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78名份,这里不是我的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子牙云卧指什么生肖手机看开马结果百度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你我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鼻子一酸,脸上的笑容差点绷不住了。凤轻尘这句话,将他极力隐藏的感情和思念全部勾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凤轻尘的确没有什么不能说,可这都是因为他谨守朋友的本分,这才能什么都谈,他和凤轻尘之间什么都能说,唯独感情不能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开始就把他当成朋友,一开始就明明白白对他说不,而他最初也是把凤轻尘当朋友,当知己,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性别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最初,在他眼中凤轻尘只是一个值得相交的朋友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对凤轻尘的感情变了,可凤轻尘依旧待他如初,把他当成无话不谈的好友,值得信任的老友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荣幸,亦是他的悲哀,王锦凌不知道该怪上天捉弄,还是怪自己心性不正,才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王锦凌暗自苦笑一声,眼睑轻眨,微微低头掩眼中的伤痛,将自己的心思藏得死死的,不让凤轻尘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凤轻尘坐在王锦凌对面,却是不懂他此时在想什么,只担心的问道:“锦凌?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王锦凌抬头,含笑摇头,眼眸温润如初,平静的没有半丝涟漪,连他自己都能骗过,可见他将自己对凤轻尘的感情藏得多深。

    他会记得,朋友这个承诺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疑有它,松了口气道:“吓死我了,看你半天不说话,我还以为你那里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已在我的掌控中,你放心,不会再发生上次的事。”牺牲了锦寒,才换来王家的安定,王锦凌绝不会允许王家在他手上出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就好,对了,锦寒怎么样了?恢复得如何?”凤轻尘顺口问道,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被王锦凌带着走,完全忘了追问王锦凌刚刚为什么失常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,已经可以站起来了。”王锦凌又说了几件关于锦寒的事情,说完王锦寒的近况后,王锦凌终于问出,他今天来见凤轻尘的目的:“轻尘,你打算在九王府住多久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问题吗?”凤轻尘一听,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王锦凌轻笑一笑,安慰道:“没有什么大事,只是外面有些不好听传闻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具体的传闻是什么,王锦凌当然不会说,那邪他也说不出口,凤轻尘亦没有问,锦凌既然上门来说,那就表示那些传闻不是一般的难听。

    王锦凌知道凤轻尘自有打算,便不再多说,起身告退:“轻尘,有什么事记得派人找我,我这段时间都在皇城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凤轻尘没有拒绝,起身送王锦凌离开,却被王锦凌拒绝了:“我自己走就好了。”想了想,王锦凌还是压下心中的君子之风,开口道:“轻尘,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在意,可……还是要早做安排的好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死的凤将军和凤夫人着想,凤轻尘做出与主流社会不相符的事情,别人不仅仅会骂凤轻尘,还会骂凤将军和凤夫人,骂凤府没有家教、没有廉耻。

    丢脸的不仅仅是凤轻尘,还有整个凤府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在一起,本就是不被世人接受的事情,凤轻尘和九皇叔差距摆在那里,两人的事情一宾来,大家都将指责目光放凤轻尘,说凤轻尘攀龙附凤,勾引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九皇叔强势,一直表现出是他追求凤轻尘,隔三差五就凤府,而凤轻尘也矜持,极少九王府,就算进了九王府也不会留宿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有说凤轻尘言语,可毕竟是九皇叔主动,再难听也有一个度,可现在却不一样,皇城刚传出楚长华与九皇叔的婚事,凤轻尘就搬进九王府,一副长住不打算走的样子,这事一传出,那些指责凤轻尘的言语就越发得难听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一直都支持凤轻尘,虽然于礼不合,可他并不是拘泥礼教之人,但这并不表示,他能接受外人指责、辱骂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起来,凤轻尘也是受害者,要是九皇叔果断一些,直接娶了凤轻尘,就算被外人骂轻尘攀龙附凤,可那也总算是名正言顺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吗?凤轻尘被世人指责,却没有得到她该得到的一切,这对凤轻尘太不公平了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走了,凤轻尘却一动没动,坐在那里,右手放在扶手上来回的磨蹭,整个人呆呆的,双眼蓄着泪水却没有哭出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锦凌的未尽之言,也知道王锦凌的担心。在九王府,她住得自在,可却像是断了手臂一般,她的人不在这里,她轻易也不好出,外面的消息传不进来,她只能从管家口里听到一些消息,而这些消息都是管家过滤后,才让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在做什么?”凤轻尘哽咽了一句,抬头,以免泪水流下来。

    她喜欢九皇叔没有错,她和九皇叔在一起也没有错,可为了九皇叔不顾家族、不顾自己的名声就是有错。

    “凤府只剩下我一个人了,我却还要给凤府蒙羞,我到底做了什么?”凤轻尘咬着唇,不让眼睛的泪水落下。

    “只顾自己,不顾凤府上下,这世间还有比我更自私的人吗?”

    九王府的下人不多,管家的事情也多,在九王府一切都要以九皇叔为主,无法时刻看着凤轻尘,凤轻尘就这么一直坐在花厅,无人打扰,也无人上前寻问

    凤轻尘从深思中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在花厅足足发了半个时辰的呆,都没有人上来问一句,凤轻尘扬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家和别人家的不同,在凤府。所有的人都会以她为主,别说一个人枯坐半个时辰,就是呆一柱香的时间,下人也会关切的上前,就算不问也会添个茶或者点心什么的。

    管家让她外面宣誓对九皇叔的主权,可在九王府她就没有主权,九王府的下人面上把她王府的女主人看待,可实际上呢?

    她不在乎名份,可终归名不正,言就不能顺,就算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九王府的女主人,她本质上还是一个“客”,一个没有廉耻借住在九王府的“客人”。

    ()p( 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