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02差距,出身决定生活方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帝王六肖什么网址130期一肖一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锦凌的心思,凤轻尘半点不知,不是凤轻尘太呆,而是王锦凌掩饰得太好。

    不等凤轻尘走出来,王锦凌就大步走了过去,看到凤轻尘额头沁出汗珠,王锦凌尽力克制自己,想要给凤轻尘擦汗的动作,只取了一条手帕,递到凤轻尘面前:“看看你,热得满头大汗,怎么?府上没有存冰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只不过我不爱用,寒气太重。”凤轻尘自然地接过帕子,帮乱擦了两下:“外面晒得很,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晒还走出来,就不怕晒伤自己。”看凤轻尘那红扑扑的脸蛋,王锦凌在心中叹了一句:看到轻尘健康红润,终于能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娇气。”凤轻尘不以为意的道。

    王锦凌也不多言,只与凤轻尘并排往里走,两人步子相仿,站在一起极其养眼,阳光洒在身上,似有淡淡的光晕。

    凤府的下人痴痴地站在原地,双眼放光:大公子和姑娘好配合,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一个温文尔雅,一个明艳高贵,怎么看都像是一对。

    暗卫心中警铃大响,恨不得冲上前,站在两人中意,把两人隔开。

    凤姑娘是他们家王爷的,大公子和姑娘再相配也没用!

    花厅里摆了好几个冰盆,一走进来便是冰凉舒适,懂眼色的下人将茶水送上来后,便乖乖地退到门口,不敢打扰这两人。

    王锦凌捧着茶杯,喝了小半杯后,才道:“一直想着来看轻尘你,奈何俗事缠身,今天总算是得空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自是知王锦凌在忙什么,只装作不知晓,笑着接话:“难以想象大公子处理俗事的样子,我一直以大公子该是饮仙露食仙果,不问世俗尘事,却不想居然有人胆敢拿世俗之事大扰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打趣了,王锦凌哭笑不得,只说凤轻尘小孩儿心性,随即又道:“以后莫叫我大公子,生生把人叫陌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仅遵大公子命令。”凤轻尘一本正的起身作揖,把王锦凌逗得真笑。

    这般孩子气的凤轻尘,王锦凌好久没有见到了,也再次肯定,收起自己的小心思,只与凤轻尘作好友的做法是对的。

    王锦凌把心中对凤轻尘的爱意深深隐藏,只和初相识那般,与凤轻尘无话不谈,偶尔言词亲近一些,也是一片坦荡,毫无扭捏之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仅是凤轻尘就是王锦凌自己也察觉到了,这是他和凤轻尘相地最好方式,两人都可以肆无忌惮说自己想说的话,把自己不愿意隐藏的一面,在对方面前展露。

    王锦凌与凤轻尘瞎聊了一阵后,便说起凤轻尘爱吃葡萄一事,说是让凤轻尘别准备,他有一个庄子盛产葡萄,已经让人送进城了,过两天就能送到凤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后,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感动,都过去这么久了,王锦凌始终记得,她爱吃葡萄一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拒绝的王锦凌的好意,反倒说让王锦凌多送一点过来,她好酿成葡萄酒,到时候请王锦凌来喝。

    “知道轻尘会酿酒,却没想到轻尘还会酿葡萄酒。这次你可得多酿一些,前些日子宇文元化还给我写信,说你欠他全军上下一顿酒。”说到葡萄一事,瞬间就勾起了王锦凌的回忆。

    王锦凌在心中想,如果那一日,他说的不是纳轻尘为妾,而是娶轻尘为妻,轻尘是否会应?

    可惜,这个答案他永远也不会知晓,因为他永远也不可能问出来。

    有些人,一旦错过便是一辈子。

    呃……凤轻尘满头黑线:“宇文元化现在手下有多少人?”当日,宇文元化带进京的只有数千人,现在他在北陵边境,手上至少几十万人,请他们喝酒可真会让她破产。

    王锦凌看凤轻尘苦着一张脸,心中那点遗憾也放下了,笑道:“名面上是三十万人,实际上在五十万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我得破产了。”凤轻尘这下真想哭了,请五十万当兵的喝酒,那得多少酒才行呀,不知苏文清那有这么多酒卖不。

    王锦凌哪里舍得凤轻尘如此,当下就替凤轻尘想了办法:“别担心,军中不许饮酒,只有将领偶尔可以小酌两杯。轻尘的葡萄酒酿好后,留下三五坛,我派人替你送到宇文元化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行吗?宇文元化会不会觉得我太小气了?”凤轻尘犹豫道。

    原本答应请全军的,现在就三五坛打发了,这也敷衍了。

    “葡萄酒可是千金一坛,何来小气一说。”宇文元化有得喝就该偷笑了,他要敢嫌弃,便让他一口也喝不着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双眼倏地一亮:“葡萄酒这么值钱?你说我们酿酒卖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下换王锦凌傻眼了,小心地问道:“轻尘,凤府缺银子吗?”

    按理不应该呀,先不说和云家合作的事情,单说与南陵苏家比试,凤轻尘下注赢得银子,就够凤轻尘挥霍数十年了。

    凤家就凤轻尘一个主子,再怎么奢侈也花不了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“不缺呀,只是没有人会嫌银子多吧?”凤轻尘一脸坦然,丝毫不认为自己想赚银子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虽说她现在衣食不愁,可也是穷过的人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样说没有错,但我们没有必要为了银子,累着自己。”他们这种人家,没有必要为了一点银子,把自己弄得累死累活,他们根本不缺那种东西。

    好吧,王锦凌承认,他是担心凤轻尘把自己给累着了,也不乐意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人,喝到凤轻尘亲手酿的酒。

    凤轻尘熟识的人他管不到,其他人他总能管得到吧。

    凤轻尘认真想了一想也是:“酿酒确实很麻烦,酿几坛自己喝还行,真要靠这个赚钱,估计真会累死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见凤轻尘打消了这个念头,暗松了口气:“你能这样想就好了,轻尘要是想要经商,可以让管家去找王家的掌事,王家有几个管事,是做生意的好手。”

    无农不稳,无商不富。王锦凌不会瞧不起经商之事,但不会在这种事上,浪费太多的时间,他也不希望凤轻尘本末倒置,放下自己的医术,把精力放在这种琐事上。

    这些琐事,自有下人出面打理,作为主子不需要亲自参与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