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33看戏,豆爷我来救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小鱼儿玄机二站30码资料erp系统可以自学吗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特意选在金沙县动手,就是因为这个地方,有六个性情暴虐的重刑犯,这六人都是随后就要处斩和重犯。

    九皇叔让这六人,是后发挥一下用处,让他们好好地调教调教哲哲,让哲哲明白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    五天,九皇叔把哲哲丢在重刑犯大牢整整五天,不闻不问,也不许凤轻尘去查看。

    豆豆要看九皇叔没有阻拦,只是不许他告诉凤轻尘,那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豆豆是个爱凑热闹的家伙,当天就去了,回来后大忽九皇叔英明,做得太好了;可是第二天回来时,豆豆就笑不出来,只是深深地看了九皇叔一眼。

    第三天,豆豆直接白着一张脸回来了,看也不敢看九皇叔。第四天豆豆回来时,双腿已经打抖了,小声为哲哲求饶。

    九皇叔施舍了豆豆一个眼神,然后不再鸟他。

    九皇叔派了人盯着,那些人会保证哲哲死不了,九皇叔半点不担心哲哲的性命。

    哲哲能一刀一刀,让人生生痛死,能把人的肉脏挖出来,再回塞那些人嘴巴里。和哲哲所做的相比,他现在所受的这些,实在算不得什么,毕竟他没有死。

    第五天,豆豆怎么也不敢去看了,窝在床上挺尸,不停地说自己不舒服,说凤轻尘给他看看。

    刚开始凤轻尘还以为豆豆只是说说,结果发现豆豆真是受了惊吓,凤轻尘便担心了,连忙问豆豆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豆豆抿嘴,嘴巴闭得紧紧地,不停地摇头,摆明了不肯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对哲哲的?”问豆豆没戏,凤轻尘又去问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不是九皇叔不说,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,不过哲哲不会太好过,这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倒不好奇,只是有些担心,不过想到只有半天的功夫,也就不再多问,只按九皇叔的吩咐,准备好药与绷带,等着哲哲回来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九皇叔的手下,将哲哲抱来回来,哲哲一身是血,全身脏得不成样子,小脸凹陷得吓人,一副饱受惊吓的模样,至于到底伤得多严重,就要把衣服脱了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看到哲哲这样,凤轻尘倒没有多惊讶,她早就想到哲哲会受伤。

    凤轻尘让人把哲哲抱回房,让下人送来热水,好给哲哲清理。

    凤轻尘准备跟进去,却被九皇叔拦住了:“你别去,这府上有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哲哲应该是皮外伤,我跟去看看。”凤轻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皮外伤,还有其他的伤势,你别不用担心,本王为他准备了专门的大夫和药。”九皇叔执意不让凤轻尘进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让凤轻尘看到,哲哲身上的肉,被人一块块咬下来,身上没有一处完好,估计会和他翻脸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九皇叔坚持,也不执意冲进去,只问道:“这府上有大夫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大夫了,老夫不就是嘛。”救场子的玄医谷谷主,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:“轻尘丫头,你这是要和我抢病人?”

    “谷主?你怎么来了?”凤轻尘连忙回头,看到玄医谷谷主,立刻相信了九皇叔的话。

    玄医谷谷主的医术比她强,她只擅长外科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来了,怎么?不欢迎我,嫌我打扰到你们了?”玄医谷谷主横眉竖眼的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他很讨厌凤轻尘。

    好吧,他确实是很讨厌凤轻尘,谁让凤轻尘不把孙思行让给他。这年头,找个好徒弟容易嘛。

    “哪的事,谷主快去看看吧,那个孩子好像伤得不轻。”救人要紧,玄医谷谷主不在乎,凤轻尘却不想和玄医谷谷主胡搅蛮缠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伤又要不了命,紧张个什么,有老夫在他死不了。”玄医谷谷话虽如此说,却加快了朝室内走的速度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想跟过去,却再次被九皇叔拦住了:“有谷主在,哲哲不会有事。欧阳豆豆不是受了惊嘛,你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又不是笨蛋,九皇叔一再阻拦她进去,她要不多想,那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把哲哲怎么了?”凤轻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不过是把他丢进重刑犯的牢房里,让他明白什么叫折磨。”九皇叔说得轻描淡写,怕凤轻尘不信,又补了一句:“他怎么虐杀别人的,本王就怎么对他。不过,本王比他有分寸,不会伤到他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他让人暗中保护哲哲,一旦那六个犯人做过火,或者伤及哲哲的性命,就会有人出来阻止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五天,哲哲也只是吃了些苦头,并没有爱到污辱,九皇叔还没有坏到那个地步,不至于对一个孩子,下那样的狠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去管了,等哲哲没事了再说。”凤轻尘叹了口气,没有再坚持,转身朝豆豆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她要再不明白,就得笨死了。

    哲哲最爱做什么?他最爱把人家的肉一块一块削下来,高兴的时候就把这肉烤了,再塞回那人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爱在人身上划一道口子,然后把虫子什么的,往伤口里塞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既然是比照哲哲,虐杀别人的手法,来对待哲哲,那么哲哲身上估计没有几两肉,她没有医死人生白骨的本事,把哲哲交给玄医谷谷主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凤轻尘走后没多久,玄医谷谷主就从室内冲了进来,朝九皇叔大吼大叫:“我说你嫌银子,没地方花是不是。这破孩子身上全是伤,你居然要我用生肌膏救这个破孩子,你要救他,当初就不要这样的狠手,你知不知道生肌膏多难得,我好不容易才炼出十瓶,你居然要我全部拿来救这个孩子,你是不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谷主,你知道我没有疯,凤轻尘要救他。”九皇叔神色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样,他才不管哲哲的死活,魔教都快要灭了,一个小小的少主又算得了什么,也只有他那皇兄,会因为麻烦不想让哲哲出事。

    “你,你你……色心不改的家伙,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,浪费我辛苦炼的药,总有一天,你会被凤轻尘给卖了。”玄医谷谷主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那么多伤口,就是一个地方涂一点,也要好几瓶,玄医谷谷主一想到,自己辛苦炼的药,就这么浪费了,就一阵肉痛。

    败家的孩子,败家的孩子呀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