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16逃走,这账怎么算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种今天晚上出什么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因欧阳豆豆这场乌龙的暗杀,整个凤府都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管家忙着自责,护院忙着寻找可疑人,暗卫忙着审问豆豆,凤轻尘则忙着包扎自己的伤口,检查思行的情况。

    下手的人对思行很好,思行身上的毒素,只够他昏迷一天,出出汗就能排出来,凤轻尘给他打了一针,又挂了一瓶营养液,便把人交给冬雪。

    “照看好思行少爷,出了事,拿你的命抵。”这是凤轻尘第一次说这么重的话,可见今天的事,真是吓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冬雪连忙跪下,凤轻尘叫起后,便走了出去,刚走到门口,凤轻尘突然想起,她回府至今,还没有看到哲哲,连忙问道:“哲哲少主在哪?快,把哲哲少主找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心猛得一跳,好不容易压下去的不安,又再次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属下这就去找。”护卫不知凤轻尘要做什么,不过想到下午,哲哲到了病房,便不再多问,飞快地跑到哲哲住的院子,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哲哲少主不见了。”护卫脸色大变,急忙跑来回话。

    “哲哲不见了?”凤轻尘眼皮一跳,就在这个时候,豆豆也把哲哲卖了个彻底,把下午的事情,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豆豆原本是打死不说,以免在左岸面前丢脸,再说他就算说了,也不一定有人相信,毕竟哲哲只是一个小孩,没有真正和那个孩子接触过的人,绝不会知道那个孩子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可,豆豆实在受不住左岸的逼供加诱供,最后懵里懵懂的,就把这丢脸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出息。”左岸万分鄙夷地瞥了豆豆一眼,豆豆又炸毛了,可一动身上的伤就痛得不行:“疼死老子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谁让你笨到,被一个孩子耍着玩,就你这出息,以后别说自己是杀手,丢杀手的脸。”左岸重重地往豆豆头上敲了一记,也不管豆豆的伤没有包扎,径直出去。

    全是外伤,多躺两天就好了,正好让豆豆出点血,安分两天,免得惹事。

    左岸审问出结果,就来找凤轻尘:“是哲哲。”

    “哲哲不见了。”左岸和凤轻尘两人同时说道,随即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让人耍着玩了,哲哲借机跑了。”凤轻尘双手紧握成拳,一脸懊恼。

    该死的,她明明就有预感,为什么不多防备一下呢,要是她一进来,就问哲哲,说不定事情就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就有这么算计,魔教后继有人。也就是豆豆傻,才会被他利用。”左岸知道哲哲的身份,更清楚哲哲要是在凤轻尘手上丢失,魔教肯定会扒了凤轻尘的皮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…麻烦不断。杀手联盟还没有解决,又惹来一个魔教。

    “不能怪豆豆,是我太过疏忽了,我以为哲哲是真学乖了,没想到他不过是做做样子,好淡化我们的防备,借机逃跑。”凤轻尘吐了口气浊气,一脸疲倦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,左岸,麻烦你到处找找,也许哲哲还在府中。我现在去肃亲王府,找翟东明帮忙。不管怎么样,都要找到哲哲再说。”凤轻尘真正的头痛了。

    “行,我这就去找。我刚刚问了豆豆,联盟除了他以外,暂时没有派别的杀手过来,你在皇城内的安危,没有问题。”左岸还是很负责的,借机从豆豆嘴里问出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好,事不宜迟,我这就去肃亲王府,府内就交给你了。”凤轻尘怕时间拖久了,哲哲已经出城了,那样就更难找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左岸各自行动,左岸把凤府每一个角落都找遍,也没有找到哲哲的影子,而凤轻尘到肃亲王府时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顾不得失礼,敲响了门,却得知肃亲王府和翟东明都进宫了,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进宫?

    凤轻尘想到九皇叔也被皇上急诏进宫,便知肯定是出了大事,便不再多问,只让管家告诉翟东明一声,她来过就行了。

    借着月色,凤轻尘在护卫的保护下,朝云家走去。

    哲哲丢了,不仅她有责任,云家也脱不了干系,这个时候人多力量大,光凭凤府要找哲哲太难了。

    云潇被下人从被子里拖了出来,眼睛都还没有睁开,看到凤轻尘这个扰人清梦的主,便没好气的道:“凤轻尘,你知不知道,这是什么时辰,你来拜访也不挑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强压下哈欠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空和云潇多说,直接道:“哲哲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潇一个激灵,当下瞌睡全消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,哲哲从我府上逃走了。”凤轻尘再次重复一遍,云潇吓得不轻,连忙问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三言两语,将她和九皇叔如何惩治哲哲的说了一遍,又说哲哲又如何利用杀手联盟的人,制造混乱,趁机逃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妖孽不成,小小年纪,陈府就这么深。”云潇听到哲哲的“丰功伟绩”心下骇然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个孩子,大人也没有这本事、这手段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给我送了个什么东西就好。现在哲哲走丢了,我也不多说,责任都在我,我只要你派人帮我一起找。前后不到两个时辰,他肯定还在城内,我凤府人手有限,翟东明又进宫了,我暂时找不到帮手。”凤轻尘很干脆的把责任都揽了下来。

    哲哲虽然是云潇送来的,可却是在她眼皮底下走的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样的话,哲哲走丢,我云家也有责任。”云潇也很大男人,半点不推卸责任。“我现在就命人去找,你别担心。哲哲就算再有心眼,也只是一个孩子,他肯定走不远。”

    这下云潇也坐不住,立马站了起来,把管家叫来,吩咐云家上下,包括药铺里的人,全部动起来,寻找一个六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云潇干脆,也不多留:“找人的事就麻烦你了,天快亮了,我先回去换身衣服,我还要拜访王家,请锦凌帮忙。”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不早找王锦凌,而是王家家大规矩也大,她要是三更半夜冒冒然上门,只会给王锦凌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云家就不一样了,她是云家的供奉大夫,和云家关系不同,再加上哲哲的事,也与云家有关,她不找云潇找谁。

    “好,找到了,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,你也别着急,哲哲那个孩子不会吃亏。”云潇连忙安慰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摆了摆手不说话。

    哲哲再聪明又如何,依他那个暴虐的性子,肯定会闯祸,到时候没人帮他,他一个孩子拿什么和大人打,到时候吃亏的也就是哲哲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要是哲哲真要有个三长两短,她良心难安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