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39纵马,玩得就是花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幸运28开奖网站精选24码期期中全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是的,皇上正在训诫,或者说威胁凤轻尘,一通话下来,无不告诉凤轻尘必须要赢,要为国争光、不能坠了东陵贵女的名声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里骂娘,面上却是诚恐的应是。

    妹的……明明之前也不在意她和苏家的比试,这伙怎么又把事情升级到国家的高度了,这么一来她的输赢就不是个人问题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凤轻尘什么时候可以代表东陵贵女了?皇上有问过东陵贵女和她的意愿吗?

    就算东陵贵女愿意被她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代表,她也不愿意代表东陵贵女,当东陵的吉祥物,赢了就是国家荣誉,输了就掉命。

    九皇叔在一旁听着,冰冷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,嘲讽意味十足,意味深长地看了皇上一眼。

    皇上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,见好就好,大手一挥:“比试开始!”

    皇上的话一落下,屏风后的嫔妃们终于露出了笑颜,有几个人眼中闪着一丝不明的光芒,可惜有屏风挡着,再加上这些女人都是皇帝的女人,也没有人会正眼打量她们,以免弄出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苏柔都是用自己的马,禁卫军上前,把凤轻尘和苏柔带到比试场地,在入口处凤轻尘看到一身铠甲的翟东明朝她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那大意是说让她放心,他负责马场的安全,他全部检查了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以一笑,没有说赛马场真正的威胁是她身边的苏柔,再检查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看苏柔自信满满的样子,凤轻尘就知道苏柔对自己的催眠术相当于有信心,认为此局她必赢,再联想到皇上开场前的警告,凤轻尘嘲讽一笑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场比试她必须得赢,不然,让皇上找到怪罪她的理由,吃亏的肯定是九皇叔,九皇叔因为她在皇上那里吃了亏,回头肯定从她身上讨回去,所以……

    苏柔,未来的后妃娘娘,今天这场比试,我凤轻尘赢定了!

    在起跑线上,凤轻尘与苏柔在令旗指挥下,几乎同时上马,看苏柔身手矫健,凤轻尘知道对方的骑术也不差。

    也是,要是太水了还能赢她,那谁都能看出有猫腻,苏柔就是赢了也没面子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花哨一二三的预备,只有站在高塔上的侍卫,再次挥出一面令旗,令旗一扬,凤轻尘和苏柔一夹马腹,催促马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哒哒的马蹄声响起,观看台上的人只能看到一阵尘土飞扬,凤轻尘和苏柔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两道影子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。”舟王看众人追逐着马道上的两个倩影,自以为活跃气氛的夸大,却不想他的话如同投入水中的纸片,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惊起。

    舟王看看皇上,又看看九皇叔,乖乖地缩在一旁不再发话。

    王锦凌眼中的笑意不变,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也不再管九皇叔那张黑脸,眼中只有马道上的黑影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苏柔比试时,要跑得并不是驯马场上的马道,而是依着山林而建的跑马道,平时是皇上用来观赏用的,也就是说了,为了增加能可看性,马道上会设一些障碍,以悦帝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障碍并不会致命,只是增添观赏性,加度一点难度,毕竟皇上可没打算用皇宫的跑马场训练骑兵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苏柔跑了五百米的样子,便遇到了第一道障碍,一个类似梅花桩的阻碍。

    如同大腿一般粗,高低不等的木桩密密麻麻地打在地上缝隙之间正好够马腿过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就要考验控马的技巧了,如何让马前后四只脚在最恰当的时候,跨入最恰当的位置,当然速度也很重要,你慢腾腾地让马走过去,只会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苏柔跑在前面,她远远看到这些桩子,便放缓了速度,双手勒紧马绳,人也倾身上前,附在马的耳朵边,安抚坐下的骏马。

    苏柔的马术真不是盖地,很快她就打马上前,苏柔很聪明,她从来没有让马四肢同时着地,而是尽量借助缝隙时间,找准让马下脚的位置,最大限度的加快前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苏柔这样做绝对不会太影响速度,可她忘了,今天和她比试骑术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大家闺秀,至少不能用正常大家闺秀的想法来想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苏柔的马踏入第一缝隙时,就冲了过来,没有如众人所料的那般放缓速度,凤轻尘看到前面的障碍,眼都不眨一些,扬起马鞭,猛得抽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驾!”马突然加速,至少和前半段相比,速度快了近一倍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她要干吗?这还早呢,就算现在落后一段也没有什么。”虽然隔得远了,可他们坐得高,太傅年纪虽然不小,可通过两人的衣服,还是能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疯了嘛,那一段桩子至少有二十米,马根本跳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轻尘,她有自己的考虑。”王锦凌也为凤轻尘担心,可他更相信凤轻尘,相信凤轻尘不会乱来。

    观看台上,除了皇上,其他人的目光都紧紧地锁在凤轻尘的身上,九皇叔虽然什么都没有说,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,他也在担心。

    那些木桩高低大小不等,要是一个踏空,凤轻尘就会从马上摔下去,到时候摔在木桩上,不死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作为南陵的皇子,他就是担心也不能说出来,只能死死地握拳,压住心中的紧张与担忧。

    后宫的嫔妃倒是没有这些顾忌,虽然女子大喊大叫不好看,可这是在赛马场,太过矜持只会少了英气,嫔妃们便大着胆子,给凤轻尘加油。

    不管是加油声,还是众人的担心,凤轻尘都听不到,也感受不到,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面的木桩上,当马加速往前冲时,众人只看到一道影子,还有一道嘶鸣声。

    那影子先是往后倒,然后又猛得往前栽,紧接着纵身一跃……

    就这么三个虚影,众人却看得提心吊胆,心都像是被人攒紧了一般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倾,屁股不知什么时候离了坐位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知道,是凤轻尘冲过这些木桩,还是马蹄踏空,凤轻尘从马上摔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呜呜呜……看不到你们的留言和月票,我会想两更的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