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96暗杀,血雨腹风入楼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马王中王全年资料六合开奖结果2014102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遇袭的真相是什么,那不重要,只要九皇叔咬定自己被人伏杀,而其他人又拿不出证据,证明这是九皇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那么……

    凡是有嫌疑的人,都要为九皇叔遇袭付出代价,九皇叔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,有仇报仇才是九皇叔的原则,才能让皇上相信,九皇叔是真得差点就死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不得不死,不然就没有人相信,九皇叔是真的出事了,杀掉这些人的得力属下,也是为了告诉皇上,他东陵九不是好欺负的,也不屑和这些人结交

    对方只有十人,可黑衣人却比对方多出数倍,小巷子里的打斗声,很快就停止了,腥红的血流了一地,黑衣人头领朝属下比了一个手势,十俱尸体很快就被拖走,一桶桶清水冲了过来,半点痕迹不留……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这群人迅速隐入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小巷里一片安静,空气中隐隐透着一股清香,就像是没有人曾经来过,也没有人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群黑衣人就像幽灵一样,在小街小巷穿梭着,阴沉沉地走到目标身边,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时,便将人绞手。

    杀人,不需要光明正大的手段!

    楚城主暂住的落院里,一条条绳子挂在外面,而里面则吊着一排排的人,这些人面色发紫,双脚无助地在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城外的崔家的庄子上,一阵嘈乱的追杀声响起,有三个大汉满脸惊恐地朝外跑,他们身上到处是伤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不多时,追杀他们的黑衣人,就追了上来,没有半分客气,一刀捅进对方的害,脚一踢,把人踢进林子里。

    就算刚刚那一刀不死,摔进林子里也只有被野兽分食的命。

    王家、谢家、肃亲王府一个都不少……

    豆豆拿着地图,终于来到符临家中,豆豆将地图收了起来,握了握拳:“这一担生意,我一定会做好。”

    把黑色面巾一拉,豆豆那双清澈的眸子,崩发出森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,这些人就是害他们,不得不去瘴气林的原因,想到在瘴气林里受的苦,豆豆杀机肆起。

    符府……守卫没有想象中的森严,也没有想象中的大,豆豆很快就找到了目标,以最快的速度,将对方绞杀后,又迅速将尸体藏起来。

    皇宫里,左岸抱着剑,轻巧地避开了皇宫的侍卫,一路往里走。

    有九皇叔提供的地图和守卫安排,左岸没有发出半点异动,一路来到后宫。

    今晚,皇上在青宁殿凌幸喜妃,而左岸的目标就是喜妃。

    左岸跃至屋顶,凭借超高的记忆,找到皇上与喜妃所宿的屋子,左岸移开瓦片,露出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只一眼,左岸就确定了攻击的位置。

    将瓦片归位,左岸再次移开左手边第五块瓦,带着戒指的中指,正好对着那缝隙,只听见“噗”的一声,躺在皇上的喜妃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,头一歪人就去了。

    皇上躺在喜妃身边,一点反应也没有,睡到半夜,发现身边的女子身体冰凉,皇上贪凉将人抱在怀里,继续睡。

    喜妃面容不变,身子也没有僵硬,只有眉心那一点红,告诉众人她是死余非命……

    一夜之间杀死这么多人,不可能没有动静,逐风楼的众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一脸愤怒,面上青紫难辩,却没有一个出来说话,符临看了众人一眼,站了起来:“九皇叔,刚刚臣的属下来报,洛王、舟王的护卫被人斩杀,王、崔、谢三家死几位护卫,在场的几位大人,都死了好几个属下,唯独九皇叔你的人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质问,也是怀疑了,所有人都看向九皇叔,只有不知情的翟东明愣在位置上,直勾勾地看着九皇叔镇定的面容,心里无比震惊,随即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报复的手段,实在太男人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无视众人的视线,拂了拂衣袍,站了起来:“既然人都死了,今晚这场宴席也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往外走,洛王一激动上前将拉人拦住,舟王慢了一步,也立马上前,挡住了九皇叔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为什么?”为什么要对他们的人下杀手,他们的确从九皇叔手中抢了食,可政治本就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质问本王?”九皇叔反问。

    “侄儿不敢。”洛王和舟王同时低头,只是心中万分不甘,其他几位官员,看两位皇子不说话,也不敢多言,谢家主气得青筋都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可以借这顿饭,缓和一下与九皇叔之间紧张的关系,没想到九皇叔居然趁机对他们的下黑手。

    谢家主看向王锦凌与崔浩亭,想看这两人有何表示,结果这二人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王、崔二家损失更多,谢家主都要怀疑这件事,是九皇叔联合王崔两家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人都站了起来,想要九皇叔给个说法,可九皇叔完全没有了解释的意思,洛王犹豫再三,解释道:“九皇叔,侄儿当时在瘴气林,他们都是跟在侄儿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洛王这是在告诉九皇叔,他根本没有下手的动机,而他死的那几个属下,全部在瘴气林,就算是他下得手,也不可能是那几人动得手。

    能留在身边,做贴身护卫的人,清白忠诚不用说,就是实力也不凡,这些人培养起来不容易,瞬间就死在九皇叔手上,洛王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和洛王一样。

    九皇叔杀死的人,都是他们的左膀右臂,他们怎么能不愤怒,众人都看着九皇叔,等九皇叔回答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个个看过去,最后落在洛王的身上,嘲讽的道:“皇上查了一个月,都没有查出下手的人,你们说……本王该怎么办?本王可是死了一批死忠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话是在告诉众人,他死了一批心腹,这些人就要拿一批心腹来赔他。

    噗……在场的几个人,气得快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种无差别攻击实在太无耻了,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凭什么要被九皇叔迁怒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这事与侄儿无关。”洛王和舟王强压下口中的腥甜,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九皇叔杀了他们的人,总要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笑:“你们忘了,本王出自东陵皇室,皇室中人最爱迁怒。你们要怪就怪对本王下手的人,你们因他被本王牵怒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九皇叔就从洛王与舟王中间走了过去,舟王和洛王被撞得跌在一旁,当场吐了口血。

    这事……确实该怪那个对九皇叔下手的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把九皇叔弄死,居然让他活着回来,真正是该死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