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69麻烦,我是大夫我不是神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新版挂牌之全篇68kj开奖现场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作为云家的诡大夫,凤轻尘拿云家的好处,当然也要为云家做事,比如云潇偶尔介绍的几个病人,她就不能拒绝,之前云潇一直没有给她介绍过病人,她还觉得诡很好做,却不想这一出手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府上坐来的这些人,别说皇上和九皇叔觉得麻烦,就是她自己也头痛不已,可她没办法、也没胆子把这些人赶出,就算赶了人家也不会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拿府上的人没法,只好找罪魁祸首云潇,因为这些人就是云潇送来的,美其名曰给凤轻尘介绍一个重量级的病人,好让凤轻尘扬名武林。

    扬名你妹凤轻尘气得破口大骂,云潇这是介绍病人给她,还是介绍麻烦给她?

    她是外科大夫,不是儿科大夫,更不是幼儿园园长,尼玛的给她送来一个六岁的小病人就算了,偏偏这个小病人的家属都不来。

    好吧,没有家属也算了,可这个小病人却带上了百个护卫,而这肖卫根本管不住那个小祖宗。管不住就算了,可也不能助纣为虐,助纣为虐也就算了,你能不能别那么强悍?

    小病人带来的护卫强悍到,个个都能把她的暗卫打趴下,而左岸那个死家伙,在知道情况不好后,居然二话不说就以保护孙思行为名,和孙思行出城行医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,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这辈子才会这么悲剧,被个小魔王给折腾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小魔王,这小病人他爹就是魔教教主,而他自己是魔教少主,一个年纪不大却精明早慧,外加手段极度残忍的小妖孽。

    小魔王来凤府不过三日子,凤府七成的下人不是病就是伤,就连佟珏、佟瑶和春绘她们也没有逃脱小魔王的魔手,皆因受惊过度倒在床上爬不起来了,而凤轻尘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凤轻尘胆子还算大,运气也好,才没有被小魔王给折腾死,可饶是如此凤轻尘也发现自己精神衰弱了,再这么下,她早晚有一天会疯掉。

    尼玛,谁他妈的睁开眼,发现自己身边全是腐烂的死尸会不吓晕?

    谁洗澡时,突然一条大蟒蛇缠在自己身上会不吓慌?

    谁吃饭时,一颗大蛇头突然冲到自己面前,张开嘴要含住自己的脑袋会不吓哭?

    谁走路时,突然踩空摔进一堆死状其惨的小狗、小猫洞里会不吓死?

    可偏偏这泄不算,那小魔王还有更强的手段,而这些手段饶是凤轻尘再胆大,也受不。

    任谁看到一个六岁的孩童,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,冷静理智的肢解活人,都会被吓得发抖。

    任谁看到一个六岁的孩童,动不动拉一票人表演活春宫,还男女不忌,都会被吓得精神失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有许多凤轻尘就不说了,总之云潇这次给她送来的哪里是病人,那明明就是大爷,一尊十岁的大爷。

    “云公子,云大公子,就算我求求你了,拜托你了,把那个孩子送走吧,我是大夫不是道士,更不是神,我降不住魔,也收服不了这等妖孽。”凤轻尘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到底得是多变态的地方、多变态的爹娘,才能养出这么一个小怪胎,凤轻尘泪流满面,她快被那小魔头折磨的精神失常了,一闭上眼就是散乱的尸块和白花花的尸体,捧着米饭都想吐。

    凤轻尘苦,云潇也苦。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尊“神”不请自来,想要送走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云潇叹了口气,无比同情的说道:“轻尘,我知道你只是大夫,可你也知道哲哲不是什么妖、魔,他只是一个情况比较特殊的病人,如果连你都放弃他了,他这辈子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哲哲就是凤轻尘的小病人,魔教的少主。哲哲年纪不大,却异常凶残,刚开始教主不仅不觉得不对,反倒引以为傲,身为魔教少主,要是手段不狠,那也震不住手下那一票牛鬼蛇神,可随着哲哲长大,这个问题却越发的严重了。

    哲哲嗜血残暴,他心情好时玩肢解,心情不好时玩虐杀,总之哲哲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,套凤轻尘的话,这就是一个心理严重变态的孩子。偏偏他聪慧,花样百出,把魔教上下折腾得不行,教主没办法只好让人看着他,可根本看不住……

    后来,教中的老大夫说,哲哲这是有病,得治。

    有病要治,那就找大夫呀,可没有哪个大夫能受得了哲哲,从哲哲五岁起开始看大夫,每一年被吓疯、吓傻的大夫按打计。

    就在某教主急白头发时,他听到凤轻尘的名声,怕拿魔教说事会把凤轻尘吓跑,便找到有点交情的云城主,让云城出面帮他联系凤轻尘,让凤轻尘帮忙治一治他儿子。

    云城找上云潇,云潇本想问一问凤轻尘,可偏偏凤轻尘一直在山东没有回来,教主心急,知道云家和凤轻尘关系不错后,直接就把人送到云家,让云潇把哲哲送给凤轻尘医治。

    所以,凤轻尘的苦,云潇是很能理解的,因为他也受赤一遍,哲哲那孩子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,有事没事就杀人玩,要不是这样,云潇也不会火急火燎的把人送到凤府。

    死贫道不是道友,说不定凤轻尘真能把哲哲医好。再说有那么多魔教中人在凤府,皇上也不动凤轻尘半分,皇上不怕魔教,但犯不着为这种小事和魔教的人对上。

    魔教虽然没有颠覆皇权的本事,可要被魔教缠上,皇上也会烦死,别的不说,那大大小小的暗杀、刺杀就足够皇上头痛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只好自认倒霉了,反正哲哲也有分寸,他绝不会找凤府的人下手,他顶多就是吓吓凤府的人,至于凤府的人会不会吓死,那就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云潇很无赖的摊手,这个病人又不是他介绍,这是对方应赖上来的,他也是受牵连的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要怎样,你才肯把那什么少主送走。”凤轻尘握拳,努力压下想要杀人冲动,遇到哲哲这种极品,她没有被吓疯,也会和那个孩子一样变态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真没办法,轻尘你知道的,魔教中的人行事一般都有些偏激,之前给哲哲医治的大夫,除了疯和傻的,全部死了。”也就是说,除非凤轻尘也死了,或者疯掉,不然魔教教主是不会把哲哲接走。

    天啊,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。”凤轻尘一拍脑门,瘫倒在椅子上:“云潇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语气再凶一点,也许更有说服力……

    ()p( 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