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16宴请,卢家急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68手机现场开奖直播香港一肖一码100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处在皇权斗争中的人,害人之心要有,防人之心更不能无,虽说九皇叔与西陵天宇的交情,最初并没有掺杂权利,可随着他们各自长大,慢慢地他们之间除了交情外,更多的是利益。

    自从西陵天宇腿好后,西陵天宇便不曾提起当起两人年少时的约定,偶尔说到这事,西陵天宇也是不着痕迹的带过,九皇叔怀疑西陵天宇受不了皇位的诱惑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不仅九皇叔不信,凤轻尘也无法完全相信西陵天宇,不要和皇子政客谈信用,在那个位置面前,那么多人能杀兄弑父,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做着最坏的打算道:“如果真到那一步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,可难保有一天,他掌握大权,想要那个位置了,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,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,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办,本王从来不会把赌注下在一个人身上。天宇想要坐那个位置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如果真到那一步,那就别怪他不义。

    西陵天宇的命是他救的,西陵天宇的双腿也他让凤轻尘医治的,西陵天宇能有今天,也是他在暗中替西陵天宇谋划的,如果真到那一天,他不介意毁了西陵天宇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还是早做打算。富贵迷人眼,权势迷人心,人总是会变的。”说到这里,凤轻尘不免又想起南陵锦行。

    其实,锦行已经是好的了,只是……仍然有遗憾呀。

    不过,平民百姓和皇子总是不同的,平民百姓对那个位置没有想头,可皇子不同,他们离那个位置就只有一步之遥,只要登上那个位置,从此就是君临天下的王,而再也不需要对人伏跪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避得开权利的诱惑,那种掌握他人生死,生杀予夺的权势太迷人了……

    身居高位,除了会给你带来至高无尚的权势与尊贵外,还能让你游离于规则之外,比普通人享有更多的自由。

    在山东九皇叔虽然没有兵权、政权,但毫无疑问,依他的身份绝对是山东最尊贵的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只是放话说要给凤轻尘庆生,下面的人就蜂拥而至,不需要九皇叔发话,山东总督的夫人就亲自上门,说是九皇叔此次来山东,没有带什么干事的婆子,她毛遂自荐,希望能尽绵薄之力。

    有免费的劳动力,九皇叔和凤轻尘又怎么会拒绝,一切便交给总督夫人打理了,毕竟筹备生辰宴什么的也只有妇人才比较清楚。

    宴会筹备的很顺利,九皇叔放话、总督夫人打下手,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,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,也想要借宴会的事,消除之前的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,卢家也是聪明人,他们并没有直接找上九皇叔,而是找上总督夫人,总督夫人给九皇叔凤轻尘下打下手,他们就给总督夫人打下手,不管花费多大,务必要把凤轻尘宴会办得尽善尽美,让九皇叔看到他们的诚意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生辰宴,要这样劳师动众吗?”凤轻尘看着极尽奢华的华园,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生辰宴,就要耗费数万两银子,这是要把她前几十年的生日一起补回来嘛要。

    “又不用你操心,你只需要在宴会那天出席就行了。”随着凤轻尘的生辰临近,华园上上下下都忙碌了起来,而当事人则坐在亭子喝茶看书,要说多悠哉就有多悠哉了。

    “只觉得没有必要,只是为了试探卢家,整个山东上下都为我的生辰忙碌,街头巷尾说的也是我的生辰宴,如此兴师动众,要传回京里还得说你鱼肉百姓。”即不是及笄又不是整岁,弄得这么大,凤轻尘真心觉得浪费。

    “于皇家宗到而言,这并不算什么。”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,别说山东上下齐贺,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。

    “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。”九皇叔知道凤轻尘要说什么,不待她开口便打断:“轻尘,你的身份比这天下所有人都尊贵,你当得起,在山东办生辰宴,本王还觉得委屈了你”

    “这还叫委屈,你的标准真高。”九皇叔说得认真,可凤轻尘却没有当真,只当九皇叔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她怎么样在九皇叔眼中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算是九皇叔的一片心意,凤轻尘虽然觉得铺张了一睦,也不好多说。

    九皇叔见凤轻尘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正欲再开口,却看到有下人往这里走,九皇叔只好暂时打住。

    “小的见过王爷,见过凤姑娘,王爷,总督大人求见。”下人上前行了个礼,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总督?来得真快。

    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光芒,起身道:“把人带到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下人连忙应下,不敢多呆,转身就走人,全身绷紧,一副严素的样子。

    直到离开九皇叔的视线范围,那下人才放松身子,一拍心口,心中暗道:皇家的尊贵果然和普通人不同,在九皇叔面前,连大气都不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总督大人这个时候来,不会是为了卢家吧?”凤轻尘亦起身,唇角微扬,笑得如同狐狸。

    “本王希望不是,不过是的可能性更高。卢家还真是心急。”没有外人在,九皇叔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。

    这几天卢家上赶着帮忙,九皇叔并没有拒绝,讨好他的人多得去了,他要一一去拒绝,那他就什么事都不要做,光去拒绝别人的讨好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不想,在卢家眼中九皇叔的默许,是对卢家释放善意,卢家几个纨绔大少,这几天蹦达的老欢了,话里话外嘲讽陈家,别以为九皇叔收下华园,就会提携陈家,九皇叔哪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华园放在园里。

    在山东,卢家独大,面对卢家的嘲讽,陈家人只能装孙子,这几天闭门不出,就怕遇到其他人明里或暗里的嘲讽。

    可即便被人讽刺,他们也什么都不敢做,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,希望九皇叔能看到他们的诚意,看到他们陈家满门的忠心,他们绝不会像卢家那样,讨好无用就反咬一口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