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31安慰,凌晨上门了真不厚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发财一码玄杌一笑一码2018年新版122跑狗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太医院的太医们因一个名额如何闹、如何争,凤轻尘不知晓,就算知晓她也不会管,五个名额是九皇叔与王锦凌定下的,她无权更改也不会更改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手术的时间,凤轻尘下午呆在小木屋,并不是做准备,而是做检查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来不是一个事到临头,才慌手慌脚做准备的人,在决定给云潇动手术时,凤轻尘就陆续做了安排,所需要的器具与药剂早就到位了,手术前不过是例行检查罢了。

    脑瘤手术对凤轻尘来说并不陌生,没有去战场前,她平均三天就要做一起手术,不做手术的时候,也大多在跟手术。

    医疗资源匮乏,一个大夫要对应数个,甚至数十个病人,这条定律搁哪个地方都一样,尤其是像她这种小有一点名气的大夫更是忙。

    大牌的大夫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到的,默默无闻的大夫没有人敢用,像她这种在医学界有些名声,又没有背影的大夫,被人请到的机会最多,稍微有点权势的官员,都能向院方或者是她施压,让她做手术。

    她最高纪录是一周做了五场手术,要不是在手术结束后,累倒在办公室,说不定还要做第六场手术。

    大夫,尤其是有点名声又不够大牌的大夫,没有外人想得那么风光,风光的背后都是血与泪。

    所有的设备都检查完了,突发状况需要的救急设备也一一准备到位,凤轻尘在小木屋略坐了一伙,确定不会有人来骚扰她,才从小木屋出去。

    忙的时候连赶几个手术是正常,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凤轻尘还是希望自己能得到充分的休息,可没走两步,便遇到了等她的云潇。

    “可以谈谈吗?”月光下,一身玄衣的云潇,卓尔不凡,却显得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凤轻尘知道云潇还是没有放松,便决定充当一回知心姐姐,听云潇说说内心话。

    凤府能观赏的景致不算多,两人走了几步,便找了一个亭子,让下人点上蜡烛,泡上一杯清茶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开口安慰云潇,她知道云潇不需要她安慰,只和他天南地北的聊着,聊遇到的各种病人,聊一些不着边际却又能让人谈性大起的话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是一个口才好的人,但胜在说话实在,说着说着,云潇也渐渐地放松了,看着凤轻尘侧脸,云潇问道:“你怎么会想着学医,女子学医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行医的女子不是没有,但只限于看看女子方面的疾病,她们的病人也多是妇人,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大夫像凤轻尘这样,精通外伤,各种疑难杂症。

    “我说为了银子,你信不信?”凤轻尘捧着茶杯,侧过脸,看向云潇。

    她学医的初衷绝不是因为喜欢、想要做救死扶死的白衣天使,也不是因为身边太多人看不起病,想要为身边的人做些什么,而是因为大家说医生的收入高,所以她才选择学医。

    没有哪一个孤儿不缺钱,她从小到大都缺钱,所以她明白钱的重要性,大学选专业时,就挑大家说最赚钱的专业选。

    至于个人兴趣?对不起,这种精神高度上的东西,她还没有追求的权利,想要追求精神文明,得先把物质基粹决再说,她连温饱都解决不了,还能想那些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太医说,凤轻尘要的诊费太高,他们付不起,云潇用力的点头:“信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绝对是个死要钱的大夫,完全没有大夫的仁心,可要这么说也不对,她在雪灾时,就不计任何回报,无偿给灾民看病。

    云潇摇了摇头,不再纠结这个,想到凤轻尘刚刚的话题,一直都是围绕在学医方面,便问道:“轻尘,你除了医术外,有没有其他喜欢的,或者想要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外传凤轻尘多才多艺,可和凤轻尘相处久了,会发现她好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,就算有也和医术相关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喜欢什么,从出生的那天开始,我就只想着如何活下去,如何活得更好。”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凤轻尘的人生都是贫瘠的,而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能活下去,活得更好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,只不过心里依旧有着些许酸涩,凤轻尘不愿再想,放下茶杯,笑着问云潇:“别一直说我了,说说你吧,你呢?云家大公子,你又有什么喜欢的,或者想要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云潇指着自己的鼻子,脑袋微歪,一脸怀念的道:“小时候想做大侠,杀尽天下的坏人;后来想当大官,杀尽天下贪官,再后来想要做名满天下的云公子,成为云家家主,现在吗?和你一样只想好好得好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当你现在的愿意多大呢,原来和这小女子一样。”凤轻尘哈哈大笑,心中那一丝的郁闷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什么理想、兴趣,在活下来面前,都不堪一击,只要能活下来,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笑很有感染力,云潇也跟着心神一松,不计形象的笑了起来:“我也是普通人好不好,我的理想当然也和普通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女子知错了,你云公子也是普通人,我不能用双重标准要求你。”凤轻尘很配合的起身作揖。

    两人随后又闲扯了几句,考虑到明天的重要性,即使云潇谈性正浓,凤轻尘还是把人赶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就算云潇不想休息,她还要休息呢。

    “轻尘,谢谢你。”离去前,云潇郑重地向凤轻尘道谢。

    他怕今天不说,以后都没有机会了,医治方案他签字了,生死由自己,他的生命有可能就到明天截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要谢我,等过了今天再说。”凤轻尘朝云潇摆了摆手,潇洒的转身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凤轻尘的轻松与随意,让云潇心中最后一丝担忧也放下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都不担心,他还担心什么,明天有那么多人看着,他只要躺着就好,凤轻尘还得医治他,说来说去比较紧张的人应该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都不紧张,他紧张什么,得了……洗洗睡吧,一切都过了明天再说,只要他还有明天。

    虽说凤轻尘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什么安慰,或者让云潇放松的话,但却出奇的有效,让云潇高悬的心落到实处。

    对这个结果,凤轻尘是满意的,回到院子里,舒服的泡了个澡,早早地就爬上床睡觉了,一夜无梦端的是好眠,可却在凌晨被人吵醒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