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64天真,本王有那么小家子气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凤凰闲情马报图房地产投资价值分析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为了这一刻,准备了那么久,怎么会容许三王爷说不,得到三王爷的同意后,九皇叔毫不犹豫的将青衫儒士给杀了……

    噗……血飙在墙上,青衫儒士咚的一声倒地,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明白,九皇叔为什么要杀他,他明明没有感觉到九皇叔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……”三王爷也不明白,青衫儒士算是他的心腹,就这么死在他面前,他当然要说同句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手中的剑反手放在石桌,一脸平静的道:“皇兄,本王不是说了,要与三皇兄单独谈一谈嘛,这个人在这里是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这密室能与外面的人联系,他能阻止一次,阻止不了两次,索性将人杀了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九弟说得是,是皇兄想左了。”三王爷气极,却还要和颜悦色的笑出来,好似刚刚下达烧死九皇叔命令的人不是他,而九皇叔也不提这事。

    “山东一别,你我兄弟二人多日未见,三皇兄瘦了。这段时间想必是过得提心吊胆、寝食难安以正至于身形消瘦。”九皇叔开口就是讽刺三王爷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“比不得九弟,九弟你脸色苍白,怎么?受了你那皇帝哥哥的气?”三王爷反讽九皇叔被皇上责骂的事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亲眼所见,三王爷也能肯定,九皇叔肯定被皇上刁难了,毕竟他是在九皇叔手中被劫走的,皇上要不找九皇叔的麻烦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多谢三皇兄的关心,本王很好。三皇兄许久没有见过皇上了,也许不知皇上现在的情况。皇上心爱的妃子昨天死了,他这伙正忙着悼念了的爱妃,哪有功夫找本王的茬。”九皇叔这是在告诉三王爷,皇上根本能力动他。

    话中绝对的自信与狂妄,让三王爷一惊,他一直都知道东陵九虽只有亲王之尊,却能与那九五至尊的皇帝抗衡,本以为两人是平分秋色,却没有想到私底下,完全是东陵九占上风。

    一来一往的试探中,九皇叔锋芒毕露,与在山东时不同,即使处在三王爷的老巢中,九皇叔也依旧强势,半步不退让,不着痕迹地展露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三王爷冷汗淋漓,皇城是东陵九的主战场,他最大的倚仗便是躲在暗处,可当自己的据点曝光后,在皇城他根本没有能力和九皇叔、皇上抗衡。

    他知道,依九皇叔的无耻,他要是不妥协,九皇叔转身就会把他卖给皇上,在山东,九皇叔已经做了一次。

    三王爷被九皇叔逼得没有办法,只得主动开口道:“九弟,你到底希望皇兄怎么样?在山东,皇兄已经将自己手上的人马给了你,你还是不肯放皇兄一马吗?”

    三王爷说出这话,无疑是向九皇叔认输。

    可惜九皇叔完全不领情,嘲讽地笑道:“三皇兄,本王知道你很聪明,可也别把本王当傻子。在皇兄眼中,本王就是那么幸子气的人吗?区区五万人就想打发本王,三皇兄你未免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经营三十多年,又有卢家做后盾,打死九皇叔都不相信,三王爷手中就只有这五人。

    既然三王爷是将死之人,作为弟弟的他,当然要把三王爷手中的势力全部挖出来,好发挥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东陵九的胃口很好,区区五万人还不够他塞牙缝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未兔太看得起皇兄了,皇兄只是一个平民百姓,穷尽三十年的精力,也就只有这么五万人。”打死三王爷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交出去。

    交出去了,他就真得什么都不是,东陵九一定会杀他灭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咱们兄弟二人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,皇兄,走吧……”九皇叔起身,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,无声地警告三王爷,他东陵九得不到的,就会毁了。

    “九弟……”三王爷咬牙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落到皇上手里,他的下场会更惨,他手上的力量也会变得无用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还等什么吗?皇上可是等你多时了。”九皇叔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威胁,这是红果果的威胁,可偏偏三王爷就吃这一套,三王爷瘫在椅子上,一瞬间好似苍老了五六岁,一脸挫败的道:“九弟,你赢了。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皇兄爽快,臣弟佩服。”九皇叔没有半丝真心的夸到。三王爷苦笑一笑,只等九皇叔开口。

    我为鱼肉,人为刀俎,他还能如何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臣弟也不拐弯抹角,臣弟要的不多,只要把你在山东的十万兵马和兴源钱庄的账本王。”三王爷手上不止这么一点势力,可九皇叔想要的就只有这两处,只要得到这两处,其他的都好办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知道知道兴源钱庄的事情?”三王爷像是见了鬼一般,深凹的眼眸凸了出来,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兴源钱庄是三王爷手上最大的本钱,这事连卢家人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臣弟运气好。”九皇叔高深莫测的说道,摆明了不会为三王爷解惑。

    “老了,老了,我真是老了。”三王爷重重地叹了口气,开始打亲情牌:“九弟,皇兄没有看错你,你果然是个能干的。你也知道皇兄时日无多,在山东皇兄已打算将自己手上势力全部交给你,奈何……你为人谨慎,转身就派人拿下了我,要是没有这一出,这些东西你早就到手了,哪里需要大费周章。”

    “三皇兄,这样的话以后就别再说了,臣弟听了恶心。”九皇叔毫不客气地戳破三王爷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别说天家无兄弟情,就算有兄弟情,你我之间也不存在什么兄弟情深。当年你消失时,臣弟还在襁褓中,初次相见便是在山东,臣弟实在没办法相信,三皇兄会将自己苦心经营几十年势力,交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?”

    而这个人,还是会与他争夺帝位的异母弟弟,打死九皇叔都不相信,三王爷有这么多高尚,要知道,他们家的兄弟从来没有高尚这种品德,有的都是无耻与阴险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真得误会皇兄了。皇兄是真得考虑过把手中势力全部交给你。皇兄时日不多,那些人在我手上也没有任何用处,我们有共同的敌人,我相信你会将我手中的势力,发挥出最大的作用,把皇上拉下来。”三王爷一脸诚恳,打算对九皇叔动之以情。

    从九皇叔和凤轻尘的相处中,三王爷可以肯定,九皇叔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,他要的不多,只要九皇叔稍稍动容一下便行……

    这次逃走后,哪怕是必死也要和皇上正面对上,免得再次落到东陵九手中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没有那么多势力可以卖,再犯到东陵九手里,他也许要用心中最大的那个秘密,和能换自己的安危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月末最后两天,两百多张月票,那就表示你们手中的保底月票至少在两百张以上,可为嘛昨天才六十张月票不到……我泪流满面,你们把保底月票投了吧,我明天还四更呢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