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30背叛,我没有想到会是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大地红六肖16码新版报跑狗做one笔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瑶华公主的事,凤轻尘并不担心,她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,一无所有的女孩,皇上想要拿她顶罪并不是那么容易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当王锦凌提出要帮忙时,凤轻尘本能地拒绝了,她完全可以用九皇叔留给她的人摆平,没有必要动用王锦凌手上的人脉,可王锦凌却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用你的办法只能解决眼前的事,却不能给皇上一个教训,不狠狠地反击一次,皇上永远不会知道什么叫痛。”王锦凌说得坚决,凤轻尘只好承情了。

    三人又聊了一些细节,眼见到了深夜,王锦凌和云潇不得不告退。没办法,谁让凤家没有男子,他们就是想要留宿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,云潇你没有带护卫来,让凤府的护卫护送你回去。”云潇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拉拢到的人才,可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云潇想了想没有拒绝,与王锦凌一同借着灯光离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送走两人,自己也困得不行,伸了个懒腰、打了个哈欠,凤轻尘让下人送来热水。

    洗洗睡吧!

    凤轻尘又困又累,要不是下人提醒,她差点在浴桶睡着了,迷迷糊糊爬上床,凤轻尘倒床就睡,而就在她气息平稳后,一个身着凤府下人衣服的女子走进了房,暗卫看了一眼发现是熟人,也就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进了房,将外间的灯点亮,暗卫更加放心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姑娘有什么吩咐。

    女子点亮了灯,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凤轻尘醒来,便大着胆子抽出袖中的竹笛,朝房内吹去。

    一缕青烟朝屋内飘去,带着好闻的清香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确定凤轻尘中了迷药后,女子便提起裙摆朝内室走去,看到躺在床上的凤轻尘,心扑腾、扑腾的狂跳。

    当她来到凤轻尘身边时,就注定会有这一天,只是她没有想到,这一天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她不想背叛姑娘,可主子的命令不可违,她必须拿到凤轻尘身上那块令牌。

    女子小心翼翼地接近凤轻尘,再三探查,确定凤轻尘中了迷药,女子暗暗松了口气,伸手从凤轻尘的脖子间抽出一根绳子,慢慢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到手了。”女子的心跳越来越快,手也越来越稳,当一块令牌似的东西,从凤轻尘领子滑出来时,女子忍不住激动了,连忙摸出身上的小刀,准备将绳子割断,把令牌拿走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被人握住了,女子慌忙抬头,与凤轻尘四目相对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中了迷药晕死过去的凤轻尘,正看着她,眼中是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姑,姑娘,我,我……”女子的脸色刷得一下白了,想要解释,可被凤轻抓了现行,她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女子全身颤抖个不停,握刀的手也有些不稳,要不是凤轻尘握着她的手,这个时候怕是瘫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冷冷地扫了女子一眼,说道:“夏挽,我没有想到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我……”夏挽咬着唇,低着头,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,可就在此时,她握着刀子的手,却朝凤轻尘捅来:“姑娘,对不起,我是不得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和我说对不起,你既然选择背叛,就应该承担后果。”凤轻尘早有防备,在夏挽出手时,将她的手一扭,抬脚就将人踢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九皇叔精挑细选的人,你应该很清楚,凭你的功夫打不过我,也逃不走。”凤轻尘从床上滚了下来,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身上,说道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两条黑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不需要凤轻尘吩咐,这两人就把夏挽给捉住了,并且不让她有自杀的可能。

    夏挽面如死灰,眼中一片绝望,一言不发地看着凤轻尘,她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,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,甚至因为她的机灵,姑娘还特别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现你吗?”凤轻尘好像知道夏挽在想什么一样,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夏挽的下巴卸了下来,只能忍痛点头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凤轻尘勾唇一笑,嘲讽的道:“你做得很好,我根本没有怀疑过你,我只是防备皇上。皇上白天见到我手中的令牌时,那么想要,凭他的个性一定会动手。明的不行那肯定是来暗的,我原本以为皇上会派人来暗杀一类的,没想到……我府上还有皇上的探子。夏挽,你藏得可真深。”

    她想过府上会有别人的探子,可没有想到会是夏挽,是九皇叔送来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是九皇叔送来的缘故,她对春绘、秋画、夏挽和冬晴四人明显没有太过防备,不像佟珏和佟瑶那样,经过多方试探与盘查,才让她们近身服侍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疏忽,差点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,幸亏,幸亏及早发现。

    夏挽低下头,没有说话也无法说话,从她进九王府的那一刻,她的人生就已经规划好了。她必须想尽办法取得九皇叔的信任,关键的时刻为主子办事,只是她无用,什么都没做成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她这个样子,也懒得和她废话,朝黑影挥了挥手:“把人带下去,给她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影话不多,拖着夏挽就走了,而夏挽也没有挣扎,只是木然地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不刑求她,这已是恩典了。

    夏挽被带走后,凤轻尘也了无睡意,将脖子上所谓的令牌摘了下来,随手往地上一丢,只听见啪的一声,那“令牌”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能调动九王府明暗势力的令牌,凤轻尘怎么可能会随便挂在脖子上,她白天不过是故意拿给皇上看罢了,没想到皇上果然上当了。

    本想趁机抓皇上一个错,没想到皇上并没有大动作,不过能把皇上埋在凤府的挖出来,也是好事一件。

    夏挽要是知道,她冒着暴露的风险,前来偷的令牌是假的,不知会不会气得活过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春绘、秋画和冬晴三人前来领罪,跪在门外一个个像霜打的笳子,全部蔫了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两人端着水,一脸沉默地走了进来,除了服侍凤轻尘洗漱外,两人不敢多说话,也不敢乱看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事,虽然动静不大,可她们却知道一些,夏挽半夜来姑娘的房里,然后就消失了,要说没有事她们也不相信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