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77明路,南陵皇室示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六马会开奖记录凤凰马经神算论坛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一直想要问那个孩子的一,现在机会送到面前,凤轻尘当然不会错过,当下便把那个孩子的事,全部说了出来,包括豆豆说的那句:“这孩子是九皇叔的”。

    “欧阳豆豆说,那个孩子是本王的?”九皇叔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,眼中闪过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欧阳豆豆这是嫌命太长嘛,居然给他添乱。

    九皇叔反应这么大,这个孩子肯定不是九皇叔的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松了口气,同时在心中为豆豆默哀:可怜的豆豆,我同情你!

    不过同情归同情,凤轻尘绝不会豆豆说好话,凤轻尘将豆豆的话,复述了一遍:“豆豆这个孩子是你的,是你交待左岸和送来给我,让我好生养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靠在床头,打了个哈欠。没有意外,九皇叔的脸色更难看了:“你也认为,这个孩子是本王的?”

    所以,才不写信问他,或者说写了,又把内容涂掉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九皇叔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凤轻尘飞快地摇头,这个时候打死也不能说,她怀疑过那个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怕九皇叔不相信,凤轻尘一脸诚恳的道:“豆豆是什么德性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的话我怎么可能会相信,你要是想要孩子早就有了,哪里会偷偷生个孩子,还抱来给我养。”

    幸亏,幸亏她把信涂黑了,幸亏她忍住了没有质问,不然这下肯定惨了,依九皇叔那比针眼还小的心,她要问出来,肯定会被九皇叔各种敲打。

    “不信就好,只是你为何不写信问本王?”九皇叔一脸狐疑地看着凤轻尘,他总觉得凤轻尘否定的语气太过坚绝,有些刻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也不想就答道:“明知孩子不是你的,我还写信问你什么,那个孩子估计是左岸的,我已经让豆豆去找左岸了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,这个理由很完美,凤轻尘用力点头,将自己刚刚说的话,在心里过了一遍,确定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凤轻尘信任让九皇叔很高兴,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极满意,嘴角也忍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抱了个孩子,说是凤轻尘和别人生的,他肯定会直接摔死那个孩子,至于是不是,那稍侯查证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冲动行事,很好。”九皇叔赞了一句,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过,你让豆豆去找左岸,你确定不是给左岸添麻烦?”

    最终,肯定还要左岸去找豆豆,这绝对是给左岸添麻烦,九皇叔怀疑凤轻尘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让人给豆豆带路了,他绝对不会迷路。”如果还是迷了路,那也与她无关,她该做的都做了,那是豆豆倒霉,当然更倒霉的是左岸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免得豆豆留在皇城添乱,最近那里可不太平。”九皇叔虽然人不在皇城,可情报却很及时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件事忘了和你说。”一说起皇城的乱局,凤轻尘就想到陆少霖,立马把陆少霖想要和九皇叔合作,拉下符临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愿意答应,可这是九皇叔的事,她不能越俎代庖。

    “陆少霖?他是谁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,本王怎么可能与他合作。”九皇叔想也不想就拒绝,凤轻尘再次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怎么说符临也与他们小有交情,符临只是站在皇上那边,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,真要让她去对付符临,凤轻尘还真是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聊完符临,凤轻尘又说起司丞与洛王的事,两个人现在倒向是久别重逢,不停地说着自己身边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大部分是凤轻尘在说,九皇叔在听。凤轻尘问一句,九皇叔才说一句自己遇到的事。

    这么一聊,什么暧昧的气氛都没有了,两人只能如常的起床、梳洗,刚刚用完早膳,宫里就来人了,说是听闻凤轻尘来了,皇上准备今晚在皇宫摆宴,给凤轻尘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手中的帖子,晕乎乎的:“南陵皇上怎么会给我接风,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了,让南陵皇上想要拿我出气?”

    “南陵皇上不敢拿你出气。”九皇叔没好气的道。凤轻尘把他当成什么人了,到处惹事生非?

    “不敢?为什么?”她好像没有霸气外露,到让南陵皇上也害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九皇叔本不想解释,为了让凤轻尘安心,只得把原因说出来:“王锦凌曾到过南陵,警告了南陵皇室,南陵皇室知道你在王锦凌心中的地位,自然会好生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南陵皇室不是给凤轻尘面子,是给王锦凌面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因为锦凌,我就说嘛,南陵好好地怎么会礼遇我,就算我是锦行的救命恩人,南陵也不会这么给我面子才是。”凤轻尘恍然大悟,想到王锦凌,心中略有几分愧疚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想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沉默,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你让他说什么?说王锦凌的好话?他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王锦凌的话坏,他虽不是君子,但也没有小人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语,凤轻尘本想说什么打破这尴尬,万能的幕僚走了进来:“王爷,锦凡皇子前探病。”

    “探病?”九皇叔没有开口,说话的是凤轻尘。“探谁的病?”

    这里有谁生病,能惊动一个皇子?

    这个……幕僚低着头没有回答,他不想把下个月的俸禄也扣了,九皇叔黑着一张脸,对幕僚道:“告诉锦凡皇子,本王身不适,不方便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幕僚跑得比兔子还要快,唰的一下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病了?”凤轻尘张着嘴巴,半天合不拢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“本王没病,本王是受伤了。”九皇叔咬牙切齿,提醒凤轻尘昨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呃……凤轻尘尴尬地笑了笑:“是在外面摔倒的事?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事,还能是什么事?本王是南陵的贵宾,在南陵能让本王受伤的人不多。”九皇叔特别咬重“受伤”二字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此举,是要把昨天的事情宣扬出去了,让南陵人都知道,他昨天被凤轻尘一脚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种事关系到男人的尊严与面子,手法虽然低劣但却很实用,要换作一般男人,短时间内肯定不愿意出席宴会,以免自己丢脸。

    前脚南陵皇上说要给凤轻尘接风洗尘,后脚南陵锦凡就来说他受伤的事,摆明是不想让他参加今晚的宴会。

    今晚的宴会,肯定会有事发生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我好累……先更两章,还有一章明天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