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93拼了,九皇叔还会要你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合菜开奖结果直播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码10期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这一摔,便让他们错过了最佳逃跑时间,身后打扮成强盗的人,很快就把凤轻尘和南陵锦凡围住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先打退敌人,至于夹在凤轻尘小腿上的捕兽夹?

    南陵锦凡可没心情去管,凤轻尘会不会痛死与他何干,之前在地宫里不伤凤轻尘的双腿,是需要她的脚走路,现在吗?

    不管凤轻尘有没有怀疑他,他都不能冒险,凤轻尘伤了脚,就算怀疑他也跑不掉,有凤轻尘在手上,他不愁找不到九皇叔。

    九皇叔害他从皇子,变成见不得光的罪人,他也不会让九皇叔好过。

    血债要用血来偿!

    想到自己瞬间从云端跌入尘土,南陵锦凡就恨不得抽九皇叔的筋,剥九皇叔的皮。

    越打,南陵锦凡就愤怒,双眼也渐露疯狂之色,慢慢地从假打变成真打,刀刀狠辣,那些奉命做戏的属下,一个个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可以杀他们,他们却不敢真伤南陵锦凡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南陵锦凡打红了眼,疯狂地大喊,把面前的人全部看成九皇叔,那眼神像是淬了毒一样。

    活该!

    凤轻尘和捕兽夹奋斗的同时,不忘注意南陵锦凡,看南陵锦凡下手毫无轻重,杀了不少自己人,心里的火气总算消了几分。

    最好就这么疯掉!

    凤轻尘咒骂一声,看南陵锦凡一伙人越打越起劲,凤轻尘知道短时间内,这群人没空管她。

    背过身,凤轻尘撩起衣袖,飞快地滑动智能医疗包的面板,拿了止痛和消炎的药,至于酒精绷带一类的“大件”,凤轻尘不敢拿,怕南陵锦凡发现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飞虎爪和绑在腰上的手术刀,被南陵锦凡的人拿走了,凤轻尘又取了一份绑在自己手上,和没受伤的小腿处。

    扫一眼丢在角落里,已变成废品的手枪,凤轻尘那叫一个郁闷。要是这把枪还能用就好了,她肯定不吝啬子子弹,把南陵锦凡打成筛子,全身都是洞。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唉,真是道不尽的辛酸,说不尽的倒霉。

    凤轻尘收起郁闷,飞快地将智能医疗包关闭。回头看到南陵锦凡一人打得正激烈,凤轻尘不厚道的笑了一声,倒了几片消炎药含在嘴里,直接吞服,将剩下的药贴身放好后,凤轻尘继续和捕兽夹奋战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那个渣男是靠不住的,即使他披着蓝九卿的外表,也不改其恶劣的本质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发了半天疯后,渐渐的冷静了下来,看到惨死在自己剑下的属下,南陵锦凡暗自后悔,朝剩下的人打了个手势,那些人立马松了口气,渐渐放松,然后装出受伤不支的样子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渐渐收招,一边打一边退到凤轻尘身旁,看到凤轻尘将捕兽夹掰开了一半,南陵锦凡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他把凤轻尘拎起来,捕兽夹不仅会再次夹住凤轻尘的小腿,还能将凤轻尘的小腿划穿。

    到时候,凤轻尘就是医术再高,这条腿也废定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虚晃一招把面前的人逼退后,南陵锦凡跳到凤轻尘身侧,抓住凤轻尘的肩膀就往上提:“走。”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凤轻尘脸色大变,握捕兽夹的手险些一松,好在凤轻尘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压下心中的怒火与害怕,在南陵锦凡拎起她的那刻,死出了吃奶的力气,将捕兽夹用力一拉……

    绝不能让捕兽夹再伤到她,不然她就算不死也得残废。

    啪……的一声,在凤轻尘离去时,捕兽夹也合在了一起,将凤轻尘的裙摆给卡住了。

    嘶啦……南陵锦凡一个用力,凤轻尘的裙子被扯破。

    “汗,总算逃过一劫。”凤轻尘抹了一把冷汗,狠狠地吐了口气,整个人都快虚脱了。

    刚刚这一下,可真险呀!

    南陵锦凡却是一脸失望,看了一眼凤轻尘血淋淋的左腿,南陵锦凡一计不成,又来了一计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将凤轻尘丢在地上,不给凤轻尘思考的时间,又拽住她的胳膊,拖着凤轻尘往地前走,而且故意让凤轻尘受伤的左腿挨着地面。

    一路拖行,泥土和石子硌在凤轻尘的伤口,将原本就血淋淋的伤口,磨得血肉模糊,凤轻尘痛得都快晕过去,可偏偏力气没人大,怎么也挣不开。

    “死贱男。”凤轻尘气得快要吐血了,身后早已没有追兵,可南陵锦凡却不肯放过她,一路拖着她往前跑,摆明是要借机废了她。

    “九卿,停下来。”凤轻尘没办法,只得出声大喊。

    可南陵锦凡这个贱人,却理不理,一句:“不行。”就打发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原本,凤轻尘还以为,只要自己不拆穿对方,就能暂时保住一条命,现在看来命是能保住,但完不完整却是两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变成残废,所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咬牙喊道:“南陵锦凡,你个疯子,你闹够了没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南陵锦凡如凤轻尘所愿停了下来,却失手把凤轻尘甩到一旁的树上,凤轻尘早有防备,虽然摔了一跤,却伤得不重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南陵锦凡咬牙切齿的道,那凶狠的样子,比毒蛇更甚。

    凤轻尘敢耍他,该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挣扎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靠在树干站稳,同样恶狠狠地瞪向南陵锦凡,嘲讽的道:“我当然知道,难不成你以为什么人带个面具,都是蓝九卿了,锦凡皇子你可真天真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丝毫不怕激怒南陵锦凡,对付疯子就要让他发疯,不然她永远没有机会,可激怒的疯子却很可怕,南陵锦凡如同幽灵一样,冲上前就凤轻尘压在树上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好,你很好。敢耍我,我要你生不如死。”南陵锦凡一手压在凤轻尘的胸口,一手去摘自己的面具。

    银质的面具落在地上,露出他那张和死人一样子惨白无血色的脸,鲜红的眸子如同妖物,流转着诡异的寒光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头一震,握着手术刀的手,悄悄地移到南陵锦凡背后,准备刺下去,可就在此时南陵锦凡这个疯子,却突然低头吻住凤轻尘,同时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扯开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我倒要看看,等你被成千上百个男人轮.暴后,九皇叔还会要你嘛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敢欺负轻尘,南陵锦凡必须领饭盒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