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66义诊,为九皇叔扬名声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香港猛虎报彩图正版cc21cc香港王中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豆豆最大的缺点是什么?

    路痴!

    在皇城都能走错,更不用提离开皇城了,可凤轻尘却偏偏要豆豆离开皇城,去找左岸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我去找左岸?”豆豆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找过人,一直以来只有别人找他的份。

    “不然,我去找?”凤轻尘伸手指向自己,说道:“就只有你知道左岸在哪,你不去找,谁去找?左岸把孩子交给你,这都快一个月了,人还没有回来,肯定是出了事,你不去找他,他要是死在外面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死在外面那最好呀。”豆豆差点乐得拍巴掌了:“左岸死了,我就是杀手界的第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当她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左岸和豆豆关系很好,原来她错了。

    好吧,用感情打断不了豆豆,那就换一个:“左岸是我的护卫,他的生死我不能不管,他要出事了,我去找哪个这么厉害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我呀,我呀,我可以给你当护卫哦。”豆豆立马毛遂自荐,摆明要抢左岸的差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再次擦汗,默默望天,她明白了,和豆豆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沟通,因为他根本听不懂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冷笑:“豆豆,你听着……我现在要你立刻

    、马上出城,给我火速去寻找左岸的下落,左岸要有个三长两短,我把你丢到北陵去。看你到时候怎么回来。”

    豆豆吓得哆嗦了一下,怯怯的问道:“轻尘,你现在能把我丢去北陵去吗?师父好像去北陵了,我正好可以找他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实在忍不住,重重一拍桌子,怒道:“不能,但我现在能把你丢到东陵和西陵的战场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虽然喜欢杀人,可不喜欢打仗,战场上的尸体死得太难看了,完全没有美感,不就是找左岸嘛,我去,我去找还不行。只是……我找到了人,要怎么回来?”豆豆摊了摊手,表示他真得很无辜。

    凤轻尘早就知道会这样,笑容甜美的道:“没事,我会派人给你带路。左岸能让人把你带回来,我当然也能让人给你带路。对了,找到左岸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,就让他写信把那个孩子的事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好吧,凤轻尘承认,她还是纠结那个孩子的身世,可她又不敢直接问九皇叔,怕当中存在什么误会,然后她一问九皇叔就生气,到头来她这个受气的人,还要费尽心思哄九皇叔,这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怀疑,九皇叔特意不把这个孩子身份说出来,十有**就是打着这个主意,好让她犯错,然后她就得去哄九皇叔。

    尼玛,九皇叔太阴险了。凤轻尘发现自己真相了。

    打发了豆豆,安排好孙思行,府上的小病人除了豆豆抱来的那个孩子外,其他人都被父母接走了,整个凤府瞬间空了下来,管家看着空落落的院子直叹气。

    难怪大家族讲究多子多福,这人多就是再忙再累也是开心的,落大的院子只有一个主子,真不是一般的冷清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觉得这府上实在太冷清了,原本她一个人也住习惯了,可之前热闹过一段时间,现在这么冷清,她一时间也有些郁郁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乐意呆在家里,便和孙思行一样,一天到晚提着药箱去街上义诊,即为名声也为攒医德。

    之前孙思行在京城就闯出不小的名声,作为孙思行的师父,凤轻尘的名声当然更大一些,凤轻尘不过摆了两天摊子,面前就排起队来了。

    这人就是犯贱,整天闲在家里反倒病恹恹的,顶着烈日在外面奔波,反倒精神十足,凤轻尘被太阳晒了几天,黑了,可精神也好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还真是吃饱了撑着。”东陵子洛坐在茶楼,远远地看着给人诊病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这里义诊了几天,他就在这里陪了几天,他自己也不明白,自己心里到底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不是东陵子洛一个人,符临也陪他来了。

    符临被紧急召回京,连蓝九卿的影子都没有看到,一回到京城就被削了一顿,身上官职全部被扒了。

    符临现在是个闲人,自然到处溜达,这不就和同样悠闲的洛王撞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洛王有意拉拢符临,符临虽然没有正面应下,却也没有拒绝,只陪洛王闲扯,每每洛王提到正事,他不是打混过去,便是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几次下来,洛王不但没有放弃,反倒越来越欣赏符临,这不就拉着符临陪他一起,来陪凤轻尘义诊。

    符临来了后,没有和洛王说话,只捧着茶含笑看着凤轻尘,直到凤轻尘将最后一个病人看完,收摊回家时,符临才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洛王本以为符临也对凤轻尘有意思,心里正不喜,却不想凤轻尘走后,符临就恢复了认真,很严肃的说道:“洛王,你可知凤轻尘今天一共医治了多少位病人?”

    “哦?多少位?”东陵子洛不解的反问,他还真没有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“一共两百二十四人。”符临却很清楚,看得出来他刚刚不是在看凤轻尘,而是在数凤轻尘一天接待的病人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皱眉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代表什么?

    “洛王可知这代表什么?”符临很快就问了出来,东陵子洛看着符临没有说话,等符临解惑。

    符临也没有要洛王回答的意思,当下就解释道:“这代表凤轻尘在这里摆上十天半个月的摊,皇城大半病人都会被她医好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抢药堂的生意?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,东陵子洛一时没有往深处想。

    “洛王难道没有听到,此次义诊所有的药钱,皆是由九王府所出吗?”符临一脸严肃的看向洛王,隐隐带着一丝轻视。

    凤轻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义诊,她可不是孙思行那种天性善良的人,凤轻尘做出义诊之事,就算初衷是为穷苦百姓好,可也不会介意利用此事,为自己或自己在乎的人捞名声。

    洛王当下大惊:“你是说,凤轻尘这是在给九皇叔扬名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九皇叔这段时间一直不在皇城,皇城的人都快忘了九皇叔,可是……凤轻尘此举一出,这些人还能忘了九皇叔吗?到时候九皇叔在南陵出了差错,就凭他今日的义举,这皇城的百姓也会为他求情。”符临承认,他是故意把事情往严重里说,可那又如何,洛王信了就好。

    果然,洛王听到符临这话,丢下一句话,便匆匆进宫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