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75专业,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15555黄大仙删除删除今期跑狗图每期更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巨蛇被九皇叔和凤轻尘联手杀死,只不过凤府的花厅因这一场打斗而变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小魔星。”凤轻尘抬脚踢向躺在地上的哲哲。

    请原谅她如此孩子气又小心眼的举动,任谁看到自己家倒了也高兴不起来,虽然只是一个前院,可她还是愤怒,要知道她家刚建不到一年呀。

    “以后从他身上要回来。”九皇叔嫌恶的擦了擦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花厅倒塌时,虽然他和凤轻尘跑得快,可仍旧免不了沾了一身的灰,再加上之前打斗出了一身汗,这灰尘沾在脸上就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等以后,我现在就要从他身上找回来。”凤轻尘跑到后院,提了一桶水过来,淋在哲哲的身上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虽说这个天气不冷,可这么一大桶水打在脸上也是很疼的,哲哲就是痛醒的,眼睛睁了睁,看人还有些模糊,眨巴了几次才彻底清醒,小眼满是迷惑,看样子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不知是被水呛的,还是受伤,哲哲张嘴就咳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凤轻尘语气冷傲,双手环抱,居高临下的看着哲哲。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从刚刚惨痛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,那就是千万别把哲哲当孩子,要把他当成一个有心理疾病的大人,这样她就不会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我的红潋呢?”哲哲双眼微眯,眼中闪着嗜血的红光,和他的眼神对峙,会让人打从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年纪,就有这么强的杀气,这孩子也太不正常了。”翟东明与哲哲保持三步之远,他可不想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“他本就不是什么样正常的孩子。有哪个孩子像他这样,他比那猩年的杀人狂魔还要可怕。”凤轻尘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说,你们把我的红潋怎么了?”哲哲再次问道,精致的小脸尽是有些扭曲,清亮的眸子也变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九皇叔不轻不重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敢杀我的红潋,你们该死。”哲哲怒吼,暴虐异常。不知是太过愤怒还是底子太好,哲哲一个打滚,居然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们,拿你们的尸体去喂蛇。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哲哲在自己的手腕上按一下,只见他手中圆环突然变直,朝凤轻尘射去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哲哲不仅对凤轻尘出手,还分别朝翟东明和九皇叔发射出相同的暗器,而这个暗器就是他的手环和项圈。

    “我靠,身上怎么全是杀人东西。”这一次翟东明反应快,身形一闪就避开了,却不想那圆环变得暗器,却像是活得一般,笔直往前没有射中翟东明后,居然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咧个去,这是什么鬼东西。”翟东明连忙拔剑,当的一声,将暗器打飞,可一个转身它又飞回来……

    相比,凤轻尘这里就轻松多了,掏枪……嘭的一声,血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东西是活的。”凤轻尘那叫一个震惊,回头看到九皇叔和翟东明被暗器缠上,连忙开枪帮他们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总算停下来了。”翟东明松了口气,正想开口像凤轻尘到道歉,一抬头就看到哲哲握了一把匕首朝凤轻尘刺去,精致小脸疯狂而阴冷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孩子。

    翟东明大喊:“轻尘,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九皇叔比翟东明反应快多了,翟东明才开口,九皇叔就挡在凤轻尘面前,捉住哲哲握刀的手,反手就将匕首送入哲哲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哲哲痛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痛吗?”九皇叔再次将哲哲拎了起来,好方便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他没有蹲下去与人说话的习惯,也不愿意低头。

    “痛。”哲哲一张脸白的没有半丝血红,如此一来衬得他的双眼就更加得妖艳刺眼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凤轻尘想到了吸血鬼。

    “知道痛就好。”九皇叔冷酷地将哲哲体内的匕首拔了出来,血跟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哲哲本能的捂住伤口,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他知道人被刀子戳瘁痛,脸会变得扭曲,可从来不知道有这么痛。

    “会叫痛没用。”九皇叔再次将哲哲往地上一丢,喊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不多时,在门外守侯的亲兵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剥光,留一件里衣,绑到马车后。”九皇叔指着哲哲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哲哲没啥力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九皇叔则连个眼神都不屑给他,而他的亲兵和九皇叔一样冷血,丝毫不在乎哲哲只是一个小孩,不顾哲哲的挣扎,三两下就将哲哲身上的衣服给脱光。

    这一脱,凤轻尘就看到哲哲身上居然还有五六样杀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简直比左岸还要专业。

    “里衣也脱了,把身上的东西都抖干净,头发也剪了。”九皇叔原本还想给哲哲留几分面子,可看到这个孩子身上杀人越货的东西这么多,还是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再不放开我,我杀了你们,听到没有,我杀了你们。”哲哲不顾身上的伤痛,不停地挣扎。

    这一动,伤口的血就越流越多,身上的伤也越来越痛,九皇叔、凤轻尘和翟东明都当做没有看到,这孩子不值得同情,一同情倒霉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哲哲很快就光溜溜地站在三人面前。亲兵将哲哲贴身藏的毒药和暗器除掉后,便替他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六岁的孩子也是有羞耻心的,九皇叔再恶劣也不至于如此,剥光哲哲是不得已。

    衣服好脱,头发却难剪了,哲哲死活不同意,九皇叔上前点了他的穴道,哲哲一动不动,只能任亲兵动手经他剃头。

    啪嗒,啪嗒……每一缕头发落下,就有一串眼珠子滑落,小小的人儿无声低泣,着实让人心疼,可凤轻尘只要想到,刚刚差点死在哲哲手里的事,便同情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九皇叔还相当冷酷的道:“哭?哭有什么用,那些被你杀死的人,他们难道就没有哭过?而你又何曾手软过。哲哲少主,记住本王的话,你以前如何对待那些人,今后本王就如何对待你,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,本王不是你,所以不会弄死你,本王会让你活着,好好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,比杀哲哲还要可怕,饶是哲哲再小也明白九皇叔话中的意思,瑟缩了一下,随即又愤怒的大喊:“不可以,不可以,你不可以这样对我,我是魔教少主,那些人不过是贱民,我想杀便杀。你胆敢动我一根寒毛,我就将你凌迟处死,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,再喂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有志气,本王拭目以待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