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12路上,帮忙查找真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992年74期开什么码手机购买彩票是否安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对方的招式,怎么那么熟悉?

    左岸和豆豆同时看向对方,可这里黑漆漆的,再加上对方攻击猛烈,左岸和豆豆根本来不及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两人无法,只得专心应战,暗卫数对一,一时间左岸和豆豆倒也占不到多少便宜。

    一群人就在暗处打得火热,不多时护卫与司家十八骑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司家十八骑,早已找好位置,张弓搭箭对准屋顶上的人影,护卫也举着火把,咚咚咚的将小院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火把一举,照得整个院子如同白日,就是屋顶也不放过,只是这一看,众人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左岸和豆豆一看是熟人,立马停了下来,暗卫一时收不住攻势,一剑刺了过去,待看清是谁后,暗卫立马将剑打偏,然后……

    重心不稳,直接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左岸和豆豆可没空同情他们,趁暗卫发呆之际,一脚一个将人踢了下去:“出息了,用我教的招式,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豆豆哼哼两声,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暗卫从屋顶摔下来,那叫一个痛呀,可面对左岸和豆豆,暗卫却不敢抱怨,他们可没少在左岸和豆豆手上吃亏。

    司家十八骑是聪明人,知道没有危险立马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时候,知道的越少越安全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在这?”左岸才不会和豆豆一样没品,拿暗卫出气,他关心正事。

    “是的,九皇叔和凤姑娘都在,请左公子稍候,我这就去通报。”护卫头领也是认识左岸的,不过左岸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过去就成,你告诉我他们在哪。”豆豆更是自来熟。

    他想给凤轻尘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看护卫头领一脸为难,左岸真想把豆豆的嘴堵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九皇叔和凤轻尘肯定在睡觉,他们刚刚探查时,可没有发现哪间屋子有亮光。

    左岸给豆豆使了个眼色,可豆豆硬是没有看到,只催着护卫带他去找九皇叔和凤轻尘,还特别提醒护卫,不要提前告诉凤轻尘他们来了,免得没有惊喜。

    护卫没办法,只得给暗卫使个眼色,让暗卫先去通报,免得这位豆爷直接冲到凤姑娘和王爷的房间。

    要知道,豆豆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护卫可没胆把豆豆带进凤轻尘的房间,想方设法的劝说,在左岸的帮助下总算把豆爷安抚住,让他在花厅里等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也来得快,到没有让豆豆待太久

    豆豆一看到凤轻尘就坐不住了,直奔凤轻尘身边,无视九皇叔的冷脸,拉着凤轻尘的手就道:“凤轻尘,快看,快看,我帮你把左岸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得意的样子,真叫人手痒。

    “豆豆真厉害。”凤轻尘扯了扯嘴皮,算是安抚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,我也觉得我很厉害。不对……凤轻尘,我说了不要叫我豆豆,叫我欧阳,不然我翻脸。”对名字,豆豆很坚持。

    凤轻尘满头黑线,不过看到豆豆这张喜感的脸,心情到是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九皇叔不满地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把他和凤轻尘堵在门口,这算是什么回事。

    豆豆寻声望去,看到九皇叔双眼一亮,立马卖乖:“九皇叔,你儿子我帮你送到凤轻尘手上了,你放心那孩子没死。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这事九皇叔的脸就更黑了,也顾不得站在门口,就问道:“谁告诉你,那是本王的儿子?”

    左岸突然觉得全身一冷,很淡定地别过脸,他真得不忍心看豆豆凄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豆豆完全没有感觉到杀气,张口就道:“左岸说得。”

    咚……左岸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,他什么时候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没有直接说,大部分是我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好在,在左岸震惊过后,豆豆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左岸擦了擦冷汗,拍了拍自己那颗狂跳的心。

    这种事,可不能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到是会猜,本王承你这个情。”九皇叔不是豆豆,他知道事情轻重缓急,这事他记下来了,他会秋后找豆豆算账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我说错话了?”豆豆看九皇叔不理他,径直往花厅里走,一脸不解地看向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非常好心的安慰道:“没,欧阳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如豆豆的愿,没叫出豆豆,把豆豆乐得瞬间就忘了九皇叔的冷颜。

    四人各自坐下,左岸简单的说了一下西陵的事,便问九皇叔和凤轻尘遇到什么事了,好好地怎么会闭城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文渊先生的事说了一遍,豆豆听得一知半解,左岸倒是觉得这事很奇怪,多问了一句:“这不像是九皇叔你的风格,你怎么会让人钻了这么大的漏子。”

    虽说迎接文渊先生到东陵不能隐去踪迹,必是要一路声张,以显示东陵对文渊先生的看重,可依九皇叔的谨慎,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,一到东陵就让人在眼皮底下,杀了文渊先生。

    “和九皇叔无关。是文渊先生执意要下车,而且不准身边的人去找九皇叔。”凤轻尘为九皇叔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的脾气,凤轻尘是知道,他要想做的事任何人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文渊先生?他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吗?难道他想死?”左岸不解了,多年杀手生涯让他看得很明白,越是有威望、有权势的人越是怕死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的举动,在他看来无疑是找死。

    九皇叔闭了闭眼,说道:“也许,他认为没有人敢动他,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是的,没有人敢动文渊先生,只要出手就会有痕迹,只要查到出手之人,对方立刻就会声名扫地。

    文渊先生只是一个文人,他不和任何权贵交好,他的生死关乎不到大局,正常情况下,不会有人冒险去杀文渊先生。

    “君子坦荡荡,文渊先生应该是没有想到,会有人用这种方法暗杀他。他刚到东陵,有学子给他请安问好,他要拒绝说出去名声也不好听。”凤轻尘倒不认为,文渊先生下马车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文人重名声,也重礼仪,这么多学子名士辛苦赶来见文渊先生,文渊先生要是不下马车,定会被文人唾骂,说他狂妄自大,自恃甚高。

    名人,也不好做。

    “现在追究完全没有用,不管文渊先生,当时为何会不顾劝阻下马车,都改变不了他已死的事,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凶手,展家人已经在路上,文渊先生的死讯瞒不住了。”凤轻尘看九皇叔和左岸不说话,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左岸淡淡一笑,看了九皇叔一眼,说道:“这事,也许我能帮上忙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