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77拜访,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本港台直播报码管家婆24码期期准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任管家好说歹说,凤轻尘就是不为所动,说不就是不,要是管家有胡子,一定会被凤轻尘气得翘起来。

    管家拿起桌上的茶壶往嘴里灌了一口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凤姑娘,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?”

    “怎样都不。”凤轻尘也干脆,双手一摊,十分无赖。

    这是九王府的应酬,关她什么事,要她代表九王府的女眷出席,就算九皇叔同意,可依旧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“你一趟又不会损失什么。”管家急得在原地打转转,他都打点好了凤轻尘出门的一切,外面都在传这事,现在凤轻尘不,他的面子往哪里摆。

    凤轻尘打了个哈欠:“我也不会赚到什么,何必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能说是浪费时间,您这可是捍卫自己的主权,免得王爷被人抢了。”管家发现,这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。

    好吧,他说错了,虽然他是太监,可凤姑娘不是皇帝。

    “无不无聊,所谓的主权还不是九皇叔说了算,九皇叔不同意,楚长华就是说再多也进不了九王府的门;九皇叔要是同意,我就算和泼妇一样骂街,九皇叔要娶还是要娶。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。管家,有些事情不是我想阻止,就可以让它不发生的,你要是真担心这事成真,你也该求九皇叔而不是求我,我并不是能做主的那个人。”凤轻尘起身,摆出一个恭送的姿势。

    管家被凤轻尘堵得无话可说,乖乖地退了出,心中暗道凤轻尘怪。

    这年头,哪个女人不是这样,表面上通情达理,大大方方的给自家夫君纳妾,背地里则想尽办法弄死那些得宠的小妾,而那些个貌美的小妾,也总是想尽办法邀宠,可凤轻尘呢?

    “凤姑娘到底在不在乎咱们家王爷?”管家自问道,随即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也看不出来凤轻尘在不在乎九皇叔,说在乎嘛,可都传出楚长华要嫁九皇叔了,凤轻尘却一点也不在意;可要说不在意,凤轻尘又怎么能做到无名无份的跟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要知道,愿意求娶凤轻尘的人可不少,大公子那里不说,云家可是派媒人亲自上门了,只要凤轻尘点头,便是云家当家主母,不仅能受云城和云家庇护,还能得到世人的尊敬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选择了九皇叔,背负一堆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主子们的事,我们这些当下人真是看不懂。”老管家长吁短叹,把华国夫人的帖子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横竖,王府的女主人是谁于他们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差别,只要不是什么病歪歪,要王爷天天哄的女人,他们都能接受。当然,要他们王爷做上门女婿的那绝对不成,打死也不成,所以楚长华绝不能嫁入九王府。

    楚长华的事情凤轻尘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,该睡睡,该吃吃,捻酸吃醋什么的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   这男人要是心中没有你,你就算再宣誓主权也没有用,相反他心中有你,做那些又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因凤轻尘没有出席华园夫人的宴会,九皇叔和楚长华的事就越传越烈,甚至传出凤轻尘为了怕九皇叔娶楚长华,死乞白赖的赖在九王府,要九皇叔给她一个名份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后,直说无聊便不再理会,把心思都放在调.教哲哲身上,哲哲被九皇叔教训了一次后,不仅没有学乖,反倒更加蛮横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不生气,让凤轻尘给哲哲医伤,确定不会死后便把人丢到下人间,在养伤期间哲哲也别想闲着,要砍柴挑水,每天都有任务,要是达不到就不许吃饭。

    刚开始哲哲才不管,把九王府的下人院弄得乱七八糟,可饿了几次,又被下人教训了几次后,才肯动手做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哲哲那可怜又可恶的样子,既同情又心酸,后来索性不看,只每天晚上给哲哲医治,保证他死不了,除此之外,凤轻尘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,在九王府闲得骨头都要懒了。

    这天,风和日丽,九皇叔一大早就上早朝了,凤轻尘闲得无聊,正想回看看,凤府重建得如何,管家却来报王家大公子王锦凌求见。

    “见九皇叔?”凤轻尘反射性的问了一句,管家连忙摇头:“大公子点明要见凤姑娘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大公子在花厅稍候,我这就。”凤轻尘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觉得不适合见客便打算换一件。

    回到房内,看到那一排排的衣服,凤轻尘却是愣住了,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娇气了,连见锦凌都要考虑衣服适不适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凤轻尘笑了一声,手指在衣服上滑过,身后的丫鬟连忙上前,把凤轻尘碰到的衣服拿出来,准备替凤轻尘更换,凤轻尘却笑着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哲哲那种改变环境的本事,但也想保持一点自我,比如见客必换上新衣服这样的规矩,她不想接受。

    拂平了衣服上的折子,凤轻尘直接就花厅见王锦凌,王锦凌远远看到凤轻尘走进来,便起身相迎:“轻尘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好久不见,锦凌你依旧风采逼人。”这是凤轻尘从山东回来后,两人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说起来真是不巧,上次王锦凌凤府,凤轻尘了望月庵,待到凤轻尘回来后,王锦凌又因家族事务,了一趟老宅,回来准备凤府时,却又得知凤轻尘在九王府借住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和我还要说这邪。”王锦凌笑着摇头,尽显温润儒雅的君子之风。

    凤轻尘俏皮笑了笑:“我知道这样的话大公子你听多了,可我还是要说,谁让你风采如此过人,让人望而心悦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话半点没有夸大,王锦凌身上儒雅淡然的气息能传染人,只要和他在一起,不由自主就会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便却之不恭了。”王锦凌笑着应下凤轻尘的赞美。

    赞美的话他听多了,可从凤轻尘嘴里说出来,却异常动听。

    两人笑闹过后,便各自谈了最近发生的事情,如同好友一般,聊聊近况,聊聊眼前,知道对方过得不错,那便好了。

    各自将身边的事挑好得说完后,谈话便告一段落,王锦凌捧起茶轻啜了一口气,袅袅青烟萦绕在王锦凌的眼前,掩了他眼中的黯然。

    室内瞬间陷入宁静,凤轻尘眼睛轻眨,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一杯,含笑地看着王锦凌:“锦凌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,你我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    ()p( 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