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44借钱,有内幕就是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肖四码三期必中一期t35cc天空彩票114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柔的算计会不会落空,九皇叔和王锦凌不在乎,在他们看来苏柔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,凤轻尘觉得苏柔活着比较好,那就让苏柔继续活着吧。

    和苏柔的生死相比,他们更在意兽苑火灾的幕后主使者是谁?还有凤轻尘的安危。

    于是,为了凤轻尘的安危着想,即使凤轻尘身上没有伤,对外也要说被烧伤了,而且还很严重。

    不是九皇叔和王锦凌故意整凤轻尘,而是只有这样说,九皇叔和王锦凌才能借题发挥,借机将皇城的水搅乱,好查出幕后黑手。

    为了制造伤势严重的样子,凤轻尘身上和胳膊上都缠了绷带,幸亏当时凤轻尘的脸露在外面,兽苑的人都知道凤轻尘的脸上没有烧伤,凤轻尘的脸才得以逃过一劫,没有缠上厚厚的绷带。

    光缠绷带还不行,凤轻尘还得时刻在病床上躺着,以免露馅,一两天还好,可时间一长,凤轻尘就无聊在病床上数头发。

    “原来装病是个技术活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凤轻尘在床上打滚,佟珏和佟瑶闷笑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因凤轻尘“重伤”,即使有人上门看病,也不需要凤轻尘这个病人招待,而为了避免露馅,凤轻尘能不见的人绝对不见,平时能和她说说话的,也就几个知情人,可知情人都忙呀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王锦凌要查火灾的事情,玄医谷谷主则忙着陪云潇,有一天遇到崔浩亭,又缠着崔浩亭不放,要不是崔浩亭有崔家十六子的身份,玄医谷谷主十有**会把他按在床上,在他的伤口上再开一刀。

    医学疯子什么的,惹不起。

    人人都有事要忙,就是佟珏和佟瑶也忙翻了天,凤轻尘就更加得无聊,如果不是知道大局为重,凤轻尘早就把绷带给拆了了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无聊到发霉时,终于有一个人上门陪她解闷了。

    “苏文清,你来探病吗?”凤轻尘单手撑起身子,示意苏文清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像有病的样子嘛。”话虽如此说,苏文清还是乖乖把补品奉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苏文清脸色苍白,精神不济的样子,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和你相比,我确实不像病人,你反倒是个病人的样子,怎么?不舒服?把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大夫的职业病,看到对方气色不对,就想诊上一诊,即使自己正在“养”病,也改不了这个职业习惯。

    苏文清正走神,听到凤轻尘的话也没有多想,乖乖地伸出,等到凤轻尘准备探脉时,苏文清才记起凤轻尘是大夫,连忙收回手:“我好得很,不舒服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病?没病你怎么一副病恹恹的样子。”凤轻尘不太相信,心中怀疑是不是苏文清的肾病越来越严重了?

    按道理不会呀,上次复诊挺好的呀。

    看凤轻尘皱眉思索,苏文清就猜到凤轻尘在想什么,一张脸忽青忽白,咬牙切齿的道:“凤轻尘,我再说一次,我没病,我好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没病,没病,我知道了,你不用再三重复了。”这中气十足的声音确实不像有病,再说有玄医谷谷主在,苏文清就是有病也轮不到她操心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凤轻尘倒是不再追问了,可苏文清却没有高兴,反倒是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,也不说话,凤轻尘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试探地问了一句:“苏文清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苏文清本来就是装可怜来着,凤轻尘一问,他就顺杆爬了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凤轻尘这下肯定,苏文清就算没病,也遇到麻烦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看了凤轻尘一眼,欲言又止,凤轻尘也不着急,只等着苏文清开口,苏文清等了半天,也没见凤轻尘追问,不爽地问道:“凤轻尘,你就不能追问一下吗?”

    没看到他在等凤轻尘开口嘛。

    “需要吗?看你这样子,就算我不追问你也会说。”凤轻尘挑眉,别以为她在“养”病,就把眼神给养坏了。

    苏文清气乎乎地磨牙,看凤轻尘半点不好奇,半点不上紧,知道吊凤轻尘胃口什么的,最终只会把自己吊死了,苏文清深深地吸了口气,飞快地将自己今天的来说意了出来:“凤轻尘,我今天来是问你借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借银子?要多少?”凤轻尘知道苏文清估计是不好意思,男尊女卑的观念深植脑海,堂堂大男人问一个女人开口借钱,这个绝对需要勇气。

    苏文清骨子里是个骄傲的人,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他绝不会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苏文清耳根泛红,他做了许久的心里准备,可开口时依旧不好意思,见凤轻尘浑不在意,这才勉强冷静下来,将自己要的数字报了出来:“两百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两?”凤轻尘吃惊地复述也一遍。

    这,这也太多了吧,她哪有那么多银子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开了口,苏文清也就没有什么放不下,他只是不习惯,也从来没有开口问女人借过银子。

    找凤轻尘帮忙、合作是一回事,这借银子又是一回事,而且他一借就是这么大一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需要这么多银子。”凤轻尘不是想要探查苏文清要做什么,只是这数额太大了,她哪里拿得出来。

    苏文清没有隐瞒凤轻尘,将赌局的缺口一一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后并不吃惊,商人手上的银子怎么可能存在钱庄里,当然是要拿它们当资本去运作了,只不过苏文清比较背,他的银子短时间收不回来,一时间周转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还差五百万两呀。”凤轻尘听到苏文清一一清算,皱眉道。

    这个赌局是块大蛋糕,要分蛋糕的人很多,到时候苏文清要拿不出银子,那些人可能会生生将苏文清撕碎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多,只要你赢了苏家一局,九卿就能赢到近两百万两,我也就差三百万两,前两天,我从天下第一庄调了一百万两过来,我现在就差两百万两。”苏文清可是把能调的银子都调了,最后还是差了近两百万两。

    两百万两虽然多,可对全国首富这种级别的商人来说,这个也不算什么,但是……苏文清不能去找商场上的朋友,或者合伙人借银子。

    一氮口了,先不管银子借不借的到,苏家要倒了这个消息一定会传出去,到时候苏家就雪上加霜,说不定会出现墙没倒众人就开始推的事情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