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63尊贵,再次相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会特供资料61456cm跑狗信箱红字145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与凤轻尘正在观花台用饭,不知怎么的,突然一阵风吹来,浓郁的花香顺着风迎面扑来,别说九皇叔了,就是凤轻尘这个对花粉不过敏的人,也呛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哈啾,哈啾……”凤轻尘眼睛红通通的,揉了揉鼻子,正想要问怎么回事时,又一阵花香袭来,凤轻尘又打了几个哈啾,眼泪都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像个孩子一样。”九皇叔一副无事人的模样,拿起帕子就给凤轻尘擦起来了,半点不受花香影响。

    凤轻尘郁闷死了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好好的,花香袭人,要说没有人搞鬼,打死凤轻尘也不信……

    “起风了!”九皇叔抬头,看着比之前稍暗的天空,笑了……

    有人等不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筷子往桌上一丢,没好气的道:“真是扫兴,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一桌的灰尘,别说九皇叔了,就是凤轻尘也下不了口,好在两人都吃得差不多了,让丫鬟婆子收拾一下,便回房了。

    房内总不至于还起风吧!

    房内不起风,却有别的麻烦,刚到院子,车夫就来报,马儿在后山错吃了草料,这伙全部拉稀,半点力气都没有了,怕是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手段真拙劣!

    九皇叔一听就知道是三王爷的人动了手脚,也不着急,只命车夫立刻回城,让人送一批马过来,车夫见九皇叔没有责罚,擦了擦冷汗,心中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唉,毕竟谁也想不到,这马儿好好的会吃地上的青草,以至于吃到了让马儿拉稀的料,车夫之所以不怀疑望月庵的人,是认为望月庵全是女尼姑,这些人哪里敢算计九皇叔。

    车夫刚走没有多久,九皇叔身上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起红疹了。”凤轻尘帮九皇叔宽衣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“还好,不痛。”九皇叔庆幸他做了双重保护,用了玄医谷谷主的药,也用了凤轻尘的药,不然今天还真可能会栽在三王爷手里。

    花粉过敏的人在花田这种地方,真心伤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让人打水,给你清理一下。”想到刚刚那阵邪风,凤轻尘当然明白九皇叔身上为何会起红疹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中暗恨,决定回头一把火把那片花田给烧了,看他们还拿什么害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你替本王擦上药膏,换一身干净的衣衫便行。”九皇叔出声拒绝。

    有些事可以将就,但有一些绝对不能,这望月庵的浴桶也不知道多少人用过,他绝不与人共用浴桶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用一个尼姑用过的浴桶,九皇叔就一阵恶寒,全身发麻,好像有毛毛虫在他身上爬一样。

    与人共用浴桶,比花粉过敏还严重。

    凤轻尘噗嗤一笑:“你啊,就是穷讲究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嫌恶得如此明显,凤轻尘就是想要装作不知也不行,这男人的洁癖又发作了,想到刚刚他们吃饭所用的餐具,都是九皇叔命人带来的,凤轻尘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幸亏九皇叔出身尊贵,不然一般人家根本养不起他,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讲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九皇叔耳根微红,对上凤轻尘那戏谑的神情,尴尬地别过眼。

    这个是意外,而这笔账他会记得找三皇兄算,他本身就计划好了,要望月庵留宿,偏偏三王爷多事,弄出这么多画蛇添足的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过敏的事,三王爷第一时间知道了,虽然没说什么,但青衫儒士还是看得出三王爷很高兴,在九皇叔手上吃多了亏,难得占了个上风,三王爷哪能不乐。

    因这一连串的事情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顺势留在了望月庵了,这样的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是夜,凤轻尘给九皇叔换好药后,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了,留下九皇叔一个人反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,原因很简单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对望月庵提供的被子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养尊处优的废人。”三王爷听九皇叔挑这、挑那,心里万分嫉妒。

    同是天家兄弟,九皇叔养尊处优,精贵万分,可他呢?只能躲在角落里,最艰难的时候,他还和死人一直呆了七天,吃死人的肉才活下来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东陵九面对这些,他能活下来吗?

    一个处处不如他的人,凭什么活得比他尊贵,活得比他风光,他不甘心。他本该是那个九五至尊、君临天下的人,奈何一步错便是天差地别……

    “三爷。”青衫儒士察觉到三王爷情绪不对,连忙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三王爷闭上眼,掩去眼中的嫉妒与愤恨,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不平,冷酷的道:“计划有变,如果可以连同东陵九一块处理了,一把火把望月庵烧了。”

    三王爷这是冒着暴露的危险,也要拖九皇叔下黄泉,可见三王爷又有愤怒。

    “三爷,这样于我们没有半点好处,到时候岂不是要便宜那狗皇帝。”青衫儒士连忙劝说,奈何此时的三王爷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,厉声道:“按本王说得办。”

    “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三王爷说的办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青衫儒士还想要再劝说,刚开口就被打断了,三王爷和青衫儒士惊了一跳,连忙回头……

    “老九?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?”

    “静心?

    三王爷和青衫儒士同时惊呼出声,九皇叔这个时候,不是应该在房内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嘛,怎么会挟持着静心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九皇叔将架在静心脖子上的剑收了回来,静心立马扑到三王爷脚下:“三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三王爷不等静心说完,一脚就踹了过: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贱人。”

    静心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血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可见三王爷这一脚踹得有多重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三王爷要是还不明白,自己落到九皇叔的算计中,那简直就是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的胆子可真大。”三王爷阴冷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皇兄过誉了,本王也是没有办法,皇兄这个地方真不好找。”九皇叔反客为主,走到密室的主位上坐了下来,看三王爷朝青衫儒士使眼神,九皇叔手中的一剑一扫,正好挡在青衫儒士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兄,本王想和你单独谈谈,不想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三王爷与九皇叔四目相对,强压下心中的愤怒,淡然地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能说不可以吗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