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73不信,病人被抢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奇宝腾讯分分彩计划app欲钱买天上游龙的动物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太子的心疾又发作了!

    一个月不到了,就发作了两次,这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,这说明太子的身体已经糟糕到药石惘然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握着手中的情报,略一思索,便带着情报去找凤轻尘。

    如九皇叔所料,凤轻尘看到情报上的信息,脸色立马严肃了起来,九皇叔本以为凤轻尘会担忧、愤怒,不肯医治太子,却不想凤轻尘只是沉默了片刻,便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太子什么时候能到?”作为医生,凤轻尘的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,她既然决定医治太子,就会把太子当成病人,不掺杂个人感情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。”太子的身体不适合远行,太子一行只能慢慢走,即使出发得比他们早,可还是到得晚。

    “我会做好准备。”凤轻尘这态度绝对是公事公办,让九皇叔又喜又恨。

    喜凤轻尘冷静、理智,面对任何难题,她都能沉着面对,恨凤轻尘极少在他面前露出柔弱的一面,让他没有机会,做救美的英雄。

    两人又商谈了一番,凤轻尘提了几个要求,九皇叔点头,表示会尽量满足凤轻尘所需要的一切。

    九皇叔与凤轻尘在担心太子的病情时,太子却浑不在意自己的身体,与半路上遇到的两个大夫闲聊。

    太子和清王也是悄悄溜走的,隐去身份暗中行事,皇上没有把太子放在眼中,他们一路上都很会顺利,可没想到没有天灾,他们却遇到了**,太子淋了雨、着了凉,引发了心疾。

    太子重病时,他们正在前不着村、后不着地小道上,当时东陵子清吓得三魂丢了七魄,要不是太子随时带了凤轻尘备下的药,怕是早就见阎王去了,根本等不到凤轻尘救。

    太子打开他的密码箱,东陵子清从那一堆瓶瓶罐罐中找出太子需要的药,也不管这药丸能不能混着吃,那医治风寒、退烧和心疾的药,就一起往太子嘴里灌。

    好在东陵子清还算冷静,没有傻到以为一粒小小的药丸没有用,要吃越多越好,东陵子清严格按照凤轻尘所写的剂量,给太子服用,每隔三个时辰就喂一次药,并且绝不让太子空腹吃药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太子借着凤轻尘备下的药丸撑了过来,并且因为这些药丸,引来两位仅次于玄医谷谷主圣手级的大夫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名字,就是太子与清王也是知晓的,因为他们和玄医谷谷主同时成名,一个是神医赤炼水,另一个则是毒医郭保济。

    神医赤炼水精通针炙之术,凭三枚金针行走天下,毒医郭保济则喜欢以毒入药,以各种毒物相生相克,给人医病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师兄弟,两人出道至今,便形影不离,神医赤练水喜穿艳色衣服,凤眼薄唇,看上去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哪怕年近四十,依旧是一副妖孽的样子。

    毒医郭保济则完全想反,喜穿淡色衣服,看上去就像一个文雅的儒士,完全看不出他成天和毒物打交道。

    这两人充分说明,什么叫人不可貌相。

    太子和清王遇到二人,便有心拐二人跟他们同行,可两大杏林圣手又哪是这么好拐的,太子试探了几次,也没有打动这二人,这二人一直避世而居,根本没有出世的打算。

    为了笼络住这两个医学人才,太子只好使出杀手锏,说他认识一个大夫,可以医好他的心疾,他这次就是去找那个大夫医病。

    别说赤练水与郭保济这种大名医了,就是一般的大夫也不会相信太子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的心疾无疑医,只能等死。”神医赤炼水宣判道。

    毒医郭保济略一思索,也道:“如果用毒物,我可以让你多活三五年,想要根治却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那是心疾,长在胸膛里的心有毛病,难不成打开胸膛,把心取出来补好再放回去。

    这是现实,不是话本,别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夫,就是玄医谷谷主那个疯子,也不敢说自己能取人心,而让人不死。

    太子见二人不信,也不生气,只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拿着凤轻尘给他准备的保心丸,故意在两人面前把玩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有所不知,我那个朋友虽然名不见经传,可却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,两位先生想必知道云家大公子云潇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二人就是为云潇的病出山,准备去东陵皇城见见那位云公子。”郭保济毫不避讳,将自己出山的原因说了出来,横竖这两人不是他和赤炼水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和赤炼水隐居山林多年,潜心整理医书,想要写一本收录各种疑难杂症的医生,好为后人谋福,要不是因为云潇的病情太过特殊,也不会引得他们下山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云潇的病症收录在册,定可为让大夫学习。

    有戏了!

    太子笑得灿若桃花,看上去没有那么虚弱了,笑容满面的对两位道:“两位先生,云公子的病,就是我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好友医好的,她打开了云公子的后脑,将脑中坏死的部分给切了出来,又缝了回去。赤先生,郭先生,我那朋友既然能开脑而让人不死,当然也能做到开胸而让我不死。”

    太子虽然没有观摩凤轻尘医治云潇的过程,但大概的事情却是知道一些,他要问那些太医还敢隐瞒不成。

    “开后脑让人不死,这不是玄医谷谷主一直的追求吗?”赤炼水眼神一闪,说不出来的勾人,好在太子因为心疾,这些人一直心如直水,美色对他诱惑不大。

    “当时玄医谷谷主也在,他亲眼看了整个过程。”太子又道。

    而太子的话,也让赤炼水和郭保济两人对他的身份起了怀疑,两人面色一寒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太子知道的太多了!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应该能猜到,这天下有谁能知道东陵皇城的这么多事,还又天生带心疾。”太子没有直说,却给出了足够的暗示。

    东陵太子!

    这么说那开脑就是真的了?给太子医心疾也是真的了?

    赤炼水和郭保济相视一眼,两人同时在心中默道。

    太子看两人的神色,就知这两人心动了,将手中的药丸抛给赤炼水,他看得出来,这两人隐隐以赤炼水为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两位先生对这药丸感兴趣,这药丸就是我那朋友所配,两位先生可以拿去研究一二,不过明日一早就要给我,这疑是我保命的药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完这话,便示意子清走人……

    他的饵已抛下,咬不咬就是这两人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这两人,就当作他给凤轻尘诊金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四更奉上,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