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51不甘,污言秽语比不上无视的眼神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网络赛车游戏排行榜平特三连肖最准网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与西陵天宇又商定一些细节,而这些细节都只为一件事服务,那就是无论如何,都要保住处西陵皇上的命,不然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陵天磊登基称帝。

    从凤府出去,西陵天宇便赶到皇宫,也不知道他和皇上说了什么,当天晚上西陵天宇就称病,皇上派兵保护,同时也阻隔瑶华公主见外人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西陵出事了。”瑶华公主最近就像没有爪子的猫,外界的消息她能探到的不多,但并不妨碍她的政治敏锐度。

    可再敏锐又如何,她被看管在院子里,连行动都不得自由,西陵派来保护她的士兵,也被西陵天宇一一调走了,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坐在院子里等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赢,她就是尊贵的西陵公主;西陵天磊输,她就是和亲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,本宫不甘心。”西陵瑶华恨恨地的捶打床板,可所有的不甘心,最终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是秘密回西陵,顺路带上了玄医谷谷主,当然玄医谷谷主是死活也不肯同意掺和到皇权斗争里面去,可最终还是败倒在九皇叔的淫威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威胁玄医谷谷主,要是不去他就把孙思行接回来,玄医谷谷主一听,立马就收起权威的冷傲姿态,愤愤应下。

    至于路上,玄医谷谷主如何折腾西陵天宇,那就不是九皇叔要担心的事了,堂堂西陵皇子,要连一个江湖人都拿捏不了,也就不值得他帮了。

    在西陵天宇火急火撩赶回西陵时,皇上也如九皇叔所猜测的那般,召见凤轻尘去解决苏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不是九皇叔所说的皇宫,而是东陵国子监。

    暗中似乎有一股无名的力量,在帮助苏家推动凤轻尘布假局的事,于是引得在皇城的学子纷纷聚众抗议,说凤轻尘学术造假,甚至稷下学宫都派人来调查此事,因为他们也解不了,凤轻尘随手布下的棋局。

    这结果是皇上始料未及的,面对天下学者逼迫,皇上将怒火发泄在南陵苏家人头上,他们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,东陵已经给足了南陵苏家面子。

    南陵苏家人快哭出来,他们跪在殿中大声喊冤,他们之前虽然小小的炒作了一下,可自从和东陵达成合作协议后,就什么都没有做,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管苏家怎么说,事情已经发生了,皇上也不能放之任之,作为九州强国,强的不仅仅的是军事,在文治方面东陵也是数一数二的,在众多学者的要求下,皇上不得不将凤轻尘与苏家的比试公开,而国子监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听到太监的传话,凤轻尘并不惊讶,九皇叔前几天来,不就是特意探查她对破局有没有把握嘛,在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,九皇叔不借机踩南陵苏家一脚,就不是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给传旨太监一个重重的荷包打赏后,凤轻尘便坐着轮椅,带着佟珏、佟瑶和春绘、秋画、夏挽、冬晴六大美婢朝国子监走去。

    做戏要做全套,九皇叔让凤轻尘痊愈,也只是不用躺在床上,苏柔还处在昏迷中,凤轻尘怎么可能活蹦乱跳没有半点事呢,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,凤轻尘受伤一事有猫腻嘛。

    再说,坐在轮椅上示敌以弱,也能博取众位文人学者的同情心,让众人看到苏家如何咄咄逼人,她凤轻尘多么的无辜可怜。

    舆论这种东西,不仅仅是苏家会用,她凤轻尘也会。

    果然,凤轻尘坐在轮椅上,被人推进来时,众人的视线都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这是怎么了?怎么坐在轮椅上。”

    有人问,立马就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回答:“前不久宫里不是出事了嘛,凤姑娘为救人,把自己都弄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烧伤,好好的一个姑娘,身上烙上疤,以后还怎么嫁。”某个自诩悲天悯人的学生刚一说完,就有一个现实主义者冷讽:“嫁人?就凭她一个婚前失贞,名节有损,无父无母,天天抛头露面的女子也想嫁人,你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嫁人了,凤姑娘自立自强,身为女子傲骨不凡,你没看到雪灾时,凤姑娘为天下百姓所做的事情嘛,你没看到凤将军与凤夫人下葬那日,百姓自发送葬嘛,这样的女子为何不能嫁人,你太迂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管在哪个层次的人眼中,凤轻尘都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人物,凤轻尘一来,众人就只顾着说她了,根本就不记得棋局一事。

    众人的议论声传入耳中,六个丫鬟一脸愤怒,要不是凤轻尘提醒她们注意点,这六位姑娘怕是要冲出去,和那些所谓的文人学者对骂了。

    “秀,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说你。”佟珏和佟瑶眼眶红红,她们跟在凤轻尘身边最久,也了解她的事。

    “嘴巴长在人家身上,管他们怎么说,这些人也不过是认识几个大字罢了,真正的学者是里面那些人,被这些人说几句又不痛不痒,再说他们说得也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更难听的话,她也不是没有听过,再说言语上的攻击虽然让人难受,可那些所谓名士的态度才是真正让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那些人教养良好,修养极佳,即使看不起一个人,也不会说出来,只会用高傲的姿态、冷淡的眼神直接无视你,偶尔看到,那眼神就像看什么脏东西,用良好的教养和完美人格,也打击你。

    凤轻尘都这么说了,六位姑娘还能如何,只能推凤轻尘快点进去,免得被这些污言秽语污了耳朵。

    太学里面的一个小操场上,九皇叔一行人坐在那里,中间摆了一个棋盘,凤轻尘进去时打量众人,众人也在打量凤轻尘。

    对凤轻尘坐轮椅进来,在场的人都颇为惊讶,随即便明白是为了什么,有几个心地仁厚的脸颊微红,对如此逼迫一个受伤的弱女子,感到羞耻。

    这里面约有百人,最醒目的当属一身黑衣的九皇叔,他左手边是元希先生,和几个凤轻尘不认识的学者,右手边则是东陵国子监与南陵苏家人。

    和外面的吵闹不同,这里宁静、轻松,像文人聚会一般,直到凤轻尘进来,这里的氛围才略有改变。

    众人在凤轻尘进来的那一刻,便齐齐禁声,眼神齐刷刷的扫向她,让人无端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嘴角一直维持着不冷不热的笑,丝毫不怯场,让佟珏和佟瑶推她上前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