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11秘密,九皇叔威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tm3084特马图库资料香港马报免费内部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九皇叔一脚将门踹开,那门不堪摧残,破了个大洞,摇摇晃晃地挂在门柱时,吱吱呀呀地晃来晃去,好像随时会倒下来。

    房内,凤轻尘呆愣片刻才反应过来,借着月光看清来人,凤轻尘吃惊的道:“九皇叔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本王再不来,你怕是要活活把自己闷死。”九皇叔看不清凤轻尘此时的样子,可光听声音就能推断出,凤轻尘此时有多萎靡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凤轻尘上前,想要解释,可刚一迈步,整个人却重心不稳,一头往前栽。

    九皇叔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凤轻尘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倒在九皇叔的怀里,没有挣扎着站起来,只道:“站久了,有点晕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本王看你这是自虐。”九皇叔气不打一处来,一个用力将凤轻尘抱了起来,放到床上,又对门外的下人道:“一个个愣着干嘛,没看到你们主子不舒服嘛,还不快进来服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春绘和秋画暗叫倒霉,她们这不是不敢进来嘛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喜欢身边有女子服侍,她们哪也不怕死地往前凑。

    九皇叔有令,春绘和秋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两人先将室内的灯点亮。

    室内一片光明,九皇叔此时才看清,凤轻尘到底有多狼狈。一张脸白的没有血色,双眼布满血丝,发髻早就散了,脸上全是深一道、浅一道的印记,衣服也是一片污渍。

    凤轻尘今天正好穿了一件浅色的衣服,沾了水即使干了,那痕迹也极其明显,至于脸上的痕迹,应该是头发沾了水,贴在脸上留下来的,或者是泪痕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这么大个人,却像只花猫一般,丑死了、脏死了。”看凤轻尘可怜兮兮的样子,九皇叔有气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春绘和秋画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,打来了干净的水,给凤轻尘取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好,两人就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算这两个丫鬟识相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帕子打湿,替凤轻尘将脸和双手都擦了干净,顺手也将散乱的发丝,别到耳朵后。

    略作收拾,凤轻尘总算能见人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凤轻尘人也精神了许多,对上九皇叔那寒霜般的眸子,凤轻尘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丢人,早干吗去?”九皇叔可不放过凤轻尘,相当毒舌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凤轻尘讷讷的道,却不知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九皇叔拉了一把椅子,坐了下来:“说吧,你这又是怎么了?就为了孙正道的死,而自责?”

    九皇叔太了解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因我而死的。”凤轻尘惆怅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因你而死的人多了,你要个个都自责,你这辈子什么都别干,光自责、愧疚算了。”九皇叔今天每一句,火气都极冲。

    他这是气凤轻尘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孙正道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冷笑,嘲讽的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,不同样是条人命嘛,就因为他是孙思行的父亲,就要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告诉我,众生皆平等吗?”凤轻尘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不,本王从不信众生皆平等,但信命都是一样,只有一条。”众生平等?这是什么笑话,他们出身皇家,一生下来就比普通人拥有得多,怎么可能平等。

    “是呀,命只有一条。但我不会在乎所有人的生死,与我不相熟的人死了,我顶多惋惜的说一句,可自己身边的亲人死了,我却会难过、悲伤。”哪怕是大夫,看多了生死病死,也避不开这一条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心情陪凤轻尘说大道理,只问道:“你这要为孙正道的死负责?”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我拿什么负责,就算我现在去死,也换不回他的命。”她只是愧疚,她对不起思行,如果不是她……

    思行就不会失去父母。

    “本王还当你不知道呢。孙正道已经死,你做什么都挽回不了他的命,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在这里自责,而是去查凶手,没有查到凶手前,你凭什么说他是因为你而死。”即使知道孙正道的死因,九皇叔也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正道当初悄无声息地离开皇城,也许是得罪了人,把孙思行托付给你,你帮他照顾孙思行,已经是对得起他们了。”在九皇叔眼中,孙正道虽然是因凤轻尘而死,可却与凤轻尘无关,那是孙正道的命。

    凤轻尘替他照顾孙思行,并且把孙思行当徒弟,已是对孙家施恩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凤轻尘愣住了,九皇叔这话似乎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当初孙正道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,他到底遇到了什么?

    九皇叔看凤轻尘陷入深思,怕她多想,出声打断凤轻尘的思绪:“别想这些了,本王让下人给你送点吃的过来,你吃完后好好睡一觉。孙正道的头颅是谁送到凤府的,本王会替你查清,孙思行那里,本王也会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仔细听的话,就会发现九皇叔从头到尾,都没有说查孙正道的死,只说查孙正道的头颅是谁送到凤府。

    可偏偏……凤轻尘此时思绪混乱,根本没有仔细听九皇叔的话,只乖乖应是,九皇叔也不给凤轻尘多问的机会,交待两句便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行色匆匆,一看就知九皇叔很忙。

    凤府的下人极有眼色,见九皇叔叔出来,早早地躲了起来,生怕九皇叔一个不高兴,一脚踢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九皇叔找到孙思行,也不知九皇叔跟孙思行说了什么,下人只看到孙思行送九皇叔出门时,整个人都是呆的,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一样。

    对孙思行来说,九皇叔那番话确实是打击,而他结合自己对父亲的了解,也越发肯定了九皇叔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样,那么师父就不是师父,而是主子了?

    孙思行呆呆地躺在床上,看着屋顶发呆……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震撼了,让孙思行无力招架,他必须静下来好好想一想。

    孙思行的安静,让盯着他的暗卫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孙思行说完凤离嫡女和孙家的事后,便让暗卫一直盯着,他怕孙思行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,做出什么傻事,或者跑去质问凤轻尘。

    听到暗卫汇报,孙思行只是躺在床上发呆,九皇叔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孙正道的儿子,虽然单纯了一点,承受能力差了一点,人品却是极好,孙正道把这个儿子教得极好,不继承孙家的使命,对孙思行来说也是好事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