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998水军,无法收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022期开奖号码王者荣耀gk黄大仙简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有左岸这个杀手在,九皇叔和凤轻尘这一路上都很顺利,没有遇到半路人马,军方虽然有擅长追踪的人,可比起杀手来还是逊了一筹。

    三人很快就到了离别院最近的一个港口,在这里九皇叔特意多停留了一天,并且刻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左岸挑眉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凤轻尘深深地看了九皇叔一眼,见九皇叔没有说的意思,只得压下满腹疑问,跟九皇叔上船。

    在九皇叔和凤轻尘上船的第二天,离港口最近的水军收到密令,当夜便整军出发,而这酗轻尘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刚上船时,只觉得这艘船特别大,等到她四处走动才发现,这船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,而九皇叔在了上船前举止,也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要做什么?”凤轻尘心有疑虑,正好看到九皇叔坐在甲板上喝茶,便上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九皇叔示意凤轻尘坐下,取了一个干净的杯子,给凤轻尘倒了杯茶,那悠闲的样子,好像出海度假,完全没有被军方追杀的狼狈与紧张。

    凤轻尘捧起杯子没有喝,只是看着九皇叔,好半天才道:“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和皇上的军队动手,凭他们三个人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不拿自己的命冒险。”所以,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凤轻尘嗤之以鼻:“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打没有把握的仗,尤其是本王主动挑起的情况下。”就算没有必胜的把握,至少也有七分的把握,不然他不会选择与水军对战。

    “非打不可吗?凭我们的本事,直接去山东,皇上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摇了摇头:“轻尘,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就算到了山东,我们也不一定安全。本王的势力在厩,要让本王死在外面太容易了。被山匪给杀了或者溺死在海里都不是没有可能,到时候皇上只要派兵出来剿个匪,撤几个官员就行了,本王死了也是白死。”

    皇上已经撕破脸了,调动军方的人来伤他,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,那么他山东一行就不可能顺利,与其一路担心皇上派兵杀他,不如主动出击,震慑一下皇上,让皇上知道怕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让皇上忌惮你,可这样不是会暴露你的实力吗?”凤轻尘何尝不懂九皇叔的做法,只是……太冒险了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说南陵和北陵,就是西陵也没有定下来,这个时候九皇叔把皇上逼狠了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想太多了。本王有什么实力,这些人是死在海上,与本王何干。在陆地上动手,太容易留下痕迹和把柄,可在海上就不同了,大海可以将一切血腥味抹平,海上也有最好的背黑锅人选。”九皇叔无声地说出“海盗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你,果然……”够无耻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喝了一口茶,将后半句话噎了下去,反正九皇叔有计划,她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九皇叔只是微微一笑,算是的认可了凤轻尘的夸奖,茶喝得差不多,九皇叔站了起来:“轻尘,本王带你看看这艘船,看看本王的水军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伸手,一把将凤轻尘拉了起来,带她去参观这艘大船,还有船上配备。

    凤轻尘开始只以为这艘船够大、够坚固,可参观一圈下来后才知道,这根本不能叫船,这应该叫战舰,这是一艘全副武装的战舰。

    虽然没法和现代的战舰相比,可据凤轻尘的了解,这艘船绝对比东陵水军用得战船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样的一条船。”凤轻尘这里摸摸,那里碰碰,对安装在船上的武器相当感兴趣。

    她前辈子挺遗憾没能在航母上服务过,甚至连巡洋战舰都没有上过,这辈子也算稍稍圆梦了。

    “很早就建好了,不过最近改装过,战斗力更强。”要不是有这些大船,他如何能隐瞒皇上悄悄练兵,又如何能练出黑骑那样的神兵。

    九州虽大,可他的权利范围只在东陵,东陵虽不小,可他想要练兵不被人发现很难,所以他最初就选择了岛屿,在海上练兵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就不需要了,到了山东,他就不缺练兵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你早就预谋好了,我同情东陵水军。”这个男人还真是把一切都算到了,估计皇上在朝堂上也不会太好过。

    皇上在朝堂上是不太好过,东陵子洛查了两年的账,查出许多问题,找户部的官员,那些个官员也是语焉不详,说得不清不楚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自以为拿到户部的把柄,当天就把这些有问题的账呈到御前。

    虽说从这些有问题的账上看不出九皇叔从户部拿了钱,可却能证明户部有问题,皇上下旨让刑部和督察院配合东陵子洛深入调查。

    不查不要紧,这一查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景丰二十一年修国子监的银子太子拿了?”

    “这笔银子到了工部?”

    “是兵部开的口?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督察院要的款项?”

    “大理寺的破案款?”

    “顺天府要的银子?”

    “宗人府修大牢的银子怎么要这么多银子,什么?是老亲王主持的?”

    “这笔是皇上指定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拔出萝卜带出泥,户部的账是有问题,可是……朝上六部,还有皇子们,也没有一个干净的,这些有问题的账目,九成与六部有关,剩下的则和太子和皇子们脱不了干系,就是东陵子洛也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看着本王干嘛,说,这笔银子用到哪里去了。”东陵子洛一脸俊脸已黑到不行,底下的官员却快哭了,可又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景丰二十三年,底下的官员找了个名目,从户部要了十万两银子,却是孝敬给了东陵子洛,可看东陵子洛的样子,似乎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笔银子,那个……”有一个小官是当年经办此事的,小声的道,同时朝东陵子洛使眼色,希望他能记起来,这笔账算是这几年最大的一笔,要是真宾来,东陵子洛颜面无存呀!

    “那什么,说大点声。”东陵子洛不耐烦的道,底下的官员咚的一声跪倒在地:“王爷,这银子,银子用在,用在修书上,修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修书?你们好大的胆子,尽敢骗本王,你们修的书在哪?”东陵子洛不依不饶,这几天查账,查的他火都大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如果真要查下去,户部虽然会倒霉,可是六部没有哪个官员能逃得掉,真要追查下去,那朝廷至少要少三分之二的官员,这户部的账……

    查不得!

    可偏偏他查了,现在又无法收手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