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40选择,人心不足蛇吞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跑狗图跑不少狗玄机图数字走势图怎么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是的,割地赔款!

    九皇叔从来没想过现在就占领邰城,就算他能把邰城打下来,东陵和南陵的皇上也不会允许邰城落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有邰城在,东陵和南陵在山东的交界处,便有一个缓冲地带,要是没了邰城,两国之间就没有任何障碍了,到时候两国都必须派大军驻守,这又是一大笔军费支持,无论是东陵还是南陵,都希望邰城在中间挡一挡。

    南陵不要邰城,只想要离南陵较近的几个小镇,九皇叔则要银子,双方一拍即合,把邰城打怕了后,便让邰城主割让南陵附近的土地给南陵,再赔偿他们此战的损失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九皇叔相信,邰城二十年内都无法恢复元气,而他能保证二十年内必能会邰城拿下!

    外面的事,都在九皇叔的预料中,可凤轻尘肩膀上的伤,却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这都养了多少天了?怎么越养越严重了?”凤轻尘没有九皇叔那种变态体质,她伤口愈合的速度和正常人一样,这一点九皇叔知道,他能接受凤轻尘伤品愈合慢,但不能接受凤轻尘的伤口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虚,讨好的道:“天气热,伤口发炎了。”

    打死凤轻尘也不敢说,她是因为去堵三王爷,才害得伤势加重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九皇叔明显不信,按住凤轻尘,退下她的外衣,拆掉绷带,亲自查看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法躲避,只能任九皇叔查看,心中暗道不走运,怎么过了这么多天,还是让九皇叔发现了。

    果然,九皇叔看到凤轻尘伤口完全没有发炎的症状,很是不满的道:“这是发炎的症状吗?凤大夫?”

    连“凤大夫”都叫出来了,凤轻尘就知道要坏事了,忙赔笑道:“刚刚消了炎,我保证过两天就能好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你也是这么跟本王说的。”九皇叔放过了凤轻尘,亲自替凤轻尘上药,凤轻尘见拒绝不了,也只有好依九皇叔。

    凤轻尘肩膀上的伤原本不吓人,缝和好后只有蜈蚣样一条,可偏偏伤口开裂了,那缝合的线也断了,凤轻尘将断线挑了出来,伤口不仅红肿外翻,还露出一个个针孔,近看让人头皮发毛。

    上好了药,九皇叔又替凤轻尘包扎好,看着咬唇忍痛凤轻尘,终究还是心软了,伸手摸了摸凤轻尘的头。

    “两日后,我们就得起程回京,本来还想去一趟玄霄宫。你这样……让本王如何放心。”九皇叔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伤势加重,玄霄宫之行只好作罢了。

    “去玄霄宫做什么?少奇那里出事了?”凤轻尘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凤轻尘这么亲密的叫暄少奇,九皇叔心里还有一点膈应,不怎么高兴的道:“暄宫主很好,不好的是别人。好了,一件小事罢了,不去也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赶路,暄少奇所说那件事也不急,九皇叔便不再提了,转而吩咐凤轻尘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“山东的事已经告一段落了,本王能做的就只有这些,剩下的就全部交给皇上了,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?”不管是料理卢家,还是清理三王爷在山东的余孽,九皇叔都不打算出手,横竖有皇上在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样就很好了。”凤轻尘知道九皇叔不愿意花时间做那性力不讨好的事,有时间九皇叔宁愿盯着金矿。

    那座金矿现在已经开挖了,而这一切驻军参将都不知,可见当初卢家的保密工作做得有多好,九皇叔顺手又捡了一个多大便宜。

    陪凤轻尘坐了片刻,九皇叔回到书房,暗卫将最近的消息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太子的身体已大好,可以正常行动,孙小神医说太子健康的活十几年不成问题,不过太子一直滞留在别院,没有离开的意思,孙小神医与赤神医他们也不好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?”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寒意,暗卫只感觉全身发寒,僵硬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太子不肯走的原因,他们都知道,却没有人敢说,孙思行估计也是没办法,才会上报给九皇叔。

    这事,真不好办。

    九皇叔思索片刻后,便道:“告诉太子,本王准他自由选择,无论是回竟是下江南,本王都会护送他安全到达。”

    至于后果,他就不保证了,九皇叔自认,他对太子足够厚道了,相比三王爷的下场,太子该偷笑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松了口气,赶紧地把其他的事情一一禀报,九皇叔一条一条听着,能处理的便先下令,不能处理得则压后,如此又忙到夜半,待到他回房时,凤轻尘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轻手轻脚的上了床,将凤轻尘拥在怀里,眼中闪过一抹心疼。

    谢皇贵妃即将临产,还未皇城,凤轻尘便卷入了后宫之争,也不知回到皇城,等待凤轻尘的又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正在做回城的准备,太子和清王也在准备离开养病的地方,至于要去哪里太子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清王看太子身体恢复如常后,不仅没有高兴,反倒更加沉闷,终于沉不住气,开口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眉心满是愁绪,木然地看着远方景色,又眼没有焦距,轻口了气,道:“孤也不知道,孤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被心疾所扰时,只希望能医好心疾,健康的活下去,可真当心疾医好后,他又不满足了,他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还想着那个位置?”清王一眼就明白太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别院,除了孙思行那个一心扑在医术上的孩子,没有人不知道太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孤离那个位置那么近,怎么能不想,只要父皇一死,孤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”江山就在眼前,以前身体不好时,他不得不放弃,现在……

    孙思行说,只要他不做剧烈的运动,情绪起伏不大,就能活几十年,他怎么会不心动。

    清王看太子不是说笑,心里发苦,但还是尽责的道:“皇兄,你想好了,臣弟便支持你,无论你做何选择,臣弟都会陪你。”

    皇兄明明都想开了,那般得姿意、那般得洒脱,他还暗自庆幸,他的皇兄终于离开了那个是非圈,可为何现在又放不下了?

    东陵子清摇头叹气,他怀疑凤轻尘是不是把他皇兄的心补歪了,以至于让他皇兄又想一些不该想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孤……也要再考虑一下。”太子也叹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也许人就是这般,永远不懂得满足……

    回皇城还是下江南,这是一个问题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