人发现了。”说到这个,佟珏的头埋得更低。

    他们此举是打草惊蛇了,卢家肯定会防备更深。

    “死了?居然死了,卢家人反应真快,下手也够干净,不愧是害死我爹的人,要是太弱那就没有意思了。”凤轻尘不生气是假的,可卢家已经把这颗好用的棋子更灭了,她再气也没有用,卢家是山东的土皇帝,天高皇帝远,谁也管不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佟珏、佟瑶,通知我们的人,让他们全部收起来,不要再去打听卢家的消息。”卢家已经察觉有人在对付他们,凤轻尘不敢再冒险了,要让卢家察觉是她在动手,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要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,在没有到达山东前,她不能把自己暴露出业,在明面上与卢家不对付,以免卢家对她起杀意。

    “秀放心,我已经让他们按兵不动了,我回头就通知下去,让他们全部安份起来。”安插探子不容易,佟珏和佟瑶也舍不得拆损。

    “恩,你们也累了,下去休息吧。”该知道的都知道了,剩下的事情,她要好好想一想要如何做,手上又有多少资源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思索了半天,凤轻尘都想不出好对策,皇城离山东有千里之远,她只能从一些琐事中来分析卢家的情况,那种世家阀门门第高、规矩严,她的人能打听到的消息也极有限。

    “山东一行迫在眉睫,卢家已经察觉到有人在找他们麻烦了,卢家顺着那根线,应该很快就能查到我身上来,到时候让卢家先发制人,我就惨了,和卢家相比,我还是太弱了。”凤轻尘轻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居然和九皇叔一样,有轻敲桌面的习惯了,凤轻尘讷讷的收回手,露出一抹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白天才见过九皇叔,可她却感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九皇叔,自从王家事情雹后,九皇叔就不知道在忙什么,天天连个人影都见不着,晚上也不见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吹灭了书房的灯,回房睡觉了。

    明天,皇上肯定不会让她呆在家里休息,一定会让她去守着符临,等符临生或者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