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32好骗,崔家大打友情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金财神4649多少钱个平特二肖怎么赔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学子闹事,皇上就猜到是王锦凌在暗中挑唆,不过他并没有治王锦凌的罪,除了没有直接的证据外,最重要的还是王锦凌并没有参与太深,他只是说了几句话,主要还是这些学子经不起不激,想要借此治王锦凌的罪,很难!

    再说了,与其推凤轻尘出去背黑锅,皇上更倾向于把罪名推到西陵头上,推凤轻尘背黑锅一事,并不是皇上的意思,只不过当下面的官员提起时,他没有否绝,默许而已。

    王锦凌来保人,皇上也颇为给面子,因稷下学宫的宫主要来东陵讲学,最近有不少名望很高的来大学士来东陵,这个时候闹出关押学子的事,面子上也不好看,皇上以此为借口,把闹事的学子打了十个板子便放了。

    学子们一看闹事不会杀头,那还怕什么,当下就越闹越凶,跟打了鸡血似的,把瑶华公主在东陵做的那些个事,一一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学子们把瑶华公主骂的一文不值,重点放大瑶华公主,如何欺负凤轻尘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。现在西陵使者不分青红皂白的说凤轻尘是杀瑶华的凶手,明显就是栽赃嫁祸,为瑶华公主泄私愤。

    西陵使者大呼冤枉,说凤轻尘是凶手的又不是他们,可东陵的学子哪里会给他们申辩的机会。

    学子们虽然行事冲动,可绝对是有学问的人,骂起人来当然不是泼妇骂街,而是文邹邹的一通话,能把你说得羞愧自杀。

    事情越热越凶,民间的流言也越来越猛,等到皇上察觉时,这才发现事情似乎压不住了,皇上当下命人禁止流言,又再三声明东陵一定会问责西陵,要西陵就瑶华公主残害皇室血脉一事做交待。

    学子们见皇上态度强硬,并且立场鲜明地把错推到西陵头上,也不再闹事了,开始为皇上歌颂功德。

    那几个西陵使者,原来拿到了证据,要东陵交出杀害瑶华公主的凶手,东陵皇上好面子,又要保护淳王,不想让瑶华公主死亡真相流出去,便默许了西陵使者的行为。

    可不想被学子一闹,东陵皇上态度又强硬了起来,这么一来西陵的使者就不安了,再怎么下去他们的小命就要不保了,这可怎么办是好?

    凤轻尘这几天很安分,一直冷眼旁观,同时防备皇上再次对她出招。

    夏挽行动失败、身份暴露,皇上肯定会有后招,可惜凤轻尘等了几天,也没有等到皇上出招。

    皇上放弃抢夺令牌那是不可能的,凤轻尘估计,皇上是想先解决瑶华的事,等到瑶华的事全部结束后,皇上就可以腾出手,专心对付她,可惜……那个时候皇上肯定不会有空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的事,如王锦凌预料的那样,皇上需要一个台阶,让他可以把责任推到西陵的头上,王锦凌给了皇上这个台阶,皇上自然会顺势而下。

    东陵和西陵两国之争已越来越激烈,这个时候两国谁也没空盯着凤轻尘,被学子那么一闹,东陵立马反口,绝不承认瑶华公主死于他杀,西陵虽然责怪东陵无耻,可比起无耻的程度,他们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市井中的流言,因为皇上的打压渐渐的消退了,这件事也从幕前转到幕后,学子们一看自己闹事有成果,一个兴高采烈,喝三邀五的去酒楼、茶馆,说着自己的耀眼表现,兴起时还会赋词一首,一副自己办了大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所谓才子学子,便是这个样子,果然年轻真好,做什么事都可以想当然。”元希先生手握茶杯,一副感慨向往的样子,可凤轻尘却在他的眼中看到嘲讽。

    凤轻尘含笑不语,淡淡地收回视线,好半天才道:“先生请我来吃饭,就是为了看这些学子可爱的一面?”

    谁不曾年少轻狂,谁不曾意气风发,做了一点小事,便认为自己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有指点江山的气魄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并没有错,他们只是太年轻,经历的事太少,取得一点成绩便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“可爱?浪费了一个好词。”元希先生笑得温和,可这话却是刻薄至极,凤轻尘只当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确实是单纯了一点,好骗了一点,可要不这样,王锦凌哪能轻易地煽动他们闹事,如果这些学子没有这份热血与激情,又怎么会不管不顾地去和皇上叫板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学子冲锋在前做掩饰,他们暗中的计划又怎么可能进行的顺利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难道不可爱吗?

    元希先生见凤轻尘不说话,也不再继续说。

    这些学子虽然单纯,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煽动他们,这天下也只有王锦凌,凭数语就能让这些学子为他抛头颅、洒热血了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找凤轻尘,当然不止是谈这些学子的事,元希先生知道凤轻尘的性格,也不和凤轻尘绕圈子,直接道:“轻尘,后续的事情,崔家可否出一份力?”

    换言之,崔家可否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这是因凤轻尘而起的计划,虽然执行的人是王锦凌,但元希先生觉得凤轻尘更好说话,却不想凤轻尘也是一个难缠的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拒绝,而是摆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,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什么时候,先生也变得这么市侩了,这不符合先生你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品性高洁,超然脱俗,不理世事。这是元希先生摆在世人面前的样子,凤轻尘现在就来这个来堵他,她倒要看看元希先生还好意思插手吗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元希先生的脸皮果然比较薄,凤轻尘不过数语,元希先生便一脸尴尬,轻咳了两声才道:“是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得,凤轻尘比王锦凌更难缠。

    “先生较真了,我不过是随口一说,先生别放在心上。”凤轻尘暂时还不想得罪崔家,再说她个人还是颇为欣赏元希先生的才华,不想让元希先生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自嘲一笑:“算我怕你了,此事就当我没有提,我不过是代崔家一问罢了,成与不成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凤轻尘睫毛轻颤抖,微微闭眼,掩去眼中的嘲讽。

    真当她不知道,这是崔家的试探嘛。她这次退步了,以后面对崔家就得步步后退,崔家已经发展的够快了,她不能再给崔家插足东陵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元希先生既然退步了,凤轻尘也没有纠缠此事不放,只是话里放外都透露,这件事具体操作的人是九皇叔和王锦凌,崔家想要打主意,得掂量自己敢不敢同时对上九皇叔和王锦凌,从虎口抢食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面上装作不懂,心里却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成长得太快了,一点也不好骗了,崔家想要打友情牌,从凤轻尘手上拿好处,恐怕是不可能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