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80遇上,输人不输阵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码中特正版图和彩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凤轻尘而言只是随意的一句话,可对哲哲而言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,这段时间在九王府所经历的一切让他明白,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父亲那样对他好,也不是每一个人,都像他杀的那些人一样,任他打杀。

    哲哲有些忌惮凤轻尘,可想到凤轻尘从来没有打过他,每次见到他,都是给他上药,哲哲犹豫了一下,挪到了凤轻尘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伤很疼,他希望凤轻尘能帮他。

    哲哲的温驯让凤轻尘心情稍好,将哲哲拉到自己怀里,让他趴在自己的身上,哲哲却不肯:“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干净不到哪里。”双手染血,行事张狂,不知所畏,她不比哲哲好不了多少,甚至还不如哲哲,至少哲哲不会像她一样,用一些似而非而的理由也掩饰自己罪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哲哲拉到自己身边,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,哲哲没有反抗,乖乖地一动不动,双腿微眯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啥顾忌的打开智医疗包,从里面取出药物,给哲哲清理伤口,哲哲忍着疼,一句都不哼。

    找到了事做,凤轻尘集中精神小心地给哲哲清理伤口,暂时不想其他的事情,心情倒是出其的平静。

    马车从王府所在的那条大街拐了出来,汇入车流,路上不管是人还是车,看到九王府的标志,都一一避开,不敢与之抢道。

    到了分叉口,车夫不知要哪,放缓了速度,问道:“凤姑娘,您要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凤轻尘说完后,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连忙补了一句:“凤府。”

    对车夫来说,回家是回九王府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车夫将马车赶到左边车道,准备朝凤府走。

    九王府的马车出来,除了会引来众人让路外,也会引来众人的指指点点,饶是凤轻尘不愿意听,那些声音还是钻进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九王府的马车耶,你们快看,真是九王府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咦,好像不是九皇叔平时坐的马车,马车里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九皇叔,还有谁会坐九王府的马车,出来招摇过市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飞上枝头的麻雀,真当自己是凤凰,坐了九王府的马车也不是九王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茶楼上,瑶华公主与安平公主坐在那里喝茶,听到楼下的声音,顺势一看,瑶华公主笑道:“凤轻尘这是心虚了吧,才需要靠这些东西也证明自己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名不正言不顺,她也只能靠这些东西撑场面。”安平公主语气平淡,扫了一眼便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唇边露出一抹诡异的笑,朝身后的护卫道:“,请凤姑娘上来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安平公主出声呵道,瑶华公主不解的问道:“安平,你怎么了?”这么好的机会,哪能错过。

    “皇嫂,我们没有必要落井下石,我们什么都不用做,她的处境就足够难堪,何必落人口实。”北陵一直催婚,安平公主过不了多久就要远嫁北陵,也许是远嫁在即,安平公主懂事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安平说得是。”瑶华公主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想放过奚落凤轻尘的机会,想到自己在婚礼上遇到的难堪,瑶华公主就忍不住愤怒,可她现在是东陵的淳王妃,而不是西陵的瑶华公主,在东陵她不能太伤安平的面子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轻尘的马车从眼皮底下走过。

    不过,瑶华公主转念一想就释然了,她母妃虽然折了,可她皇兄重新得到了父皇的信任,还是西陵的太子,她依旧有强大的母家做依靠,她比凤轻尘强多了。

    瑶华释然了,凤轻尘的麻烦却不有断,她没有与瑶华和安平对上,却与楚长华碰上了。

    马车拐入了一条较窄道路,迎面来了一辆马车,车夫根本没有相让的打算,只不过在两车快要接近时,看到对方的标志,还是问了凤轻尘一句:“凤姑娘,是楚城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楚长华的车夫也开口说道:“秀,是九王府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让。”几乎是同一时刻,凤轻尘和楚长华同时开口,而车夫也极度默契地将马车停在一边,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楚城给我们让道了。”车夫对此毫不意外,在东陵谁敢不给九王府的马车让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秀,九王府给我们让道了。”楚城的城夫诧异地道。

    楚长华也吃一惊,随即了然的道:“看样子马车里坐的人不是九皇叔了,敢用九王府的马车,想必是凤轻尘了,一直很想见见她,既然遇到了那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派身边的丫鬟上前寻问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对面的马车是楚城大秀楚长华,她派了一个小丫鬟过来,寻问可否上车一叙。”这样的情况下再走就很失礼了。

    “打发她。”凤轻尘无意见楚长华,可楚长华却不肯就此罢休,小丫鬟听到车夫的拒绝,连忙跑了回,然后楚长华就从马车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楚秀亲自过来了。”车夫又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凤轻尘应了一声,将哲哲扶了起来:“先坐好,我有客人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见楚长华,除了觉得没什么好见的外,还有就是她此时的样子着实狼狈,虽然不一定非要换上新衣才能见客可一身是血,双手又染血的见外人,还是相当失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长华久闻凤姑娘大名,冒昧求见,还请凤姑娘原谅长华的鲁莽。”楚长华虽然比一般女子大胆,却不刁蛮,该有的礼仪绝对都有。

    “长华秀客气,轻尘仪容不整,不宜见客还请长华秀见谅。”凤轻尘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楚长华连忙道歉:“是长华鲁莽了,长华车上有一趟干净未穿的新衣,如果凤姑娘不介意的话,长华这就取过来,好方便凤姑娘换上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容凤轻尘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楚秀,我马车上有伤患,换上干净的衣服也无用。”凤轻尘慢条斯礼的擦掉手上的血,看了一眼身上色彩斑斓的外衣,毫不在意的掀开帘子。

    楚长华今天是打定主意了要见她,那就见吧,别说依她的身份,还没有资格坐在马车里和楚长华对话,就算她有那个资格,楚长华找上门了,她也要出来。

    输人不输阵,外界已传她凤轻尘是弃妇,她要再不出来,那流言就会更难听了……

    ()p( 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