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4入城,最难测的就是人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4杀肖无错公式大全今晚开码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按凤轻尘的意愿,是不肯九皇叔共乘一骑、招摇过市的,秀恩爱和甜蜜什么的,也要看场合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民风开放的大唐,青天白日与男子共乘一骑,即使是夫妻也会遭人诟骂。

    可九皇叔实在坚持,再加上他们一行人入城后,天已黑,街上无人能看到,才应下。

    却不想,在城门口遇到了,要进城的楚长华。

    不管楚长华心里怎么想,面上却不会让人挑出错来,知道九皇叔要进城后,立刻就命令侍卫和车夫靠边,让九皇叔先行。

    之前她代表的是楚城,被九皇叔抢先进城,心里不忿。可现在,她是舟王的未婚妻,怎么也不能抢在九皇叔面前。

    九皇叔很淡定的接受,连看都不看楚长华一眼,径直从楚长华一行人身边走过去,在九皇叔看来,楚长华给他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楚长华还当不起他一个谢字。

    凤轻尘倒是颇为尴尬,对于楚长华,她也说不出是什么心里,开始觉得楚长华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因楚长华的到来,她陷入各种麻烦,被人指责、谩骂、嘲讽,虽然也有自身的问题,可楚长华却是引子。

    后来,楚长华推孙思行出来,她开始是厌恶的、不满的,楚长华既然和思行相处过,就应该明白思行的性子,实在不适合陷入权利斗争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现在楚长华要嫁给舟王,也没有把孙思行的事情暴露出来,这让她觉得,自己好像亏欠了楚长华。

    要知道,楚长华现在是皇家媳妇,要是楚长华把她和孙思行,在路上发生的事说出来,就算舟王能容思行,皇上也容不得。、

    皇家的媳妇,容不得外人亵渎半分,孙思行和楚长华同坐一辆马车,于礼不合,皇家不能拿楚长华如何,但绝不会让孙思行活下去。

    唉…她好像欠了楚长华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见凤轻尘叹气,九皇叔低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,“只是想到楚长华,有些感慨。她是一个很不错的人,却陷入这一滩烂泥中。”

    撇去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提,楚长华是这些贵女中,难得不娇纵、不刁蛮的人,凤轻尘还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她本身就处在烂泥中,要怪就怪她命不好,出身好,却没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,又无法像一个男子那般,担起城主的重任。”九皇叔将凤轻尘气抱紧,不满她在自己怀里分神想别人。

    和凤轻尘想比,楚长华幸福多了,至少有一个为她打算的父亲,凤轻尘要是没有挑起凤家的魄力,这伙早就被人踩到烂泥里。

    这世道对女子总是不公,凤轻尘也不再多想,只问:“她和舟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和舟王很好,你就别再想她的事,你不欠她什么,她和孙思行从头到尾都是不可能,不过是她自己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婚事将究门户相当,楚长华和孙思行差太多了,就算楚城主与楚长华都中意孙思行,孙思行也没有办法娶她。

    楚长华的婚事不是个人的事,她的婚姻是政治,关系到楚城的立场,他们既然来了东陵,皇上就不会允许,她选孙思行为夫。”

    孙思行无法担起楚城主的责任,无法为楚长华撑起一片天地,而楚长华也没有能力护住孙思行。

    这句话九皇叔没有说,但凤轻尘却是明白。

    门不当户不对的结合,至少要有一方,强势到可以挡住所有的风雨,一如她和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感激楚长华没有把孙思行的事说出来,以后,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,请你……帮楚长华一次。”算是还这个人情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九皇叔不会在这种小事,让凤轻尘不满,横竖不影响大局就好。

    过了城门口的检查,九皇叔再次加速,朝凤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楚长华坐在马车里,撩起车帘,借着微弱的火光,看着渐行渐远地凤轻尘,一脸向往,喃喃说道:“凤轻尘,我真羡慕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车夫没有听清楚长华说什么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楚长华此时已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说道:“进城。”

    马车进城,在岔路口正好与九皇叔一行人,朝相反的方向走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回来,管家就把豆豆的事情和凤轻尘说了,凤轻尘并没有责怪管家,只道:“回头我去看看,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她再害怕,也不能因杀手联盟的事,毁了自己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杀手联盟追杀她,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要是十年八年解决不了,她这辈子就不能行医,不能让病人进凤府了。

    简单地打理好自己,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,凤轻尘在带着春绘、秋画四人,朝豆豆所住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眼见就到了,却没有看到孙思行的影子,凤轻尘让人催了一声:“去看看,思行少爷怎么还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冬雪小跑地离开,凤轻尘则带着春绘三人进去,门口有四个护卫,暗中还有左岸与暗卫,凤轻尘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就看到一个少年卷缩在床角,那样子好像很不安。

    凤轻尘放缓了脚步,走了进去,拿起床头边孙思行写的医断结果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伤得这么严重,刀伤、抓伤,病人有自虐的倾向?”看到这一条,凤轻尘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最近怎老遇怪病人,哲哲有虐待倾向,现在又来一个病人,有自虐的倾向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诊断书放在一边,绕过病床来到另一侧,看到豆豆露在外面的肌肤红得吓人,再加上急促的呼吸,凤轻尘知道他应该是发烧了。

    身上有伤,还卷成一团,这样很容易把伤口挤开,凤轻尘正准备动手,帮豆豆躺好,哪知刚一伸手,门外就响起一阵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衡芜院起火了,孙少爷被火给呛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快,快救孙少爷。”

    小厮跑得快断气了,半途扳回的冬雪,也是上气不接下气:“快,小姐,孙少爷昏迷不醒,快去救孙少爷。”

    屋外,丫鬟小厮,一个喊得比一个大声,左岸一直隐藏在暗处,听到这声音后,给暗卫打了个手势,便朝衡芜院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人都是自私的,凤轻尘虽然有医生的原则,可在这个陌生病人和孙思行之间,凤轻尘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孙思行。

    这个病人只是发烧,再烧一伙也不会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收回自己伸出去的手,一个旋身就往外跑,可就在此时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