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25祈福,豆爷牌小跟班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小姐一码一肖期期准2018香港马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哲哲还是有善良的一面。 ”凤轻尘感慨的道。

    依哲哲的聪明,他要从那些拐子手上,悄无声息地逃走,根本不是什么难事,可哲哲却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明知自己一出手,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,可为了救那些孩子,他还选择动手杀那些拐子,引来官差解救这些孩子。

    “善良?也许吧。”九皇叔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就没有从哲哲眼中,看到善良的影子。不过哲哲此举,倒也是以暴制暴,虽然手段残忍了一点,可与其让他对普通人残忍,九皇叔宁可哲哲把他的残忍,用在这些坏人身上。

    和凤轻尘一样,九皇叔对这些拐卖孩子的人,也是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做坏事可以,可对无知的孩童下手,就太没有人性了,这样的人落在他手上,也绝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,出城找哲哲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,因为不是办公差,九皇叔也不用带他的亲兵护卫,只需要带几个暗卫,暗中保护就行。

    除了暗卫外,左岸也是不能少的,离开皇城,谁知会不会碰到杀手,安全起见,把左岸带上绝对是不会错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临出发前,不知谁泄露了消息,居然让豆豆知道,凤轻尘要去找哲哲的事。

    豆豆一听,死乞白赖地缠着凤轻尘,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,说是要找哲哲报仇。

    豆豆的恢复力相当强,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,被凤轻尘踢伤的命根子,也有反应了,再吃几副药就可以和以前一样了,想要祸害多少花魁娘子都行,跟凤轻尘出城,也没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九皇叔之前听凤轻尘说豆豆的性格很独特,还没有多想,这伙见识到豆豆的独特属性,直接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这货是什么人呀,他就不知道丢人嘛,一大把年纪了,还跟个孩子似的,哲哲也没有这么会撒娇,这欧阳豆豆比哲哲还孩子气。

    可不爽归不爽,还是那句话,豆爷背景太大,你不爽的话可以出手打他一顿,但千万别把他打死。

    而九皇叔……好吧,虽然九皇叔很想痛揍豆豆一顿,可他的骄傲,让他无法对一个身上有伤,又毫不还手的人出手。

    豆豆似乎吃定了九皇叔,九皇叔要打他,他绝不会还手,只会在地上打滚,说九皇叔欺负他,害九皇叔怎么也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九皇叔真想知道,杀手联盟那几个老怪物是怎么养的,居然能养出这么一朵奇葩,让人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。

    豆豆的缠功无人能及,凤轻尘和九皇叔拿他没法子,再加上左岸说,有豆豆在,那些想要杀凤轻尘的杀手绝不敢动,九皇叔和凤轻尘想了一下,便决定把豆豆带着身边。

    豆豆虽然闹了一点,可他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,少了那些杀手的骚扰,他们这一路上会顺利许多。

    有豆豆跟着,左岸就没有必要同行了,凤轻尘把左岸留下来保护孙思行,左岸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作为技术宅,左岸本身就不愿意往外跑,跟着凤轻尘一天到晚往外跑,就表示他没有时间做实验。

    而豆豆则不同,他是一个坐不住的人,哪里有好玩的事,他就往哪里跑,有豆豆跟着凤轻尘,大家都圆满了,至少左岸很圆满。

    三个人,在天还未亮时就出了城门,他们的目的地很明确,那就是哲哲上一个犯案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等到他们刚达到那个县城时,哲哲又在另一个县城,做下同样的命案,手法一样的残忍、血腥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这小子还是正义化身。”豆豆身上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,不过连续骑了几天马,有几较深的伤口又绷开了,整个人透着一股病弱的苍白。

    不过这孩子死倔,成天到晚嘻嘻哈哈的,半句痛都不哼。

    凤轻尘冷眼看了几天,想到豆豆护身符的作用,怎么也无法对他冷下心来,在出行的第五天,凤轻尘终于心软,拿了药和绷带来找豆豆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。”想到要给豆豆包扎伤口,凤轻尘心里就有疙瘩。

    要知道,豆豆那一身,都是为了杀她才弄的,她这伙却要给豆豆包扎,她这是得多善良,多圣母来着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,她实在无法看着豆豆明明痛得要死,却故作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豆豆其实是个没心没肺的人,要和他较真,只会把自己气死。所以,她就大人有大量,把上次暗杀的事忘掉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做了半天心里准备,才说服自己不计较豆豆杀她之事,结果豆豆不仅不领情,反而一脸惊恐,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颤抖的道:“凤,凤轻,你,你要做什么?你可别乱来哦,我,我会喊人的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将托盘放在床边,拉了个凳子做了下来,没好气的道:“喊吧,你就是喊破喉咙。也没有人来救你,快点把衣服脱了,我没空陪你磨叽。”

    真当她乐意来呢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豆豆一脸扭捏,就好像黄花大闺女一般,那羞怯的样子绝对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豆豆这货虽然大大咧咧、脸皮又厚,可在某些方面,他却相当纯情,他根本没有和女孩相处的经验,更不用提在女子面前宽衣。

    “豆豆别闹了,把衣服脱了,你身上的伤口裂开了,再不重新上药,会越来越严重。”凤轻尘好声好气的安慰。

    豆豆这家伙吃软不吃硬,脾气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“你把药留下,我自己来。”豆豆死活也不肯在凤轻尘面前脱衣服,气得凤轻尘直接动手:“你自己要是会,要大夫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凤轻尘我求你了,你放过我吧。”豆豆抱着衣服拼命的闪躲,他知道凤轻尘没有武功,也不敢出手把凤轻尘震开,以免伤了她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,我放过你,谁放过我,快点,我可不想因为你,耽误我们的行程。”就豆豆这样,凤轻尘真心无法把他当男子汉看待,动起手来完全没有心里负担。

    凤轻尘执意要剥了豆豆的衣服,给他医治伤口,以免他在半途中伤势加重,豆豆却执意不肯在凤轻尘面前脱衣服。

    拉扯间,凤轻尘直接半跪在床上,死活要把豆豆拉出来,两人越闹越大声,很快就引来了隔壁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吗?”九皇叔站在门口,阴沉着脸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为雅安祈福,为雅安尽绵薄之力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