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31闹事,书生意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数据分析方法85122开奖结果下载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春绘、秋画和冬晴三人,与夏挽同时进府,平日里这四人走得极近,夏挽私下的小动作,这三人要说一点不知,那也是不可能的,只是她们没有放在心上,只当夏挽好强,要与佟珏和佟瑶一争高低。

    她们四人虽然表面上和佟珏、佟瑶亲亲热热,可私底下双方还是有竞争,都想要把对方挤下来,成为最受凤轻尘看重的人。

    原本她们四个还有机会,可出了夏挽这件事,春绘几个人都明白,姑娘肯定不会要她们了,就算留下她们,也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看重她们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惶恐不安,生怕被凤轻尘送回九王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房内走出来,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春绘三人,便径直往膳厅走去,无视三人眼中的惶恐与不安。

    现在才知道怕,早干嘛去了,夏挽的异常这三人不可能一点也不知,可偏偏她们“姐妹情深”,什么都不说,既然如此,她也没有必要客气。

    没有凤轻尘的命令,三人也不敢起来,只能一直跪在那里,三人相视一眼,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涩与不安。

    不知道,接下来等待她们的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理会春绘三人,不是她要一杆子打死人,实在是这事情太严重了,一个不好可就是丢小命的事儿。

    春绘她们四人都是近身服侍她的,这要起了什么坏心思,往她的吃食里下个什么见血封喉的巨毒,她还要不要活?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安全,春缓她们的底细必须再查,查不清楚她宁可不要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完早膳,就直接去找王锦凌。她原本还觉得王锦凌对皇上施压有点过,现在看来她真是太软绵了,让皇上觉得她太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偷九皇叔的令牌偷到她身上,凤轻尘都为皇上觉得掉份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王锦凌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,只知道凤轻尘在王家呆了一整天,回去的时候人很平静,也没说如何处置春绘她们,只让春绘几个人不用跪了,下去休息。

    三个姑娘很不安,可又不敢多问,只能互相搀扶着,一瘸一拐的回房,佟珏和佟瑶有心想要为她们说几句话,可又怕……

    怕这几个人中还有探子,到时候出了事她们也得倒霉。倒是凤轻尘在用完晚膳后,丢了一个盒子给佟珏和佟瑶:“拿去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一看就知道是什么,当下脸上就笑,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句,服侍完凤轻尘,拿着药膏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下人房时,看到春绘几个坐在床边抹眼泪,佟珏和佟瑶心里也不好受:“你们别这样,姑娘不是生你们气,她只是太愤怒了。你看,姑娘还惦记着你们呢,让我给你们送药来了。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连忙把药膏拿了出来,春绘三人看到药膏,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:“姑娘还记得我们,她不把我们送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这么长时间,姑娘什么性子你们还不知道,姑娘真要把你们送走,今天你们就不再这里了。”佟珏和佟瑶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们原先还挺嫉妒这四人的,这四人来后什么都不用做,就得到了姑娘的信任,可现在……她倒是同情了。

    有夏挽这件事,就算姑娘不和她们计较,这三人也无法成为姑娘的心腹,永远都只能做一个小丫鬟,想要和她们一样,为姑娘办事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又安慰了春绘三人几句便走了,春绘、秋画和冬晴三人抱在一起痛哭,她们都知道经过这件事,她们离姑娘又远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就听佟珏和佟瑶的话。”春绘作为三人中老大,说道。

    秋画和冬晴连忙点头:“我们明白,以后再也不和她们争了,我们会安安分分做好丫鬟该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虽说九皇叔给她们的训练并不仅仅是丫鬟,可现在她们却只能做个小丫鬟。

    春绘三人的心情,凤轻尘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,不过她没有心情管,她现在忙得很,一方面要调查府内的人,另一方面还配合王锦凌的计划,给皇上施压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人办事效率极高,不过两天的功夫,有关瑶华公主与皇上有首尾的传闻,就闹得沸沸扬扬,大街小巷人人都在提这事,还说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吧,那瑶华公主就喜年纪大的男人,你看她姑姑不就是那样的嘛,成了亲一样养面首,这瑶华公主肯定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瑶华公主见不到外人,你傻了吧,她怎么可能一个外男都见不到,那位不就是。”那人说话时,还指了指天,一副暧昧的样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学与国子监那边也闹出了很大的事,学子纷纷在宫门口示威,说西陵欺到他们东陵头上来了,他们东陵泱泱大国,怎么可能像西陵低头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残害皇室血脉,畏罪自杀,他们东陵应该去讨伐西陵,而不是让西陵来问责,更不是推一个女人出去背黑锅。

    泱泱大国,居然被西陵欺到头上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学子闹事皇上第一时间就知晓,可他并没有出手弹压,而是放任这些学子来闹。

    东陵和西陵这一仗是无论如何都要打的,可怎么打就有讲究了,不管是东陵还是西陵,都希望自己是正义的那一方,这样以讨伐的名义发兵,不仅师出有名,还能让南陵和北陵二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你想想看,要是东陵以瑶华公主残害东陵皇室血脉为名,向西陵发兵,到时候南陵和北陵还能以正义之师的名义,跳出来帮西陵吗?

    就算两国皇帝想要出兵,他们手下的人也不愿意打,这错本就在西陵,东陵要讨一个公道,只要不灭了西陵,他们都不会管。

    反之,要是西陵以东陵害死瑶华公主为名,发兵东陵,南陵和北陵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,美其名曰帮西陵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虽说,皇帝都是不要脸的,可有时候他们把脸面看得很重,经常为一些常人眼中很可笑的事情扯皮。

    没有皇上弹压,学子们越来越凶,每天都有大批的学子坐在宫门前,指责官员尸餐素位,丢尽东陵的脸面,西陵使者住的地方都被学子们给砸了。

    官府来人后,把闹事的学子带走,可后脚王锦凌就出面保人。

    王锦凌要保人,那些官员哪敢说不,可又不敢轻易放人,只得进宫求见皇上,让皇上拿主意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