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92解除,欲亲芳泽总无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975年属兔今年运程今期管家婆马报图片d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和王家有没有进一步合作,皇上还没有查到,不过皇上的性格是宁可错杀,绝不放过,无论是九皇叔还是王家,敢在皇上头上动土,他都会放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在九皇叔和王家,皇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在厩的九皇叔,至于王家?皇上想到后宫即将临产的谢皇贵妃,笑了……

    王家儿郎出色,科考取得佳绩,皇上短时间内不会拿王家撒火,也没有打算自己亲自上阵,与王家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像王家这种世家,皇上打算交给同样是世家的谢家和崔家去对付,他相信无论是崔家还是谢家,都会很高兴瓜分王家现在的势力。

    王家的事不急,比较急的是九皇叔,九皇叔不是病着嘛,皇上打算让九皇叔的“病”再重一点,可不想九皇叔根本不是生病,而是病遁了,不仅九皇叔病遁,就是他那两个原本该去江南的好儿子也病遁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真是把皇上惹毛了,同时消失要说没有问题,就是猪也不会相信,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耍花招,皇上当下就派人去查九皇叔与太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查到九皇叔的下落后,皇上调了两万人马,让他们带上工部刚刚做出来的震天雷去拿九皇叔,同时暗中下了死命令,要他们把九皇叔处死。

    只是要九皇叔的命,至于太子和清王,皇上倒是没有说非死不可,只说反抗的话就一同处死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九皇叔才将自己该做的事情全部做完,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准备在椅子上凑和一下,天亮后他还要去看太子,还有别的事情要办。

    哪知,刚闭上眼,门外就响起细微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听到侍卫道:“凤姑娘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微微一笑,睁开眼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进去看九皇叔,麻烦你们通报一声。”凤轻尘的声音略有几分嘶哑,但听得出精神不错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王爷有吩咐,您来了不需要通报,直接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啪啪……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,九皇叔连忙掩去唇边的笑意,坐得笔直,将刚刚收起来的纸笔摊开,状视不在意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说完这话,九皇叔就握笔,在雪白的纸上写着什么,一副很忙的样子,连头都没有抬。

    凤轻尘毫无所察,端着一个小托盘走到书桌前,轻声的道:“很晚了,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应了一声,却没有停,依旧在奋笔疾书,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忙,没有再做声,只静静地坐在对面,欣赏认真工作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,其实认真的男人更帅、更养眼,凤轻尘不自觉地就看痴了,待到她回过神来,发现九皇叔早已停了下来,正看着她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凤轻尘当下闹了个脸红,九皇叔眼含笑意,很厚道的没有笑话凤轻尘,而是问道:“轻尘怎么过来了?太子可好?”

    对于凤轻尘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来见他,却是急着见太子,不得不说……九皇叔郁闷了,在凤轻尘心中,永远是病人第一,家人第二,到于他能不能排到第三,他也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“太子现在好多了,思行和赤前辈在那里照看,只要度过了危险期,就不会有问题了。”不得不说太子命大,就在她以为太子没救时,赤炼水出现了,凭着三枚金针硬是让太子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再一次,凤轻尘拜倒在中医的博大精深中,可偏偏人家不愿意教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了,别院的事情发生得太意外了。”九皇叔也算是了一桩心事,毕竟太子一再遭难,和他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别院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,不过我们在别院呆了这么久,皇上会发现也正常。”凤轻尘并不认为这是九皇叔的错。

    事实上,要不是太子晚到,手术早就结束了,根本不会在手术关头,遇到皇上派人来袭击的事。

    见九皇叔并没有因此放松,凤轻尘再次道:“虽说白天发生的事情影响到太子的病情,不过现在太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了,你也别再担心了,我听下面的人说你忙了一晚没有吃东西,正好厨房的人炖了燕窝,你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将自己刚端进来的燕窝,取了出来。很好,还有一点温热,她就算到九皇叔这个工作狂,手上的事情没有结束,不会停下来,特意端了一碗滚烫的进来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刚刚一直在做什么工作,一定会后悔自己来一趟。

    红袖添香!

    这还是凤轻尘第一次往他的书房送宵夜,九皇叔表示心里很高兴,但面上不能表现出来,以免凤轻尘得意。

    九皇叔以放松的姿态往后一靠:“本王累了,不知轻尘可否代劳?”

    不是代劳吃,而是代替九皇叔的双手,给九皇叔喂食。

    凤轻尘可不是孙思行那个天然呆,她当然懂九皇叔话中的深意,如果是平时凤轻尘一定不会搭理九皇叔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宠,但不能宠过了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看到九皇叔眼角下微肿的眼袋和眼中的血丝,凤轻尘心软了,这一天最辛苦、最忙碌的人当属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端着燕窝来到九皇叔身边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期待,笑得如同狐狸,幽深的眸子荡漾着迷人波光,看得人心醉,凤轻尘在心中暗骂九皇叔太勾人,连忙别开脸,不敢再看九皇叔,免得被九皇叔勾得不知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左边是九皇叔了,右边是书桌,凤轻尘本能的看向书桌处,九皇叔刚刚写得东西,正摊在书桌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并没有细看,只无心地瞥了一眼,却不想这一眼,就让凤轻尘再也移不开眼,一张俏脸瞬间就红了,端着燕窝的手一抖,手中的燕窝一滑,朝九皇叔身上砸去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九皇叔飞快地伸手,将燕窝拿稳,同时握住凤轻尘的手,趁凤轻尘失神之际,微微用力将人拉入怀里,调戏道:“是本王想吃燕窝,不是本王的衣服想吃,轻尘可别喂错了。”

    喂你个头!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中的燕窝往九皇叔手中一塞,指着书桌上的纸问道:“你别告诉我,你刚刚就是忙着写这个东西,忙得连吃东西的时间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怎么了?”九皇叔一脸无辜的道,眼中的笑意越发的盛了。

    忙碌之余逗一逗凤轻尘,果然能放松心情,调节生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