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11棋子,找九皇叔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的特马是多少号小鱼儿2站是什么网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没能弄明白。”凤轻尘一脸茫然问道。

    她生辰和卢家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九皇叔的思维太跳跃,她虽然知道得比一般女子多,可官场上的绕绕弯弯太多了,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,她到事后才想明白个中深意。

    至于生辰的事,凤轻尘从来没有过过生日,作为孤儿她对生日并不太在意,要不是九皇叔提起,她都忘记了还有生辰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屋内有些暗,借着微弱的月光,九皇叔隐约能看到凤轻尘睁大双眼,脑子里闪过凤轻尘发呆的傻样,九皇叔的唇角忍不住上扬,好心的解释道:“你的生辰宴,本王会在山东大办,到时候本王会宴请山东所有官员和商户,唯独不会请卢家。”

    山东的官员都知道,他对凤轻尘的重视,所以给凤轻尘办生辰宴,实在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打草惊蛇?”九皇叔这么一提,凤轻尘就明白了,黑暗中,凤轻尘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九皇叔,险些让九皇叔忍不住。

    轻咳了一声,九皇叔正事道:“算是吧,卢家是聪明人,我们这么做,他就算不明白也会明白。卢家是绝对不会想得罪本王,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,而只要他们有动作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九皇叔的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卢家当年冒着杀头的危险,送一个胡姬进宫,绝不是为害死凤将军,说来说去凤将军应该无辜枉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九皇叔的话仔细回味了一遍,最后佩服的道:“能爬上高位的人都有一颗玲珑心,佩服。”

    她之前查了半天,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要如何对卢家出手,没想到……九皇叔一个生辰宴就摆平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此举,不仅是在告诉卢家,九皇叔与卢家不对付,同时也是试探山东的官员和富商,在看到九皇叔与卢家不对付后,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卢家财大势大,可山东并不是铁桶一块,看陈家的反应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说得就是这个吧,九皇叔将这石子丢下去,至于会引什么反应,九皇叔完全不管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招只有九皇叔能用,因为他的身份在哪里,没有九皇叔的身份,卢家根本不会把她凤轻尘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本王有一颗玲珑心,是你越来越懒了。”九皇叔嘴上这么说,可心里却是欢喜欢的,凤轻尘在**的同时也能依赖他,这是好事,他一直嫌凤轻尘太过**了,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“哪有……这不是有你嘛,有你在,哪里需要我想这些。再说,相比这些弯弯绕绕的做法,我更喜欢简单粗暴的做法,比如埋一圈**,把卢家给炸了。”别说,凤轻尘还考虑过这个办法,不过最后还是认为可行性不高。

    卢家的私兵不少,卢家又大,那**说不定只能炸掉外墙,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你最好把这个念头给本王忘干净,卢家不是官员,他们要是惨死会得到百姓的同情,到时候别说你我,就是皇上也得受万民指责,更何况你这么做并不可能把卢家所有人都炸死,斩草不除根很危险。”卢家不是厩那几户官员,卢家子弟到处都是,根本杀不尽。

    想要灭卢家满门,别说凤轻尘就是皇上也做不到,像卢家这样的世家,都会做好几手准备,不可能把族中子弟全部放在明面上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把卢家给炸了,这样确实很省事,可省事的代价太大,凤轻尘付不起,九皇叔也付不起。

    以暴制暴这种手段太粗暴,而且因此带来的麻烦也是无穷无尽的,九皇叔怕凤轻尘心急,真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,稍稍透露几句他对付卢家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有你在真好。”凤轻尘听到后担忧全消,瞌睡上头,打了个哈欠道:“到时候我就按你计划好的做。好晚了,我困了,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往被子里一滑,留下九皇叔一个人,也不管九皇叔睡不睡得着。

    “这就……”睡着了?

    九皇叔看着说睡就睡的凤轻尘,苦笑不得:“真是……”越来越任性,可偏偏全是他宠出来的毛病。

    九皇叔无奈一笑,凤轻尘撩拨了他,结果自己去睡着了。

    真是个不负责的坏姑娘。

    九皇叔替凤轻尘拉好被子,哪怕没有半丝睡意,也只能乖乖地闭眼,谁让他舍不得吵醒凤轻尘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九皇叔华丽丽的起晚了,当然凤轻尘也跟着起晚了,好在华园的下人都是训练有素的,根本不敢拿主子的私事说事,可左岸不同……

    左岸见九皇叔与凤轻尘两人姗姗来迟,饿了半天的他,毫不客气地拿两人开刷:“我说你们两个差不多一点好不好,这可是别的地盘,你们就算要那个什么也节制一点嘛,害得人家把早膳都做了四遍。”

    左岸话中的意思太明显了,凤轻尘就是想要装作不懂也不行,恶狠狠地瞪了左岸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有得吃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她和左岸貌似一直不太对盘,明明在西陵还好,可到了东陵后,左岸就处处针对她,这段时间尤其明显,可偏偏她又找不到原因,凤轻尘被郁闷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吃,可人家说九皇叔和凤姑娘没起来,不能开饭。”原来这才是左岸不爽的原因。

    华园的人把左岸大爷当成九皇叔的跟班,主人没来当然不会同意开饭。

    左岸这个状告得极有技术含量,可是……他忘了九皇叔是什么人,听到左岸的话,九皇叔把华园的管家招来。

    左岸本以为九皇叔会训华园的一顿,结果九皇叔却冷傲的夸道:“做得很好,本王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赏,这都是小人该做的。”管家还是第一次见到亲王这样大的官,原本还胆战心惊的,结果没想到九皇叔面冷心善,不仅不责怪他,还赏他,咚的一声就跪了下来,连连磕头,那叫一个激动呀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你今天做得很好,以后遇到这样的事,按今天的规矩照办。”九皇叔缓缓说道,这也算是给华园的一个下马威,同时……反击左岸刚刚的调侃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呀。”左岸那叫一个气呀,太欺负人了有木有?

    呜呜呜,他抗议。

    可惜,九皇叔根本不理会左岸的抗议,就指着左岸的早膳道:“左少吃饱了,把左少的早膳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喂,我……”还没有吃呀!

    “左少,失礼了。”管家上前,不顾左岸愤怒的眼神,果断地把左岸的早膳给撤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表示圆满了,以后左岸再欺负她,她就找九皇叔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