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65跪下,你连当狗的资格都没有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彩票开奖香港马会第七马资料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曲惜花慌不择路,误入圣地埋骨之地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怎么走到这时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座座坟墓和墓碑,曲惜花眼中闪过一抹懊恼,如果有墙,他肯定会用力一捶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方来,要是这些坟墓被毁了,他就是魔教的罪人,就算九皇叔肯放过他,魔教上下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曲惜花心里急,步子也就零乱了起来,豆豆师父一看就明白,曲惜花很重视这些坟墓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人死为大,就算是魔教中人,也不希望自己的先人被人打扰,主坟被人挖了。

    看墓碑上的字,这里埋得都是历代魔教教主,要是这些教主的坟墓被毁,那曲惜花这个教主也当到头了。

    守不住先人的基业,现在连先人的坟墓保不住,曲惜花如何服众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动死人坟墓这种事,豆豆师父还是做不出来,这太小人了。

    豆豆却不这么想:“师父,这有什么好犹豫的,魔教死了那么多人,只有教主才能下葬,咱们这么做,也是为这些魔教教主着想,让他们与属下同甘共苦。”

    同甘共苦,是这样用的吗?

    豆豆师父责怪地看了豆豆一眼,再次懊恼,他没有把豆豆教好呀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。”曲惜花听到豆豆的话,也不跑了。

    “切,你当你是谁,我们有什么好不敢的。”豆豆二话不说,一脚就将身边的墓碑给踹断了,一脚踩在墓碑上,嚣张得道:“豆爷我今天就砸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混蛋,你就等着被尸虫啃噬而死。”曲惜花惨白的脸,胀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别拿尸虫吓你豆爷,你豆爷不是吓大的。也就你把尸虫当回事,豆爷我根本不在放在眼里。”豆豆一脸傲娇,好像自己是抗尸虫的大英雄。

    曲惜花的瞳孔猛得放大,眼中闪过一抹惊恐:“你,你们没有中尸虫?”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他挑选的那些尸虫,不仅无毒而且特别细小,尸虫是雪白色的,软棉无骨,夹在棉花里,看不到也摸不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,你真是笨得可以。你没见到九皇叔根本不理会你,我们也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嘛。也只有你自我感觉良好,自以为是说一堆狗屁不通的话。曲惜花,你乖乖受死吧,豆爷我好心,还能留你一个全尸。”豆豆举起手中的剑,朝坟堆中间一砍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尘土飞扬,那小土丘中间凹了一块,好在那坑还算深,并没有看到棺材。

    曲惜花大受打击,这个时候,他也顾不得坟墓了,踉跄后退,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,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,原来我真是跳梁小丑,你们根本没有中尸虫,亏我还自以为是,沾沾自喜,想要以此来要挟你们,没想到你们根本没有中招。你们看我在那里自话自说,自以为是的威胁你们,想必在嘲笑我吧,觉得我很可吧?”最大的悲哀,莫过于自以为奸计得逞,结果却发现,自己被人当成戏子一般戏弄,之前的狂妄自信,此刻都变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值得我们嘲笑。”豆豆师父不说则已,一说就是戳人心窝子。

    曲惜花好大喜功,自恃甚高,自认高人一等,嫉妒心又重。看到九皇叔气质无双,都能阴暗得想要毁掉,这伙被豆豆师父如此折辱,又怎么能忍。

    曲惜花阴冷地看着豆豆师父,怒吼:“你们敢戏耍本座,你们都该死。”最大的底牌没了,曲惜花整个人都快崩溃,他现在只想杀人

    “切,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,豆爷我才没有闲情戏耍你。”豆豆这话更毒,曲惜花险些失去了理智,好在紧要关头,看到紧追而来的黑骑,曲惜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手上根本没有,可以威胁九皇叔的东西,他必须另想他法。

    曲惜花双眼通红地看向哲哲,冷笑:“你这条九皇叔养的狗,本座今天就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曲惜花一眼就看出,豆豆实力弱,集中火力朝豆豆攻去,试图拿豆豆当人质。

    一般人听到这话肯定会气得跳脚,可豆豆却是个奇葩,听到这话只觉得好玩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狗?豆爷我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被人说成狗,这个说法还真是新奇了。不过狗又如何,总比你连当狗的资格,都没有的好,就你这个样子,就是了跪在九皇叔身边,给九皇叔舔鞋子,九皇叔都会嫌你脏。

    我真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,别说九皇叔身为东陵亲王,身边能人异士一大堆,根本不可能着你的道,就算真着了你的道,依皇室人的骄傲,他也不可能为你这个草寇卖命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,居然敢要九皇叔跪在你脚边,听命于你,你还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。

    难道你不知,那些朝廷亲贵,根本看不起粗野的江湖人吗?更不用说你这个邪门歪道了,你这样的人,就算是给九皇叔当狗,九皇叔都会嫌弃你。这些年,各国皇室不愿意惹你,你真以为人家是怕了,人家那根本是不屑。”豆豆一边打,一边霹雳啪啦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他这些话也确实有道理,学得文与武,最终都想卖得帝王家。

    如果朝廷肯招揽,那些江湖侠客十有**会心动,漂泊流浪的生活,哪里比得上荣华富贵、大权在手,只不过朝廷不屑招揽这些,想要享受富贵,又自命清高的江湖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连不着边际的豆豆都明白,曲惜花却不明白,一味的追求权势,却忘了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,也没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说得就是曲惜花这样的人,在小小魔教作威作福,便以为自己真能一统天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,曲惜花为人虽傲,可武功确实不弱,几番交手下来,豆豆渐弱下风,背部被踢了一脚,而曲惜花也是不依不饶,紧追豆豆不放。

    “曲惜花,这世间有很多,是你惹不起的,当着我的面欺负徒弟,你还真是不知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”豆豆师父不再旁观,徒手冲上前,挡在豆豆面前。

    曲惜花招式阴狠,豆豆师父也招招毒辣,两人都不是正统的武林中人,曲惜花眼中闪过一抹诧异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就敢随便得罪人。老夫真不知是要夸曲教主你艺高人胆大,还是狂妄无知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豆豆师父趁曲惜花失神间,出了一个阴招,一脚踹在曲惜花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曲惜花痛叫一声,双腿不受控制得跪了下去,正好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求月票!先四更吧,今天看情况,有空我就加更,大家表等呀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