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56畸形,孩子是无辜的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00年开奖记录完整版原香港红绿蓝黄财神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,娘娘再使把劲。”

    产婆一边擦汗,一边大喊,她虽然拿了皇后的好处,借机去母留子,可产房人多再加上凤轻尘在一边盯着,她根本不敢动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再说谢皇贵妃的情况,并没有产婆所说得那样严重,在宫里,三分重的病,太医、产婆一定会说得十分严重。如此一来,真要出了什么事也是贵人病得太重,而不是他们技不如人;相反,要是救下来了,就是他们医术高超,多严重的病症都能医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谢皇贵妃全身无力,痛得快要昏死过去了,听到产婆这话,强憋了口气,用尽全身力气,然后就感觉有什么从肚子里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呼……谢皇贵妃瘫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生了,生了,娘娘,生了。”听到产婆的话,谢皇贵妃强打起精神,虚弱的道:“去,把孩子抱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产婆将脐带剪断,把小皇子抱了出来,见小皇子半天不哭,产婆准备往小皇子屁骨上拍一下,却不想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产婆尖惊了一跳,大叫一声,双手一松,那还未打襁褓的小皇子笔直往下掉,白白嫩嫩的婴儿,连哭都不会,又怎么会自救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谢皇贵妃和宫女撕心裂肺的大喊,谢皇贵妃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:“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直防备着产婆,产婆松手她是第一发现的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这么小的孩子一摔就死定了,凤轻尘心跳都停了,想也不想,直接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凤轻尘直直摔倒地上,胸前吃痛,凤轻尘却笑出来,因为小皇子稳稳的落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”凤轻尘一颗心这才落地,而这个时候产婆也反应了过来,咚的一声跪倒地上,猛得磕头:“奴婢该死,奴婢该死。”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大家都忙成一团,哪有人管她,谢皇贵妃见小皇子落在凤轻尘手里,松了口气,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。”宫女和医女手忙脚乱,连忙上前把谢皇贵妃给抬上床,喂汤的喂汤,掐人中的掐人中,生怕谢皇贵妃就这么去了。

    屋内这么大的动静,皇上和皇后怎么可能不知晓,皇上立马就派人来问了,凤轻尘一手抱着小皇子,一手将产婆给拽了起来,厉声道:“就说谢皇贵妃血崩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她要咒谢皇贵妃,而是只有这个理由,才能让外面的人不追问。

    产婆不是不知轻重的,知道自己今天犯了大错,不需要凤轻尘多言,就夸张地大喊:“不好了,不好了,娘娘血崩了。娘娘血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血崩了?快宣太医了。”产婆的声音很,外面人的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虽说皇上说了留子,可谢皇贵妃还没有断气,当然还是要救的,皇后立马就招呼太医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有凤轻尘在。”皇上倒是冷静。

    皇后听到这话,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是悲哀,兔死狐悲,同为皇上的女人,谢皇贵妃的今天也许就是她的明天……

    打发了外面的人,凤轻尘没空管产婆,将小皇子放在小桌子上,看到小皇子的样子,凤轻尘也知道产婆为何惊呼。

    小皇子嘴里应该被什么堵住了,面色有些青紫,最主要的……就是小皇子鼻孔中央正下方少了一块,也就是三瓣唇。

    只缺了指甲油大小的一声,搁现代这并不是多严重,可在这个时候就算是畸形了。

    天生畸形,面色青紫,在产婆眼中这就是一个死胎,她吓得失手倒也能说得通,只是凤轻尘不能理解,宫里的产婆怎么就这个水平?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没空与产婆计较,凤轻尘俯身,将小皇子嘴里污秽物给吸了出来,谢皇贵妃一醒来,就看到这一幕,未语泪先留:“轻尘,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谢皇贵妃今天可真是遭了老罪,之前难产,一生产完就从床上摔了下来,这身子怕是虚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回答谢皇贵妃的话,看小皇子已经有微弱的呼吸了,凤轻尘在小皇子屁骨上打了一巴掌,小皇子吃痛哭了出来,哭声不是中气十足,倒听着好歹还算健康。

    谢皇贵妃的心终于落到心了实处:“孩子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一刻实在是太惊险了,要不是凤轻尘反应快,小皇子就被产婆活活摔死了。想到这里,谢皇贵妃吃了产婆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“娘娘,小皇子他……”凤轻尘可以冷酷的对病人家属说,病人没救,或者病人要落下残疾,可是无法对一个母亲说,你的孩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谢皇贵妃一听,不顾身体虚弱,挣扎地坐了起来,这一动下身更是痛得不行,血也顺着腿根往外流。

    闹出这么一出,谁也没空给谢皇贵妃清理,整个产房也沉闷的吓人,没有人敢说话,一个个站在原地,恨不得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宫里的人都是人精,她们已隐约知道,小皇子怕是有问题,凤轻尘知道,这事不可能瞒着谢皇贵妃,当下将小皇子抱到了谢皇贵妃面前,

    刚出生的孩子红通通、皱巴巴的,实在称不上好看,再加上小皇子在产道憋久了,头压得有些变形,面色也没有恢复红润,可是谢皇贵妃怎么看都觉得她儿子好看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他的唇,怎么会这样?”谢皇贵妃一脸惊恐,手指颤抖,本就没有血色的脸,此时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“娘娘,小皇子是唇瓣缺了一块,也就是天生兔唇。”凤轻尘心里也不好受,可还是平静的说了出来,谁让她是大夫。

    “天生兔唇?我的孩子怎么会这样?不可能,不可能,你一定是搞错了,我的孩子怎么可能……”谢皇贵妃整个人都快崩溃,将小皇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不停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轻尘,怎么会这样,我的孩子怎么会这样,太医一直说小皇子很健康呀。”谢皇贵妃心里难受,自责痛苦快要将她淹没了,可又不敢大声哭喊,生怕外面的皇上听到,极力压抑得抽泣着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,当初凤轻尘给她检查时,说孩子们似乎不太好,曾建议她把孩子打掉,是她不甘心好好一个皇子没了,所以……才会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谢皇贵妃更难过:“轻尘,你说这是不是抱应,是我坏事做太子了。可要是有抱应,也应该抱应在我谢言开身上,我的孩子是无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凤轻尘轻叹了口气,不知要如何劝说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母亲,能平静地接受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我也不想写宝宝有问题,但这个情节很必须,这样对小皇子来说,也许是幸事。

    今天五更,明天……求保底月票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