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81自重,同样的话送给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猜一猜什么马不会跑六i合采今晚开奖结果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一件杏色长裙,上半身皱巴巴的,下摆处由沾满了污血,额头上的发丝因为汗水粘在脸上,与大方端庄的楚长华相比,凤轻尘狼狈的很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失礼了。”凤轻尘落落大方的说道,丝毫不将外表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楚长华倒是不好意思了,略有几分歉意地往后退了两步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……”她以为凤轻尘是避而不见,没想她真是不方便见客

    “无妨。一点小事罢了,楚秀不必放在心上,不知楚秀找我有什么事?”凤轻尘没空和楚长华瞎扯,开门见山的道。

    因两人的马车周围都有护卫在,普通百姓根本不敢靠上前,再加上这条小道周围没有店铺,周围很安静,倒是不用担心外人看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长华也收起了尴尬之色,开口道:“凤姑娘,长华是来到道谢的,在路上我父亲突疾病,幸得孙大夫施以援手,长华本想略备薄礼上门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楚长华没有说出来,可两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奈何,凤轻尘不住在自己家里,跑到九王府住,害她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只当作没有听明白,淡然的回复道:“楚秀不必客气,治病救人是大夫的工作,思行不过是做着大夫该做的事情,当不起楚秀的谢。”

    “凤姑娘说得是,是我想太多了,当时孙大夫也说了不胜谢,偏偏我一直放不下,今天听凤姑娘这话,长华总算是放下了。”楚长华一副感激的模样,却不想下一秒话锋一转:孙大夫确实只是做了大夫该做的事情,就好比我们一般,每一个人都应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,离经叛道固然潇洒,可并是每一个人都有离经叛道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入住九王府的事,已成为众人攻击她的利器,这是九皇叔和凤轻尘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只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,九皇叔想要凤轻尘离他更近些,却丝毫没有想到,会给凤轻尘带来这么多麻烦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,无论对错,凤轻尘不气楚长华拿话来讽她,可并不表示她不会反击。

    凤轻尘冷笑,双手环抱,从头到脚,再从脚到头审视着楚长华,直把楚长华看得心里发毛,才施施然地开口:“楚秀,同样的话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准备上马车,却被楚长华挡住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表面上的意思。”凤轻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:“楚秀没听明白的话,我就解释给你听。离经叛道固然潇洒,可并是每一个人都有离经叛道的本钱。这世道对女人总是比较苛刻,男子说喜欢谁,只会被世人说年少慕艾,与诸多女人暧昧不清,则会被说成风流多情。可女人不一样,女人放话说喜欢谁,那是不知廉耻,女人与多个男人纠缠不清,那是淫女荡妇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说得轻飘飘,楚长华却听得脸色煞白,连连后退,要不是身后的侍女扶,这伙怕是跌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秀,你没事吧?”侍女关切的问道,楚长华只是机械的摇头,倔强的咬着唇,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她没有错,当初她放话说喜欢九皇叔,要嫁给九皇叔是为了楚城。不直接拒绝那些男子的追求,不是她虚荣而是为了挑出一个合格的男人,一个可以撑起楚城的重任,她没有错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城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错。”楚长华握拳,用力道。

    原来,在她看凤轻尘的笑话时,她也是别人眼中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为我有错。可世人却不这样的认为,楚秀,没有别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至于你说思行救过你父亲的事,如果可以请楚秀你忘了这件事,以后也不要拿这件事找思行,思行医治你父亲收了诊金,我们两不相欠,我不希望不相关的人打扰到我徒弟。”凤轻尘不知道楚长华是什么心思,不过不妨碍她多此一举的警告。

    她不想孙思行卷入到楚城那个烂摊子里,在别人眼中楚城是块美味的馅饼,楚长华是香饽饽,可在她眼中无论是楚城还是楚长华,都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思行的世界很简单,思行未来的妻子可以有强大的背景,但不能像楚长华这样。

    楚长华的嫁妆是楚城,要娶楚长华这样的女人,要拥有非常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,要不然就是背景比楚长华更强,不然谁娶楚长华,都会像是入赘的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这年头,赘婿没有人看得起,稍微有点出息的男人,都不会愿意娶楚长华,哪怕楚长华带来的价值更大。

    和楚长华告别后,凤轻尘继续给哲哲清理伤口,只有忙碌起来,她才没空想那些糟心的事。

    路上,再没有其他的意外,在皇城,带着九王府标志的马车可以横着走,很快车夫就把凤轻尘送到凤府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吧。”凤轻尘牵着哲哲下了马车,就对车夫和护卫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凤姑娘,我们奉命保护你,不能走。”车夫和护卫心中就叫不好,死死地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家有护卫,我已经到家了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凤轻尘才不管车夫和护卫走不走,丢下一句让他们走的话,就带着哲哲进凤府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凤府,不仅凤轻尘高兴,就是哲哲也很高兴,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,他再也不要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叩叩……凤轻尘拉起朱红大门上的铁环,轻轻的叩动,很快门内就传来了门房的声音:“我家主子不在家,要求医城外十里亭,孙小神医在那里医治。要见我家主子,请留下帖子,我家主子回来后,定会及时通报。”

    这才几天没有回来,凤轻尘却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,深吸了口气,努力扬起一抹笑,才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门内的人却高兴的大喊:“姑娘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,快,快开门,姑娘回来了,姑娘回来了。”门内的人高兴的大喊,居然忘了第一时间给凤轻尘开门,可凤轻尘却半点不生气,站在门外傻笑。

    看,这才是她的家,她进来后不是公式化的欢迎,而是发自内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凤府的下人把她当亲人,而是凤府的下人很明白,她凤轻尘是凤府的主人,只有她凤轻尘在凤府才能叫凤府,凤府上上下下的都要依靠她凤轻尘而活……

    她荣凤府荣;她受辱亦是凤府受辱

    ()p( )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