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40小桥,倒霉被牵连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六香彩合现场开奖管家婆辉煌2使用教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在众人的期待下,马蹄平稳落地,凤轻尘的马继续往前飞奔,众人一颗心才终于落下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好样的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屏风后嫔妃都高兴地欢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漂亮了,凤轻尘是飞过去的,听人家说凤轻尘在马上风采过人,还以为是夸大,今日一见才知,当日那人的形容不及凤轻尘的万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真是大胆,不过做得好。”太保与太傅相视一笑,两个老人极度默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个人利益摆一边,国家荣誉放中间,怎么说这也是赚面子的事情,让南陵的皇子见识一下,什么叫东陵贵女的风采,东陵一个女子都有这等骑术,东陵的骑兵还用说吗?

    看东陵官员有意无意,提高东陵、贬低南陵,南陵锦行哭笑不得,他是不是要告诉众人,他也很欣赏轻尘,希望轻尘赢呢?

    当然,这话南陵锦行只敢想一想,他要真说出来,回到南陵他就会被言官的口水喷死,罪名是不爱国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跃过众人,眼神扫向没有开口的九皇叔与王锦凌,原本以为两人不紧张,回头一看才发现,这两人根本不是不紧张,而是太会装。

    看九皇叔那上扬的唇角,还有王锦凌那放松的笑,无不说明刚刚那一幕,两人也是极担心的,事后又是极赞赏的,只是比较吝啬鬼,没有表现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默默吐槽,继续追逐马场上的黑影,黑影离他们越来越远,也越来越不清晰了,只有站在高塔上的侍卫能看清,然后听他们一一汇报现状。

    因木桩的阻拦,凤轻尘将苏柔远远地甩开了,不过这并不代表什么,障碍本就容易拖住马的脚步。

    这不,到当第二道关卡,也就是射这一项时,苏柔又把凤轻尘给甩下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马术是不错,可弓箭实在不擅长,即使是专门给女子用的旋,凤轻尘也射不远,在射落数十枝箭,凤轻尘才成功将面前的障碍清除,策马上前。

    苏柔虽然落后凤轻尘,可苏柔只射了一箭就过关了,于是现在就变成苏柔领先,凤轻尘落后,这个消息一传来,无论太傅还是太保都不说话了,舟王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加油呀!”后宫的嫔妃为凤轻尘鼓劲。

    “皇叔,你不担心吗?”清王一直将背景板了饰演得很好,坐在那里几乎没有存在感,直到他开口,众人才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在。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小女孩玩闹罢了。”九皇叔轻轻地摩挲着自己拇指上的玉戒,淡漠的如同佛像。

    “九弟,这是比试。”皇上冷冷地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不退让,淡淡开口:“真正的比试是在战场上。”

    “九弟想要去战场上历练?”皇上阴险的反问,同时深索这个办法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要一个人“正常”的死在战场上太容易了,尤其那个人在军队没有人脉和亲信,那么就更简单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,臣弟绝不会拒绝。”只有上了战场,才能接触将领,收服士兵,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,九皇叔明知皇上的小心思,却没有退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会有机会的。”皇上高深莫测地看了南陵锦行一眼,吓得南陵锦行不敢说话,默默地低头数脚下的灰。

    他这是躺着中箭有没有?这两兄弟说话就说话,好好的扯到战场上干嘛,扯到战场就战场呗,看他干嘛要,难不成东陵要对南陵开战?

    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,南陵锦行发现他想哭了,南陵的内斗消耗严重,要是这个时候东陵和他们打仗,他们十有**会输得很惨。

    在强国面前,弱小的国家没有尊严呀!

    南陵锦行那叫一个担惊受怕呀,可九皇叔起了头,却没有继续的意思,神色自若的收回眼神,继续看向马场,即使这个时候,他已看不到凤轻尘的影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苏柔已经跑到了最后一段路,前面还有一座桥,只要跑过那桥,就全部是平地,没有任何障碍。

    之前所遇到的障碍,凤轻尘和苏柔各有胜负,现在的结果是两人并驾齐驱,相差不到半个马头,可是那桥很窄,无法让两匹马同时冲过去,也就是说,现在谁先冲到桥上,谁就会是最后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的机会,如果让凤轻尘跑到前面,苏柔就一点胜算也没有,她之前耗费心血所做的暗示也发挥不出效果了,凤轻尘知道就是这一刻了。

    果然,离小桥只有百米时,苏柔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!”

    苏柔这是在利用人听到自己的名字,就会朝声音来源处望去的本能,让凤轻尘看到她的暗示。

    凤轻尘可以不回头,但为了打击苏柔,让她以后别在她面前乱用催眠术,凤轻尘还是回头了。

    都到这步了,要不回头欣赏一下苏柔的挫败,怎么对得起她之前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苏柔秀。”瑰丽的脸颊带着嘲讽的笑,苏柔鞭子已经抽下去了,催眠的暗示一步不少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苏柔看着丝毫不受催眠影响,继续往前走的凤轻尘,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苏柔秀,你忘了我是大夫吗?下次别把没学到家的东西,拿到我面前卖弄。”凤轻尘知道以后苏柔和她没有见面的机会,可依旧不忘刺激一下苏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苏柔回过神,一张脸白得没有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苏柔弱此时即难堪又愤怒,她自以为是的底牌,原来在凤轻尘的眼中是如此得不堪一击,在她洋洋得意嘲讽凤轻尘笨时,凤轻尘却把她当猴子耍,这让她怎么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苏妃娘娘。”凤轻尘的马已到桥边,凤轻尘不客气的打马上前,超了苏柔一个马头。

    不知是“苏妃娘娘”几个字刺激到了苏柔,还是怎么的,苏柔瞳孔猛得收紧:“不,我不能输,我绝不能输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苏柔丝毫不顾这个时候猛力冲上前,会不会将凤轻尘撞下去,她只知道她不能输,输了她拿什么在东陵后宫立足。

    “驾!”苏柔娇呵一声,当凤轻尘整个马身已踏上小桥时,苏柔的马也来到小桥边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根本不把身后的苏柔放在眼里,双眼看向前方,拉紧缰绳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在最后关头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赢的人是凤轻尘。”当凤轻尘马走到小桥中央时,观看台上的人如此说,其他人亦纷纷附和,骑射比试到这里已经没有悬念了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轰……的一声,通红的火苗突然从桥底蹿起,水面瞬间变成火的海洋,将整个小桥给包裹住了,而桥上有凤轻尘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