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09不安,做梦也想不到的用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双色球怎么算中奖78345黄大仙六和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为什么,他阻止四国的混战,就一定要有原因?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深思地看着凤轻尘,神情黯然:“你为什么就认定,这件事一定有原因?本王只是不想打仗,这样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九皇叔情绪低落,他已没有垂钓的心思,将手中的鱼竿放在脚边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,因为那些人越是看不懂,越会觉得他行事诡异莫测,轻意不敢犯他。

    可今天,凤轻尘一再追问他阻止战争的用意,却让他很是烦躁。

    阻止一场战乱,这需要原因吗?

    九皇叔心中烦闷,一个人沿着池塘边随意走着,背影有些萧条,又有些落寞,那种感觉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任何犹豫,连忙丢下鱼竿,跟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柳条飘荡,轻风拂面,清雅的莲香扑面而来,可两人谁也没有心情欣赏,九皇叔目光微敛,一直看着前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在九皇叔的身侧,时不时地看九皇叔一眼,她想不到她说错了什么,可看九皇叔的样子,好像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已围着池塘走了大半圈,谁也没有说话,直到……来到梧桐树下,九皇叔才停了下来,指着停泊在水里的小舟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可记得去年,本王站在小舟上吹笛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。”凤轻尘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那么美的画面,她这辈子都忘不掉……

    那一天,九皇叔乘着小舟,在荷叶中穿行,吹着一首她听不懂,却觉得极悦耳的曲子。

    那曲子不仅悦耳还悦心,她从来没有见过,有人能用笛子,引来百鸟朝拜,那个引来百鸟的人,还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时候,以为你是哪个上天神误落人间。”如果九皇叔最后不用笛子敲她脑袋,那么,那天在荷塘边发生事情,绝对可以称得上完美,是她心中最美好、最甜蜜的一幕。

    听到凤轻尘如这么高的评价,九皇叔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,状视不在意的问道:“你觉得,本王那个时候,有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“讨我欢心?”凤轻尘相当自恋的说道。那个时候除了她,这里就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摇了摇头,无视凤轻尘不高兴的神色,说道:“轻尘,不是每件事,本王都带着目的与用意去做。那个时候,本王没有讨你欢心的意思,只是自己想那么做罢了。”

    即使凤轻尘不在,他那天也会在荷塘吹笛赏景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凤轻尘低着头,蔫蔫地说道,心底有点小小的失落,这一次轮到凤轻尘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以为,九皇叔那天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讨她欢心、追求她,可结果人家根本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自做多情什么的,真是该死的丢脸。

    九皇叔看不得凤轻尘这副低落的样子了,可又不想说假话,便伸手揉了揉凤轻尘的脑袋,安慰道:“这么委屈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本王欺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欺负我了。”害她自做多情这么久,真丢人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绝不是故意的。当时,虽没有刻意讨你欢心,但能让你高兴,本王也满意。”九皇叔将凤轻尘拉到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那天,他想做的不是拿笛子敲凤轻尘,而是将凤轻尘搂到怀里。

    好话谁都爱听,凤轻尘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听到九皇叔这情意绵绵的话,当下就一脸幸福地回抱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算你会说话,原谅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今天很好哄,九皇叔不过三言两语,她就把这事放下了。与之相反,九皇叔却不是一个好哄的人,他还惦记着凤轻尘之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觉得本王阻止东陵三国与西陵之间的战争,有什么用意?”明明是凤轻尘想要问的问题,九皇叔不仅不回答,还反过来问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傻,就算自己心中有想法,这伙也只是摇头说不知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解释他的用意,只道:“本王阻止这场战争,就非得要有用意才行吗?”

    九皇叔不明白,他这是要多功利,才会让凤轻尘断定,他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有用意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要没有什么别的用意,你会做吗?”凤轻尘反问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九皇叔在凤轻尘心中的形象,和他自己想得不一样,听到凤轻尘这话,九皇叔有一种内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本王做事就非得要有用意嘛,本王就不能凭本心行事吗?如果本王说,本王阻止这场战争,是不想生灵涂炭,不想九州的子民做无用的牺牲,你信吗?”

    他当时就是用这个理由,说服隐篱先生帮他,说服宗城、安城、简城他们出兵。

    要是南陵锦行听到九皇叔这个理由,恐怕会撞墙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,九皇叔为了这么一个破理由,毁了他所有的盘算,更不能接受,自己败在九皇叔难得的大义中。

    一个天生的皇者,一个以争夺皇位为目标的男人,居然会这么“善良”,这种“善良”会要人的命好不好。

    好在,南陵锦行做梦也不会想到,九皇叔阻止这一场大战的原因,只是为了百姓,不然他一定会被九皇叔气得吐血,回头屠一座城送给九皇叔,让九皇叔为他“愚蠢的善良”买单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凤轻尘思索了一下,很用力地点头:“信。”

    反正,她是想不到,九皇叔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你真信?”这一次换九皇叔吃惊了。

    因凤轻尘这个坚定的“信”字,九皇叔的心情瞬间转好。

    要争夺天下,必会有所牺牲,九皇叔只希望将这个牺牲降到最低,要积道不管怎么打,死的都是九州大陆的子民,这种无意义的战争,能少打一场,就少一些牺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信?你也是人。”再凶残的杀人犯,都有柔软的点,更不用提,九皇叔又不是哲哲那个酷爱血腥、虐杀的小变态。

    说到哲哲,凤轻尘的眉头不自觉地紧皱,她好几天都没有看到哲哲了,也不知他最近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哲哲……凤轻尘心口突然一窒,面露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九皇叔关切的问道,刚刚还好好地,怎么一眨眼,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心口闷闷地,总感觉有不好的事要发生。”不知怎么的,一想到哲哲,凤轻尘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,我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。”越是想到哲哲,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强烈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