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67舍弃,冷血无情在九皇叔之上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现场最快开奖直播2018pk10计划杀一码网页免费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行人,带着曲惜花朝西南方向走去。品 书 网 (w W W  V o Dtw  c o M)不多时,便看到一地的蛇尸,和无数的毒虫。

    “这哪是人呆的地方。”豆豆抖了一下,一副嫌恶的样子,差点失手把曲惜花丢进尸堆了。

    不怪豆豆如此夸张,实在是这一堆的尸体,太恶心了,黑骑太凶残了,下手完全没有美感,一地的烂肉和血,比凶案现场还要血腥。

    九皇叔拦腰将凤轻尘抱起,轻轻一个掠起,便跃过这尸堆里,带头往前冲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阻碍,都被黑骑提前清理了,沿途都有黑骑留下的记号,九皇叔和凤轻尘,只要沿着记号走就行了。

    黑骑的强大,毋庸置疑。豆豆一脸羡慕地看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拥有一只如此强悍的铁骑,真的很让人嫉妒,如果条件允许,他也想要……

    当然,豆豆只能想一想,他没有那个财力支撑一只三万人的队伍,也没耐心花十五年,去训练一只兵马。

    很快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看到一个洞口,两人相视一眼,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又是洞?你这是多爱打洞来着。”豆豆不满地哼哼,提着曲惜花甩来甩去。

    曲惜花一脸怨毒,双眼散发着阴狠的毒光,嘴角的血不停地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这是对我横?”豆豆挑眉,一脸鄙夷。

    这曲惜花还真是看不明白,他自己中了剧毒,四肢和武功又被废了,要不是九皇叔说,不能让他这么快就死,曲惜花早就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将死之人,他居然还在这里耍横,他难道不知自己有多可笑嘛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人,豆豆一点也不同情,进了山洞后,豆豆就一路拖着曲惜花,就好像拖死狗一样。、

    一路留下一滩的血,曲惜花虽愤怒却无力反抗,甚至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山洞里面很大,就好像一个小村庄一样,街道和房子,一间一间并排而立,可以看得出,魔教的人,在建这个避难所时,费了很多的心力,可惜……

    这处地方,还是没有保住魔教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一路往里走,直到来到山洞的大殿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黑骑见九皇叔进来,唰的一下站直,齐齐朝九皇叔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扫一眼殿内的情况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殿内,黑骑已占领了主控权,将所有魔教活口带了过来,圈在一处。

    留在这山洞里的,全是老弱病残,他们面对强势的黑骑,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,再加上……

    哲哲在这里。

    就算为了哲哲,这些人也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哲哲这个时候,倒是颇有少主的气势,他站在众人的面前,小身板挺得笔直,见九皇叔和凤轻尘进来,眼中闪过一抹惊慌。

    抬头,又看到豆豆拖着曲惜花进来,哲哲的瞳孔猛得放大,随即又冷静了下来,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,只是小小的手握成了拳头,像是在极力忍耐一般。

    哲哲的表现,九皇叔尽收眼底,颇为赞赏地看了哲哲一眼,便朝主位走去,旁若无人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过去。”豆豆像是丢垃圾一样,把曲惜花丢到中央。

    曲惜花跌了个狗吃屎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哲哲极力克制自己,努力将自己视线移开,不停地在心中提醒自己,他是圣教的少主,他要为圣教的人着想,圣教只剩下这点人了,他不能因为父亲,而让整个圣教被灭。

    “曲教主,你有一个好儿子,比你聪明。”九皇叔的赞美,并没有让曲惜花高兴。

    他都要死了,魔教的主力也被九皇叔的黑骑灭了,就算哲哲再好,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才不管曲惜花想什么,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,自顾自地说道:“曲教主,事已至此,我们是不是该谈谈,魔教这些人何去何从呢?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曲惜花在地上挣扎着,嘴里发出惊恐的声音,一脸的愤怒和绝望。

    圣地所有人都在九皇叔面前,九皇叔只要抬抬手,就能要这些人的命。

    被黑骑圈管起来的人,也一个个绝望地低泣,其中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,九皇叔铁石心肠,没有丝毫动容,凤轻尘终归是弱了一点。

    或者说,凤轻尘心狠,可她对孩子狠不下来,九皇叔也发现了,只是现在的情况,容不得他仁慈。

    九皇叔越过曲惜花,看向哲哲:“曲教主既然没办法和本王谈,那么,哲哲少主你现在可有资格代表魔教?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话,根本不给哲哲拒绝的机会,说出去有欺负孩子的嫌疑,可又何尝不是给魔教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愿意谈,总比什么都不说,直接下令灭了魔教来得好。

    哲哲上前一步,重重点头:“我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那我们就谈谈,这事件如何了?”魔教算计九皇叔在先,九皇叔今天就是把魔教上下全部杀尽,外人也不会说九皇叔半句不是。

    哲哲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,虽然没有成人那么稳重、成熟,却比他父亲通透多了,也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哲哲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说,走到中间,咚的一声跪在九皇叔面前,给九皇叔磕了三个响头,把脑门都磕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我父亲的不是,冒犯了九皇叔,九皇叔您要杀要剐,曲哲绝无二话。”代父认罪,大义灭亲。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,哲哲这份做派,让人说不出他半句不是。

    “曲少主果然年少不凡,这份狠厉,这份绝情,就是本王亦不如。”九皇叔明着是夸奖,实则却是嘲讽。

    哲哲那话是说,全是魔教的错,无论九皇叔如何处置曲惜花,他和魔教都接受,并且不会有报复的念头,九皇叔想的话,随时可以要曲惜花、或者魔教任何一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哲哲明白,无论是他还是魔教,都没有能力报复,想要从九皇叔手上活上来,就必须让九皇叔出气。

    这本没有什么错,身为魔教少主,哲哲这样做是对的,牺牲一个人,可以换来魔教其他人生存的机会,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可是,哲哲才六岁,被他毫不犹豫舍弃的那人,是他父亲呀!

    小小年纪,就能如此狠绝,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再次感慨,哲哲果真是天生冷血,虽说曲惜花也活不久,可哲哲这种说舍就舍的态度,却让凤轻尘觉得伤感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父亲都能如此舍弃,对别人,他还能有多少感情?

    小小年纪就这样理智,实在是可怕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