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35出兵,兄弟相见不相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正版四不像图解特肖噢百万彩票香港49选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名声?那是什么东西?那种东西只要本王需要,立马就能拥有。”

    在山东,被卢家那么一闹,学子这么一传,确实于九皇叔的名声有碍,可九皇叔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凤轻尘一顿,差点咬到九皇叔的手指了,尴尬的吐了吐舌。

    她忘了,这个世界消息传播不快,皇权至上,光靠一上卢家想要败坏九皇叔的名声很难。

    九皇叔抿唇一笑,手指轻轻摩挲着凤轻尘的双唇,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凤轻尘气乎乎的张嘴,九皇叔也不避,任凤轻尘含住他的手指,指腹间传来的触感,让九皇叔不想动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时间静止,室内的气温缓缓升高……

    咳咳……好半天后,凤轻尘才回过神,别开脸不敢与九皇叔对视,九皇叔的眼神太灼热了,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九皇叔也不为难凤轻尘,笑了一声,站了起来,俯身向下,附在凤轻尘的耳边:“轻尘,本王是守信之人,三个月之期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轻轻柔柔的声音,就好像羽毛佛过心脏,让人忍不住颤栗,抬头,看到九皇叔眼中毫不掩饰的**,凤轻尘立马就清醒了,不自觉地往后靠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她危险了,饿太久的男人很可怕。

    “九……”凤轻尘正准备开口求饶,九皇叔却当作没有听到,转身离去,留下凤轻尘一个人,恨恨地捶床板:“坏人!坏人,事情才刚刚有一点进展,就想着不该想的事情,太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山东的事情,确实有进展了,卢家人通通下了狱,只要九皇叔不开口,卢家人就别想出来,堂堂亲王要不了他们的命,还不能把他们关起来不成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皇家的权势不容小视!

    不过,此事有利也有弊,卢家人被关一天,卢家的商铺就一天不开门,山东的百姓就一天没办法购买生活所需品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百姓完全无法生活,不需要多久山东必乱,而在有心人士的煽动下,两天之后山东就大乱了,其他商铺有粮食出售,可那个价高却让人无法接受,百姓们根本无力购买,看到混乱的市场,山东总督表面焦急,心中窃喜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城中已经没有米了,许多百姓聚众闹事,再这么下去可真要饿死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,下官求求您了,您就高抬贵手放下官一马吧,再这么下去,百姓定要闹事,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。”山东总督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九皇叔依旧不为所动,闭着双眼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卢家小木屋里,那男子听眼外面的情况,露出一抹嗜血的笑:“九弟呀九弟,本王真想知道,你能撑不多久,真要逼得百姓造反,你之前所做的努力可就全部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人已经召集好了,随时可以行动。”男子面前站着一个灰衣人,灰衣人听到男子的话,小心翼翼的道。

    “就现在,本王不想看到九皇叔明天还在山东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灰衣男人转身出去,不多时就有一批百姓聚集在华园外,不同于之前的学子闹事,这一次是一群拿着铁铲、铁棍的暴民。

    些人聚在华园外,抄起石头就往华园里面砸,不停地嚷着要九皇叔放了卢家人,让铺子开门做生意,他们要买粮,他们要吃饭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,大事不好了,外面,外面……闹起来了。”山东总督刚出门,又折了回来,趴在门上喘着粗气:“九皇叔,有暴民闹事,他们砸了沿街的商铺,没有找到东西,便聚在华园外,要,要您放了卢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去看看。”九皇叔不惊不慌,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山东总督连忙挡在九皇叔面前:“不能,九皇叔您不能出去呀,那些暴民已经疯了,您要出去。万一他们对您不利那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“本王相信总督大人能保证本王的安全。”九皇叔嫌恶的后退一步,他身旁的八大家将立马上前,将山东总督架开,山东总督心中窃喜,可为表忠诚还是高声喊着:“九皇叔,您不能,不能出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堵上他的嘴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看都不看山东总督一眼,在亲兵的护卫下往外走,刚到门口就听到外面的骂喊声,九皇叔眉头都不皱一下,示意亲兵去开门。

