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95鸿门,逐风楼道玄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解一肖120期吗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逐风楼三楼靠东一面,是一个池塘,池塘里什么都没有种,只有几片浮萍。

    风吹来,带着丝丝的湿气,哪怕是在盛夏,逐风楼也依旧清爽宜人。

    靠东那面,半截楼临空,坐在那里视线极好,不仅能将逐风楼的景色尽收于眼,还能看见一楼的大厅,那一幅幅对联,随风飘荡,漾起层层波浪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今日逐风楼被九皇叔给包了,那要对上对联,才能入门的规矩当然也改了。

    入门的时候,洛王的眼睛下意识往四周望了望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处,也不见九皇叔出来迎客。

    摸了摸已消肿的脸颊,洛王眼中闪过一抹恨意,很快又消失了,举步朝三楼走去。

    他到要看看,九皇叔一来皇城请他们是何意。

    九皇叔身为主人,虽然没有出去迎众人入厅,却早早地到了,自然而然地坐在首位,而他身侧分别是王锦凌与崔浩亭。

    洛王脚步一顿,朝九皇叔问好后,便望着崔浩亭与王锦凌,笑骂道:“你们两个来得可真是早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宴请,我等哪敢晚到。”崔浩亭笑着接话,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锦凌也只是微微颔首,以示问候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虽不满,却不好发作,看到九皇叔,他就想起九皇叔当众打他巴掌的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年纪不大,但辈份高,九皇叔可以当众打他,他却不能当众对九皇叔不敬,即使对九皇叔安排的位置不满,东陵子洛也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绝不会坐在崔浩亭或者王锦凌之下,便挑了对面一个位置坐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舟王、谢家家主、翟东明、符临,还有几位国公爷和一品大臣,一一到了,这些人看到九皇叔、洛王几个人早到了,个个一头大汗,连连请罪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来得够早了,不想这几位贵人来得更早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迟到。”只是他们早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是,是。”平日里威风十足的大人物,此刻却像孙子一样,站在九皇叔面前,大气也不敢喘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九皇叔宴请,谁敢迟到,早到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人到了,也就不存在没有到时间,不能开宴的问题,九皇叔朝王锦凌看了一眼,王锦凌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宴起,小厮们安静无语,开始为各桌上的客人布菜斟酒。

    逐风楼的小厮见惯了大人物,但猛一睁眼,看见这么多大人物在,小厮们心里依然很紧张,青筋都崩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厮们紧张,桌上的人也紧张,今天九皇叔在殿上,掌刮洛王的事早就传遍了,那几个一品官员,还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九皇叔不开口,谁也不敢说话,而且今天这种场合、这种气氛,这些个大人物,也不好意思拿出平时应酬的招。

    场间一时有些安静,有些沉闷,王锦凌摇头苦笑,轻敲桌面,提醒九皇叔不要太过冷场,可别忘了九皇叔是宴会主人,结果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要本不卖帐,静静地坐在那里,也不怎么吃、喝,让众人更加紧张,尤其是洛王,他根本不懂九皇叔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今晚的宴会,不是为了给他道歉吗?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,倒是崔浩亭与符临,察觉到一丝不同,两人眉头微皱,带着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舟王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几位大臣惶惶不安,这顿饭真正用心在吃的,就只有翟东明了。

    翟东明从头到尾都埋头苦吃,他认为这事和他无关,九皇叔的心思不好猜,他也没有得罪九皇叔,只管吃就是。

    这逐风楼的饭菜非常好吃,平时他根本进不来,既然九皇叔宴请,他就吃个够本好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见状,只得带头打破这种沉闷,说了一些朝廷里的闲散笑话和轶事,比如某位大人,昨天又穿错衣服上朝的事。

    有王锦凌带头,众人都相当给面子,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。当然,没有人敢拿几位皇子和九皇叔说笑话,至于太子那更是不能提的禁忌。

    尤其是九皇叔,众人还在猜测,九皇叔一回京就请他们吃饭,到底有什么目的,更不敢拿话题往他身上凑。

    众人边说边喝也渐渐放松,王锦凌喝了点酒,脸上带着一层绯红,就像抹了胭脂一样,很是好看,王锦凌眉眼带笑,主动将话题带到九皇叔身上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九皇叔可是逐风楼的稀客。连陛下都曾来过逐风楼,可九皇叔却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有王锦凌开头,其他人自然也说了起来,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时不时回应两句,场间气氛顿时为之一松,酒宴渐残,洛王借着酒劲站了起来,举杯朝九皇叔道:“皇叔,今儿个事是侄儿不对,侄儿先干为敬。”带过兵,洛王倒有几分武将的作派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次很给面子,举起杯子喝了一口,算是回应了,却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站在那里,颇为尴尬,本以为他开了头,九皇叔也应该为,今天在殿中打他一事道歉,却不想九皇叔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恼怒、羞愤,再加上有几分醉意,东陵子洛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,将杯盘弄得嘭响,故作醉意的道:“喝醉了,各位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九皇叔看洛王虽故作醉态,双眼却是清明,不由得露出一个嘲讽的笑,开口说道:“本王此次遇袭,九死一生,险些便回不来,能见到众位已是万幸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九皇叔举起杯中的酒,一饮而尽,沉声道:“一念及此,洛王小小的失礼,又算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算轻松的气氛,倏地一下沉闷了起来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知道今天晚上的主戏终于上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逐风楼约三里地的位置,有一条小巷,这小巷一般是留给护卫、暗卫呆的地方,从这里可以最快到逐风楼,逐风楼里的人却看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这个小巷安静至极,更不用提晚上了。

    可此时,巷口巷尾,骤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,将小巷堵地密密实实。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沉着脸,看着从各处跳出来的数十人,问道:“你们可是洛王、舟王的护卫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有何指教?”巷中的人互看一眼,交换了一个视线,双方很快达成合作,手握在腰间鼓起处,随时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露齿而笑,冷峻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古怪的味道:“确认一下几位的身份,以免杀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闪身离开,巷头巷尾的两群黑衣人沉默无声冲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今晚,楼中有多少位大人物,他们身后就有多少小人物要死。

    总要有人为九皇叔遇袭,付出代价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

    我也想天天四更,尼玛,好难呀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