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83还礼,走之前把仇报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惠泽社区心水论坛欲钱到香港来猜生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瞪大眼睛,咬牙切齿地看着,这个把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太过分了有木有!

    她昨晚那样求他,他不理会,甚至她都主动了,他都拒绝,不做就是不做,可现在居然趁她不注意,把她压倒,实在是无耻到极点。

    想做就做,想不做便不做,她就有那么好欺负吗?

    凤轻尘怒力压下那**的快感,伸手就要把九皇叔推下去,可就在此时,九皇叔一个猛烈的冲击,将整个根部都顶入她的体内,把她的抱怨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轻点,你轻点!太深了。”凤轻尘推人的动作,改成紧紧地抱着九皇叔。

    不是她起色心,实在是九皇叔这个动作太激烈了,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,让她跨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,让她根本无法把九皇叔推开。她就知道,这种睡觉的姿势不科学,这不一大清早,她就连皮带骨的被九皇叔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九皇叔回答的很干脆,而为了证明他的话,他每一次的冲刺都更猛烈。

    狠狠地抽出,又狠狠的进去,每一次都要顶到凤轻尘最里面才满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小口紧紧地咬住那处,两个月没有做,那里似乎更紧了,一吞一吐,让九皇叔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早知道,昨晚就不忍了,生生憋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不许想别人。”九皇叔捧着凤轻尘的脸,在一次狠烈冲击后,吻住凤轻尘的唇,把凤轻尘所有的抱怨都吻住。

    今天,他要把昨晚和前晚的账全部算清,无论如何都要尽兴,至于凤轻尘的抱怨,他都堵上凤轻尘的嘴了,她还能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要说不拘泥于世俗礼教,九皇叔绝对是第一人,他可不管这是白天还是夜晚,他想要,凤轻尘就在身边,他就要满足自己心中的渴望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九皇叔终于一脸满足的下床了,凤轻尘则全身无力,软绵绵地趴在床上,身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,颈脖处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凤轻尘裸着背,趴在床上看着九皇叔起身给她倒水,就着九皇叔手喝了一口茶,润了润嗓子才道:“你这样,让我怎么见人?”

    身上被九皇叔啃得全是牙印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九皇叔属狗的,这么爱咬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出门好了。”九皇叔把杯子在一旁,顺手就把人搂在怀里,指腹划过凤轻尘背上青紫的吻痕,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浓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身上全是他的痕迹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地拍掉九皇叔的手:“你明知我和文渊先生有约,今天下午要去拜访他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文渊先生一声,你身体不适,改天再去。”九皇叔手背被凤轻尘打红了,也不生气,反倒是握着凤轻尘的手反复检查,责怪道:“下次别打这么重,把自己的手打伤了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愣了一下,看着九皇叔的侧脸,眼也不眨,心脏好像被什么扣了一下,重重地,喘不过气,鼻子一酸,差点就落泪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虽然不曾说过什么甜言蜜语,可细微的一个动作,不经意间的一句话,却能让她感动许久。

    “遇上你,真好。”凤轻尘在心中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此刻什么话也不说不出来,她只想靠在这个男人怀里,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的安宁,这一刻的幸福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知道凤轻尘怎么了,看她如此依恋自己,只有高兴,当下不顾外头日头升起,抱着凤轻尘,静静地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两颗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,身子也贴在一起,没有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此刻,时光静好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房里消磨了大半天,然后……为了赴文渊先生的约,凤轻尘连饭都没有时间吃,手忙脚乱起来了,飞快的洗漱换装,以免迟到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啦,害我匆匆忙忙的,要是迟到了,文渊先生定会觉得我拿大。”凤轻尘换了一件高领的青色长裙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季节穿高领很奇怪,可这件衣服简单大方,带着几分文人的洒脱,正好是凤轻尘能撑起来的气质,穿在身上倒也不会多别扭。

    “不会迟到。时间刚刚好。”九皇叔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按他的意思,文渊先生的约就不应该去赴,因为……文渊先生没有请他,而他自然不会送上门给文渊先生奚落。

    对文渊先生,九皇叔是尊敬的,不然也不会任文渊先生削他面子而不发毛,只是消极应对。

    凤轻尘装扮好,又查看了一遍送给文渊先生的贺礼,笔墨纸砚都是上品,送的两副字画也是孤品,全是按文渊先生的喜好置办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全是九皇叔准备的,原本就是打算送给文渊先生,只可惜九皇叔不受文渊先生待见,至今也没有入文渊先生的门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等我回来。”凤轻尘离去前,在九皇叔脸上亲了一口,九皇叔当场愣住,待他回过神时,凤轻尘已经出了门。

    九皇叔站在原地,傻傻地伸手摸着被凤轻尘亲的位置,在心里暗自决定,以后他们两人不管谁出门,都要亲一下对方再走,虽然于理不合,可他喜欢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门去见文渊先生,九皇叔便回书房处理昨天未完的公务。

    虽说文渊先生答应去东陵,可这要走也不是一两天的事,趁这个功夫,九皇叔也打算把之前做的事收收尾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在他入城时,送了一份那么大的礼给他,他走之前,怎么也要还一份礼给南陵锦凡,不然就对不起礼尚往来这四个字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从书架上,取出一本厚厚的《史记》,从里面取出一封信,信上的火漆和印泥完好无损,绝对是没有拆开过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又从书架上取出一本诗经,把信夹到书里,召来暗卫:“把这信交到锦行皇子手里,告诉他,这是本王给他的贺礼,提前恭祝他登上太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封信足已决定南陵太子之位花落谁家。

    暗卫眼睛睁大,恭敬地接过手,郑重地道:“属下一定会将信,亲手交到锦行皇子手里。”

    暗卫走后,九皇叔又把幕僚招了进来:“告诉黑骑,他们可以现身了,把北陵的人引到东陵和南陵边境,随即潜入南陵,接应本王。”

    来的路上遇到危险,回去的路更不会太平,九皇叔需要黑骑保扩,至于黑骑要如何潜入南陵,这就不需要九皇叔担心,南陵锦行自然会帮他办好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还有一更会很晚,大家不要等了,早点睡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