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23不跪,给脸不要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台宝典图库版管家婆彩图今晚更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你见过比官差还嚣张的嫌犯吗?

    如果之前没有见过,那今天你就好好地看一看,比官差还嚣张百倍的嫌犯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孙思行和管家劝了下去,禁卫军还想拿孙思行的刚刚的话说事,可不等他开口,凤轻尘就先道:“管家,让人把这几位差爷,进来后所走的过路、做过的表情、说过的话通通记下来,回头去官府递状纸,就说禁卫军挟皇命欺压百姓。”

    扣帽子,谁不会,动荡十年时候,那扣帽子的水平,这些人还没有见过呢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太过分,别以为我们不给动你。”禁卫军领头人脸色大变,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管家,这一句给我圈出来,就说他们威胁我。”凤轻尘神色淡然,管家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重重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凤府的下人很有眼力,凤轻尘一说话,就有人去取笔墨纸砚了,铺在一旁刷刷地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禁卫军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信不信,我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便说不下去了,怕被凤轻尘说威胁。

    “把我们怎么样?”凤轻尘戏谑的说道,那得意的样子能生生把人气死。

    禁卫军领头人气得快要吐血,黑着一张脸道,低下头:“凤姑娘,刚刚是我们得罪了,还请凤姑娘大人有大量,别和我们计较,我们也是奉命办差,请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大丈夫能屈难伸,他们怕在凤轻尘手上吃亏,不敢和凤轻尘过多纠缠,决定什么都不做,乖乖把人带进宫再说。

    “早客气一点,不就没事了,非得逼我耍横。”凤轻尘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,禁卫军气得咬牙,可又不敢真把往常那套用在凤轻尘身上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教训的是。”禁卫军领头人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怕凤轻尘,而是怕凤轻尘的手段,凤轻尘要告他们,就算他们什么都没有做,身上也会多几条罪名出来。

    横竖凤轻尘进了宫,自有人教训她,他们还是看戏的好。

    孙思行和凤府的人没事,凤轻尘也不为难禁卫军,很配合地上了马车,脸上还带着恬静的笑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去参加宫宴。

    宫里,不仅仅是皇上在等她,就是西陵的使者也在等凤轻尘,看他们那张臭脸,就知道他们对东陵把凤轻尘,推出来背黑锅的事很不满。

    凤轻尘就是个烫手山芋,谁接谁倒霉,别说凤轻尘没有杀瑶华公主,就算真是她杀的,西陵也不会想把凤轻尘带走。

    你说,到时候是杀凤轻尘还是不杀呢?

    杀了凤轻尘,九皇叔、王家和玄霄宫绝不会善罢干休,可不杀皇室颜面何在?

    就在西陵使者各种纠结时,凤轻尘进宫了,在太监的层层通报下,凤轻尘一路畅通无阻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像往常那样,跪下行礼,而是站在那里微微欠身:“民女见过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皇上见多了,凤轻尘早就没有当初的紧张,皇上的怒火也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皇上皱眉,对凤轻尘的失礼极度不满,皇上身边的太监见状,立马上前呵斥:“大胆凤轻尘,见了皇上还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满殿的大臣都看向凤轻尘,本以为她会跪下来请罪,没想到凤轻尘却是抬头呵斥那太监:“你才大胆,在皇上和众位大臣面前,哪有你这个阉人说话的份。”

    太监就是阉人,可没有人敢说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是阉人,众臣倒吸了口气,为凤轻尘的大胆喝彩。

    那位太监却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,气得全身都在颤抖:“凤轻尘,你好大的胆子,御前可容不得你放肆。”好在他还有理智,没有说凤轻尘辱骂他,只说凤轻尘失礼。

    “我实话实说,哪来的放肆,难道你不是阉人?”凤轻尘一脸无辜的问道,西陵的使者见状,一个个低头暗笑。

    他们听说这位凤姑娘很刁钻,就是瑶华公主也在她手上吃了不少的亏,今日后一见果然如此,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,东陵会让他们带凤轻尘这个“杀害公主的凶手”回西陵了。

    要让凤轻尘认罪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丢脸都丢到了西陵,皇上也不满了,出言呵止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轻尘和大太监乖乖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皇上的不满是针对凤轻尘,这个时候凤轻尘就是装乖也没有用,皇上冷冷地问道:“凤轻尘,见了朕为何不跪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不是民女不跪,而是民女不能跪。”凤轻尘一脸诚恳,完全是一副好公民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惜,皇上并不欣赏这样的凤轻尘:“不能,为何不能?难不成你今天身上又戴了凤钗。”

    皇上一脸嘲讽,想到凤钗,皇上就想起死去的苏妃,皇上一脸痛惜,不过想到最近后宫各位美人的表现,再加上自己越来越勇猛的事,皇上又稍稍释怀了。

    说起凤钗,凤轻尘也是一脸心疼,早知道打死苏妃没事,她就不该把凤钗给皇上。

    心疼归心疼,现在该做的事还是要做,凤轻尘拿出挂在脖子上的令牌,握在手上:“皇上,民女身上有九皇叔的令牌,九皇叔说见此令如见九皇叔本人。民女带着九皇叔的令牌,就表示九皇叔在此,九皇叔有见皇上免跪的特权,民女带着九皇叔的令牌,自然也是能免跪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完全是偷换概念,九皇叔能免跪那是九皇叔,一块令牌算个什么事,可偏偏众大臣却点头,

    凤轻尘这话没有错,九皇叔可以免跪,这块令牌代表九皇叔,自然拿着令牌的人不用跪了,跪了那可是丢九皇叔的面子,丢了九皇叔的面子,那就是打先帝的脸,因为九皇叔免跪,是先帝的旨意。

    皇上一时间也想不出,凤轻尘那话有什么不对。当然,他现在也没有空去想,此时,皇上的注意力,都放在凤轻尘手上的令牌上。

    那块令牌代表九皇叔,也就表示这块令牌,可以调动九皇叔在京城所有兵马,包括神机营。

    一想到神秘的神机宫,皇上整个人都激动了,对凤轻尘说道:“把令牌呈上来给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到了皇上手上,凤轻尘就别想再拿回去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