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49懊恼,这不像自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合开奖记录表2018马报管家婆资料201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司丞没有嚣张地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九皇叔,而是早早下马,跨着大步上前,站在九皇叔面前,与九皇保持一臂的距离。

    四面相对,九皇叔一脸平静,只是身后握剑的手稍稍紧了紧,司丞瞳孔一紧,只觉得背后都汗湿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战场中,无声的交战,司丞的亲兵与九皇叔暗卫见到这一幕,都极有眼色的不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自家的主子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九皇叔依旧挺拔如松,司丞却突然单膝跪下:“末将司丞见过九皇叔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非常给面子的应了一声,身后握剑的手也松了,周身的气势也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司丞这才觉得好受一些,悄悄地甩了甩手心的冷汗,司丞艰难地站起来。穿着铠甲实在不好下跪,站起来也同样难,司丞起身时身形晃了一下,九皇叔正好别过脸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司丞恭敬地请罪:“末将不知九皇叔在此,误伤九皇叔,还请九皇叔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司少帅听命办事,何罪之有。”司丞想把事情真相掩盖起来,可九皇叔却不放过他,直接将司丞动手的原因点破。

    九皇叔语速度缓慢,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可司丞却听到淡淡的嘲讽,司丞苦笑一声:“多谢九皇叔不罪之恩。末将误杀了九皇叔的护卫,肯请九皇叔让末将护送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这是司家的好意,可九皇叔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:“不必,司少帅身负皇命,本王就不耽误少帅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带着一支大军去南陵,太过张扬不说,一路还会少许多乐趣。

    司丞却不气馁,继续说道:“九皇叔您身边没有护卫之人,不如让司家十八骑护送王爷?”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说话,而是冷冷地瞥了司丞一眼,似乎在说:司家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司丞也没有说话,低头保持沉默,见九皇叔迟迟没有同意,司丞又说了一句:“请九皇叔放心,司家十八骑绝不会伤您,在护送您的这段时间,司家十八骑只听从您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九皇叔自认自己和司家没有半点交情,司家送下这样的“大礼”,让九皇叔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不解归不解,九皇叔并没有问出来,而是深深地看了司丞一眼,然后……收下司家十八骑。

    于是,皇上针对九皇叔的暗杀,不仅以失败告终,司家还添上最精锐的十八骑,用作九皇叔的私人护卫。

    和司丞简单交锋后,九皇叔便带着司家十八骑上路,司家十八骑很沉默,他们除了保护九皇叔就什么也不管。

    是夜,九皇叔正准备派人去查司家的目的,可他的命令还未出去,就先收到凤轻尘的信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很少,归总起来只有一句话:肃亲王夜闯皇宫,和皇上闹翻了。

    “肃亲王的速度果然快。”九皇叔半点不意外,他意外的翟东明身体居然那么严重,谷主出手也要三五年才有可能好。

    九皇叔摇了摇头,没有把这封信收起来,而是直接烧了,只是关于查司家的命令,九皇叔缓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隐约明白了。

    而当第三封信到九皇叔手上时,九皇叔终于可以肯定,司家为何要对他释出散意。

    “肃亲王果然狠绝。”培养了数年的私兵说送就送,还是送给凤轻尘,这不是摆明和皇上打擂台嘛。

    肃亲王很清楚他和凤轻尘的关系,那些私兵与其说是送给凤轻尘,倒不如说是送给他。

    肃亲王这一次,不仅仅和皇上闹翻了,还对皇上生了怨恨,不然不会把私兵送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至于司家!

    司元帅曾是肃亲王的心腹,司丞小时候和翟东明一起长大,翟东明小时候吃了不明的药物,毁了身子,司丞也有可能中了相同的药。

    这一次皇上调司家人进京,是为了攻打西陵,司丞来围杀他,不过是任务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让司家神箭手带着军队来围杀他,这本是一个必胜的局,可皇上忘了,不仅仅是翟家,就是司家也只有这么一根独苗。

    司家不想断后,就绝不会真的杀了他!

    “皇上手中真是没有可用之人了。”如果有可用之人,绝不会调司家人进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不能怪皇上,这事得怪九皇叔。

    和西陵一战,东陵必须要胜,这个时候能领兵的就那么几个,皇上原本属意安老将军,或者勇英侯,可这两人的孙子和儿子刚刚不明不白死了,两人直接卧病在床,根本不可能出战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……要么威望不够,要么就与皇子关系颇深。皇上这段时间一直打压洛王与淳王,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的人再立军功,手握兵权。

    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皇上选择了司家。司家一向对皇上忠心不二,可皇上没有算到,在这个当口暴出了翟东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局,真有意思。”九皇叔笑了笑,提笔给凤轻尘回信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连写了三封信,他怎么也得回一封。

    九皇叔把司丞的事和凤轻尘提了,让她把谷主三人留下,等他们给司丞诊断完再走,然后又小夸了一下凤轻尘,第一封信写得极好,以后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遇到危险的事,九皇叔一句也没有提,嘱咐凤轻尘自己当心一些,东陵和西陵很快就要打起来,没事别掺和两国的事,如果有什么事就去找崔浩亭。

    崔浩亭的妹妹即将嫁给天宇,崔家为了自己的利益,也不会做有损天宇利益的事情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左岸和豆豆应该快回来了,九皇叔本想把左岸和豆豆,在西陵办的事提了一下,想想这事很重要,到时候让左岸直接和凤轻尘说得好。

    只是养一个孩子,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写信向来言简意赅,虽然交待的事情很多,可一张纸就写完,看着余下空白的地方,九皇叔想也不想,提笔就写道:长相思,长相思。若问想思甚了期,除非相见时。长………

    写到这里,九皇叔突然顿笔,脸上闪过一抹懊恼之色,随即将前面那一句直接划掉。

    他怎么还像个少年一般,居然一而再,再而三的写下这等露骨的诗词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不像他!

    同样不肯给自己犹豫的机会,九皇叔将写到一半小诗划去,直接将信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送走!”语气极严肃。

    暗卫一个激灵,主子好可怕呀!

    暗卫接过信一个闪身就离开,不敢多停留半刻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我真是一个好孩子,求月票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