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23密洞,给九皇叔送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牌一码三中三免费151期0100kjcom开奖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是痛醒的,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睁开眼的时候,四周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纯粹的,完全见不到光的黑,就像处在一个小盒子里一样,让人倍感压抑。

    “居然没死。”凤轻尘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,右手撑在地上,缓缓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光,凤轻尘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,也不敢乱动,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。坐直后便将袖子撩起,之前就已经启动了的智能医疗包,此刻正闪着微弱的光芒,借着这光芒凤轻尘隐约能看出,自己呆在一个山洞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安全便好!

    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里面拿出应急灯打开,同时也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大山洞,高度粗略估计仅有一米,连站起身都做不到,坐在地上只感觉上面那山顶要压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难怪这么压抑,要是这山洞再小一点,恐怕不出三天,人就会憋死。”这个山洞就好像从山中间凿开的一般,四面都是土,非常得压抑,处在这样的地方,很容易把人逼疯。

    凤轻尘随意扫了一眼,发现山洞完全没有出口一类的地方,凤轻尘并没有急着起身,她肩膀上还有伤,就算有心也没有力气找出路。

    将应急灯放好,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里面取出一个小型手术箱,里面放着一些医治外伤用的药物。

    凤轻尘肩膀上的伤原本不严重,可因为拖得太久,又染上脏东西,伤口有些感染,再加上凤轻尘失血过多,身体也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给自己肩膀上药是极其不方便的,凤轻尘往后挪了挪,靠在洞壁上,艰难的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不大但很深,血也凝固了,巴在于伤口外,因为没有温热的水,又加上不方便看清,凤轻尘只能用力将血块抠下来,消毒水一碰上伤口,凤轻尘就疼得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生辰还真是难忘。”早辰的幸福与此时的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应急灯照过来,衬得凤轻尘一张脸惨白如纸,红唇紧咬,血珠从嘴角沁出。

    嘴唇上的痛,稍稍转移了伤口上的痛,凤轻尘深吸了口气,夹起一块棉花球往伤口擦,手一歪去直接戳进了伤口里……

    细长的镊子与红肿的肉相碰,那种痛不亚于往心口上扎针,凤轻尘痛得冷汗直流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其实,她可以给自己麻醉,但是……凤轻尘担心麻醉的后疑症,她现在是阶下囚,可不能有一点大意。

    强忍着痛,凤轻尘缓慢而笨拙得给自己清理好,并且包扎了起来,又挑了几片消炎药和退烧药直接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发烧,身上滚烫却感觉冷,再加上这个山洞温度又低,凤轻尘的身体根本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幸亏有智能医疗包,不然我就算不会因抑郁而死,也会因高烧而死。”凤轻尘将药箱收拾好,想了想还是把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有在她总多个自保的利器。

    一切做好后,山洞又恢复原有的安静,整个空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,连风声都不到,太过安静,又太过黑暗,在山洞里每一秒都觉得特别长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呀,这比关禁闭还可怕。”凤轻尘只坐了一伙,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在部队,犯了错的士兵会被罚关禁闭,那禁闭室其实就是小黑屋子,进去后没有自由,除了有人给你送三餐外,你见不到人、也看不到光亮,处在那里不知时间流逝,只知道时间难熬,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在禁闭室里,部队里最强硬的单兵王都会低头,更不要提普通人了,而凤轻尘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,比禁闭室还要让人可怕。

    禁闭室至少还有人送饭,知道自己可以出去,可凤轻尘呢?她处在一个完全密封的山洞里,没有人给她送吃的、喝的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想着自己要是死在这里怎么样?越想心里越烦躁,越烦躁越是想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要呆在这种鬼地方,闭上眼一片漆黑,睁开眼也是一片漆黑,打开应急灯,四面都是墙,连站起来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她会疯掉的!

    处在密封的室内,很容易就会想到自己心中害怕的一面,时间一久,自己就会把自己折磨死,凤轻尘知道她不能这么下去,可她现在的状况,根本无法找出路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她必须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黑暗中只见凤轻尘将身子卷缩了起来,右手按在伤口上,时不时就按一下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借伤口上的痛来提醒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不要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一波接一波的痛楚,让凤轻尘清醒了许多,可却更明显得感觉到自己身体很虚弱,凤轻尘想要从智能医疗包中拿户外帐篷出来,可想到这是人家的地盘,万一下一秒有人进来,发现她拿出许多不可能出现在密洞里的东西,就算不会被人当成小白鼠解剖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安全,忍了!

    凤轻尘咬着牙,希望自己的身体能争气一些,熬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爷,这个女人真有用吗?”密洞外,抓凤轻尘来的人,正商量着如何将凤轻尘的价值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主位上,浅灰色衣裳的男子,自信地点头道:“东陵的九皇叔很重视那个女人,有她在我们手上,九皇叔一定会投鼠忌器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他能做主吗?这可不是小事,山东的人会听九皇叔的吗?”刚刚质疑的那名谋士又道。

    主位上的男子没有接话,倒是他左下首的一男子,大声道:“那个九皇叔能让山东总督封城、搜城,可见他不是一个无能的亲王,至于他能不能做山东的主,那与我们无关,那是他要考虑的事情,想要那个女人的命,就得按我们的规矩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许清说得没有错,那位九皇叔要怎么做我们不管,我们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。”主位上的男子像是想到什么一样,又对那谋士道:“诸葛先生,算算时间,信应该送到那位九皇叔手上了吧?”

    诸葛先生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约莫到了。”

    信都送出去了,他再说也无用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