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67亲迎,人是九皇叔引来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三毛第版一彩吧图库私彩平台改单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洛王进宫当天,宫里就有人来凤府传话,让凤轻尘行不得扰民、影响皇城治安。

    义诊可以,但必须在官府的组织下,统一义诊,不可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得这话,眼睛都瞪直了。

    皇上脑子被驴踢了,居然连她去义诊都不行,凤轻尘气呼呼地丢下传口喻的人,转身就朝内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去,给我查,是不是有人在皇上面前进言了。”凤轻尘真心是生气了,要不是有人特意去皇上面前说,皇上怎么可能知道她义诊的事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当晚就查了出来:“回小姐的话,是洛王。”

    “洛王?他吃饱了撑着嘛,他和皇上说了什么?”凤轻尘还真没有想到,告状的人会是洛王,她最近可没有得罪洛王。

    自从杀了西陵天磊后,她就一直很安分,生怕西陵皇上查出她杀人的事,最近能不出手都尽量不出手。

    “奴婢无能,查不出来。”佟珏和佟瑶低头请罪,凤轻尘挥了挥手,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查不出也是正常,在皇宫里安插盯子,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,凤轻尘没有去义诊,派人去打听外面的事,得知皇上派太医了,每隔十天在皇城义诊一次,经官府查证家庭贫困者,可免费领药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抢我的功劳?”到这个时候,凤轻尘还要看不出来,她就二了。

    洛王摆明是看到义诊的功劳,要来摘桃子。

    “皇子什么的真过分,逼我在皇城呆不下去,我还不乐意呆。”凤轻尘最近火气本就大,好不容易义诊的事,让她可以静下心来,却被洛王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皇城没有九皇叔,没有思行,没有翟东明,没有云潇,只有王锦凌一个人,王锦凌最近又忙着接待各地来的学者名士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偌大的皇城,连个打发时间的地方都找不到,凤轻尘越发觉得呆在皇城没有意思,便把暗卫招了出来,让他们去安排一下,她要去南陵帮九皇叔。

    打死她也不说,她是想九皇叔了;她更不会说,她想趁机打听一下那个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暗卫听到凤轻尘的命令,虽然不理解凤轻尘怎么会在九皇叔,快要回来当口去南陵,可作为属下,他们只要执行主子的命令就够了。

    即使再不解,暗卫也以最快的速度,将凤轻尘出行的事情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“看好家,照顾好那个孩子,有事就去找王锦凌,有人欺负你们,就给我打回去,出了事就去找九王府,别让人欺上门还不还手。”凤轻尘交待了两句,就趁夜黑风高之时,悄悄出京,目的地:南陵皇都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东陵出发时,九皇叔还在南陵城外的庄子和南陵皇上干耗,双方都是沉得住气的人,九皇叔在庄子一连呆了半个月,硬是不说进城之事。

    别说南陵锦凡,就是南陵皇上也急得满嘴是炮,东陵和西陵都开打了,东陵还小胜了一仗,这九皇叔怎么还不行动。

    “锦凡,明日你去庄子上见九皇叔,和他赔个不是。”南陵皇上最终还是耗不过九皇叔,打算让南陵锦凡去低头。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南陵锦凡一脸不满,白皙的面容更显阴森,隐约带着几分委屈之色。

    南陵皇上却没有纵容他,而是冷声道:“你自己做下的好事,怎么?还要父皇去给你道歉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明明是他无理在先。”南陵锦凡抿着嘴,一脸倔强,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南陵皇上冷笑一声:“朕不管谁有礼,朕只知道朕的儿子在家门口,被人打了脸,还不敢吭声。”

    南陵皇上不在意南陵锦凡找九皇叔的麻烦,但他在意南陵锦凡输,还输得那么丢人。

    当皇子欺负人,也要欺负得有气势,反被人修理一顿,简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气得快要吐血,双手紧握成拳,青筋凸起,一副想杀人的样子,南陵皇上见状,更怒:“你这副样子是要摆给谁看,摆给朕看吗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。”南陵锦凡咚的一声跪下,皇上没有叫他起来,只是冷酷的下令:“既然不敢,明天就给朕乖乖地去认错,有什么事先把人请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正想回个是,可就在此时,殿外响起太监尖锐的声音:“八百里加急,八百里加急。”

    “快,送上来。”南陵皇上一听,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会用八百里加急的,只有紧急军情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看你做得好事。”南陵皇上一看完,就把军报砸到南陵锦凡面前,南陵锦凡不解的打开一看,当下脸色大变:“北陵和东陵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做什么你不明白吗?北陵和南陵一向友好,之前毫无征兆,这伙却突然带兵来南陵的领土,说要追杀一只在北陵作乱的铁骑,这个理由你信吗?”南陵皇上气得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北陵还好说,可同一时刻东陵和南陵的边境也不太平,据悉东陵有调兵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九皇叔只是一个亲王,他根本无权调动兵马。”南陵锦凡还是不敢相信:“父皇,就算九皇叔能调动东陵的兵马,可北陵呢?北陵的兵马又怎么会听他的命令,这一定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巧合?锦凡,你这么多年的皇子都是白当的嘛,两国同时在南陵边界进行军事行动,这会是巧合?就算是巧合,也是人为的巧合。”南陵皇上很清楚,这两件事肯定与九皇叔有关,不然为什么早不发生,晚不发生,偏偏在南陵惹怒九皇叔后发生。

    巧合,就算是巧合,他们也不敢赌,因为赌注是整个南陵,他赌不起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气得将唇咬出了血,一脸愤愤地道:“难道,我们要向东陵九低头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想如何?同时与东陵和北陵打吗?先不说我们打不打得过,就是能打赢又如何,这一战打下去,南陵还是南陵吗?”南陵皇上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,如果只是东陵,他是不怕打的,可要加上北陵,他就真不敢出兵了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低下头,就能让北陵退兵吗?北陵人可不会听九皇叔的。”南陵锦凡还是不甘心,明明可以把九皇叔耗死在这里,现在却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人是九皇叔引来的,他自然有办法平息。”南陵皇上闭上眼,一脸沉重的道:“去,让人准备一下,朕亲自去迎九皇叔进城。”

    山庄里,九皇叔收到这个消息时,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……

    和他耗,看谁耗得过谁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不是我懒,实在是我淋了雨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