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22暧昧,豆爷你说话能正常点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1彩票安卓下载三肖中特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话说回来,西陵天磊确实很倒霉,他不过是打一个连城,怎么就引得天怒人怨了,惹来三国九城地联手讨伐?

    西陵天磊怎么也想不明白,他到底哪里做错了,之前南陵锦行出兵攻打了邰城嘛,不也没有人说事嘛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到南陵锦行打了邰城,没有受到九城的追究,西陵天磊也不会挑连城出来试水,结果……撞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同一件事,可下场却截然不同。南陵锦行从邰城捞到大把好处,他却因此被废,西陵天磊怎么可能不愤怒,从养尊处优的太子,变成占山为王的草寇,西陵天磊要是能高兴,那可真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的愤慨暂且不说,凤轻尘和王锦凌说了哲哲的事,又了解到九皇叔进宫商议的大事后,便直接回府了。

    到了凤府,第一件事就是把佟珏和佟瑶找来,让她们想办法收集西陵天磊的消息,最好弄清西陵天磊所占的那片荒野之地。

    到附近打听,有没有进入过那片地方,知不知道哪里的瘴气?哪里有沼泽?

    靠人不如靠己,东陵、南陵和北陵就是要打,也不会对西陵天磊赶尽杀绝,到时候西陵天磊往丛林一躲,那些将士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,也不会冲进去。

    可她不一样,如果有机会,她一定会冲进去,把西陵天磊给干掉。

    城门外的羞辱,她至今没有忘,要不是西陵天磊,她也不用背负那般难听的名声,差点被皇后逼死。

    之前西陵天磊是高高在上的磊太子,她动不了。可现在,他不过是被西陵皇上放弃的皇子,她杀了便是杀了,西陵还能以此为理由讨伐她不成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办。”佟珏和佟瑶没有多问,见凤轻尘一身肃杀之气,两个姑娘都不敢多话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事可以缓缓,这件事必须办好,另外,不许透露给外人知晓。”凤轻尘警告地看了佟珏和佟瑶一眼。

    她刚刚在王家,没有向王锦凌探听太多,就是怕王锦凌猜到她的意图,然后出面阻止或者先她一步,把西陵天磊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有些仇要亲手报,才能去掉心中的心魔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那一身吻痕,是西陵天磊弄出来的,她就恶心。即使过去这么久,想到这一点她依旧全身恶寒。

    她要亲手杀了西陵天磊,只有这样她才能把这件事,完全的放下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走后,凤轻尘坐在椅子上发呆,想起之前的种种,不自不觉便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世人只看到九皇叔对她的疼宠,只看到她风光无限。可有谁知,她这一路走来,是何等得艰难?她这一路走来,面临了多少次生死难关?

    她有今天,有九皇叔的功能,可更多的是她自己不曾放弃过自己,不曾向命运妥协。

    不知坐了多久,等凤轻尘回过神时,天已大黑,凤轻尘吸了吸鼻子,将脸上的泪擦掉,召春绘进来,给她打水净面。

    春绘和秋画进来时,看凤轻尘一脸泪痕,两个丫鬟都不敢说话,低着头将水放好,又乖乖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们很清楚,姑娘从不苛待下人,平时也极好说话,却不是没有规矩的人,她们要多做少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冷帕子敷了敷眼睛,确定眼睛不再红肿后,才出门。

    “小姐,思行少爷醒了,晚膳是和思行少爷一起用,还是单独用?”春绘见凤轻尘情绪不高,连忙挑凤轻尘喜欢的事说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思行,把膳食摆到思行房里。”果然,一听孙思行醒了,凤轻尘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春绘、秋画暗松了口气,路上又说了孙思行醒来后的事,凤轻尘一路听着,偶尔也会回应两句。

    快走到安置病人的地方时,凤轻尘突然停了下来,严肃的道:“昨天晚上的事给我禁口。府内不许再提哲哲的事,有人问起,就说哲哲被他父亲接回去了,对思行少爷也这么说。另外,欧阳豆豆的事也瞒住,不许外传半分,尤其不能让思行少爷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春绘和秋画一脸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告诉管家,让管家看好府中的人,有人敢乱嚼舌根,我立马把人卖到北陵去。”凤府已经卖了一批,她不介意再卖一批。

    人口买卖在这是合法的,既然生活在这里,她行事当然就按这个世界的规则办,要是她拿出现代那套,一味的好说话,这些下人看她一个弱女子,不欺她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办。”春绘和秋画不敢耽搁,提起裙摆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们很清楚,凤轻尘说到就会做到,哪怕是她们,也是说卖就卖,而九皇叔绝不会为她们出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人朝孙思行住的病房走去,可思行却不在屋内,凤轻尘拉了一个小丫鬟问道,那小丫鬟平时只做粗活,第一次遇到凤轻尘问话,紧张得半天都没说清楚,凤轻尘耐着性子,好言安慰,才知道孙思行去了欧阳豆豆那里。

    欧阳豆豆。提到这货凤轻尘就头痛,不过凤轻尘还是打算去看看,免得思行被欺负了。

    按凤轻尘的命令,欧阳豆豆住的地方没有护卫也没有下人,凤轻尘走到欧阳豆豆的门前,也没有人通报,正准备敲门声,屋内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你轻点呀,痛痛痛啦。”这是欧阳豆豆的声音,还带着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“别,别这么用力。啊啊啊……还是硬不起来。”依旧是豆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,别碰那里,好痒呀。”还是豆豆那货。

    “你再揉一下,刚刚那样很舒服。对,就是这样……”舒服的某豆爷直哼哼。

    “硬了没,硬起来了没?我还有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不会变太监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无比庆幸,自己是个有礼貌的孩子,在自己家还知道敲门,要是她直接进去,估计三个人都会尴尬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不就是思行给欧阳豆豆看那处的伤嘛,只是豆豆那话,实在太容易让人想歪了。

    汗。凤轻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左右看了一眼,确定周围没有人,便淡定的离去,同时让两个护卫在院外看着,不许任何人进去。

    豆豆怎么样她不管,可千万别让人误会了她徒弟,她徒弟可是好孩子,以后还要娶妻生子呢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