    亲兵手持盾牌冲了出去,哐哐的声音响起,那些石块全部砸在盾牌上,外面闹事的人一见华园的门打开了,立马就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后退,后退,通通退开。”亲兵没有动手打人,只将人挡在外面,暴民哪里肯,一个个往里挤,可就在此时,轰的一声巨响在他们身侧响起,暴民们脚步一顿,顺着声响望过去,只见华园左侧闪过一道火光,下一秒高墙轰然倒地,浓烟涌起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不知谁尖叫了一声,暴民们好像被定住一般,没有人敢出声,也没有人敢往前,一个个看着爆炸方向,生怕自己一动,那东西就会在自己身边响起。

    亲兵们见状立马上前,用盾牌将人格开,以确保九皇叔的安全。

    九皇叔站在华园的台阶上,看着两侧情绪激动的百姓,冷冷的道:“你们要杀本王?”

    “草民不敢,草民不敢,王爷,草民只想求一口饭吃……”稍微还有一点理智的人立马跪在地上,而那些早已红了双眼,失去理智的人却不管不顾,举起铁棍大声喊道:“你个狗王爷,你自己吃香得喝辣得,给姘头办个生辰宴都花尽万两,却逼得我们没得吃没得喝,我们就是要杀你又怎么样,你这样的狗王爷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冷冷地瞥了一眼那骂他的人,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,不过人群中因他这话而激动的人却不少,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一身着铠甲的亲兵,在这个时候冲冲走了过来,单膝跪在九皇叔的面前道:“王爷,苏公子的商船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九皇叔一听,眼中精光立现。

    苏文清,来得太是时候了,这山东的城从此再也不会有卢家的商铺了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挥退亲兵,大声对聚众的暴民问道:“你们是要逼本王放了卢家人,还是要买粮?”

    “买粮,我们要买粮。”暴民们高声地大喊,偶有几个说要放了卢家人,却被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既然要买粮食,现在就去港口,城中无粮,港口却有五大船粮食过来了,你们所想要的一切都能买到。”九皇叔的声音不大,却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,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说得是真的?我们不会饿死?”人群中,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会闹事,也是因为有人说,九皇叔要抄了卢家,活活饿死他们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本王可以保证,你们之前是怎么过的,以后也是怎么过,山东的商铺不开门,本王却可以保证,你们所需要的一切,都能买到,而且比之前更便宜,如若不信你们现在可以去看看,本王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船,船,港口好多船,好多人呀,快,快去拿米袋,白花花的大米呀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的话,这些暴民将信将疑,可他们自己人的话,总不可能做假,一听到这话,聚众的暴民立马就乱了,大声的喊道:“信,信,我们信,我们这就去看。”

    聚众的暴民如同流水,哗啦啦就流了出去,那些个隐在人群中煽动百姓的人一见情况不对,也想跟着人群跑,可九皇叔的亲兵一直盯着他们,哪容得他们走。

    亲兵们趁乱冲入人群,将那几人抓住,那几个还要想喊几声,说九皇叔的人打死人了,可刚一张口就发现自己的下巴被卸了,至于其他闹事的百姓,九皇叔一个也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一群被人利用的愚民,没有必要与他们计较。

    木屋那男人针对九皇叔的阴谋,被五艘大般轻易地打破了,有那五艘船的物资在,就是把卢家人关个一年半载山东也乱不起来,毕竟太平盛世下,老百姓根本不可能冒着杀头的危险去谋反。

    山东总督见卢家精心准备的杀局被九皇叔轻易的破解,气得直咬牙,可又不敢当着九皇叔的面表现出来,只能扯着脸皮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九皇叔懒得理会他,让人把他看好,不许他离开华园,山东总督一看情况不对,想要冲出去,可是晚了……

    入了华园,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

    白天,九皇叔借苏文清运来的物资平息了山东的暴乱,便开始着手下一步,山东的事情拖得够久了,已耗尽了他所有的耐心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,九皇叔从山东总督手中“借”来的三千护城兵回了城,只不过这三千人可不是什么老弱病残,而是九皇叔手中的精兵,并且一千黑骑也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,人到了。”八大家将之一上前禀报。

    “准备出发。”月光下,一身银白色铠甲的九皇叔,如同误入人间的战神,眉眼间凛然的杀气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今晚,他要发兵卢家,相信……有他呈上的奏折在,就算他将卢家人全杀了,皇上也不能拿他怎么样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