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14交待,王锦凌和展家人快到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会①码三中三真的吗即时开奖结果报码室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受伤的人是豆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豆豆倒霉,九皇叔带人跑了两个地方,没有找到三寸丁,却让豆豆碰上了。

    三寸丁武功不弱,尤其是那一手叫水滴的暗器,更是使出神入化,别说豆豆,就是左岸和九皇叔单独遇上他,也不一定能讨到好。

    豆豆是出奇不意,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不然他就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了,被水滴打击要害,绝对能要命。

    豆豆比较幸福,他没有伤到要害而是伤在腰上,那银珠卡腰侧,血流不止,豆豆捂着自己伤口,一脸傻笑。

    虽然受了伤,可他是英雄,他抓到了凶手,可很快豆豆就笑不出来,凤轻尘说豆豆伤到了肾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确定我是伤到了肾?”豆豆嘴巴一瘪,差点就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作为男人,伤到肾什么的,那得多倒霉,他还有花魁没睡呢,他可不能当个不行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伤口太小,我还要再一步检查。”依水滴的威力,伤到肾的可能是九成,从伤口流血的情况下来看,凤轻尘初步断定,豆豆这是肾破裂大出血。

    听凤轻尘这么说,豆豆心里好受了一点,眼巴巴地看着凤轻尘,一副我只能靠你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打击豆豆,指挥人把豆豆抬进去,九皇叔审讯三寸丁去了,这里只有凤轻尘做主。

    豆豆被放在简易的手术台上,除了左岸外,其他人都被凤轻尘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屋内点了十几盏灯,给自己换上衣服,盘上头发、带好口罩,当凤轻尘把手套带好,取出刀子和镊子时,豆豆瑟缩了一下:“我怎么感觉,你这是要给我分尸。”

    “分尸?你想太多了,就你还不值得我出手。”凤轻尘从手术箱里,取出医用手术放大镜,带着头上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这个样子好吓人。”豆豆指着凤轻尘,一脸别扭。

    冷着一张脸,头上又带一个奇怪的东西,把半张脸都遮了起来,远远看上去就像鬼,豆豆庆幸这里灯够多,不然他一准吓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个眼神都没给豆豆,取出麻醉剂,给豆豆做局部麻醉,针一扎进去豆豆就扭动,凤轻尘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:“躺好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只是轻尘,你确定你这是要救我,不是要杀我?”豆豆躺在那里,额头不停地沁出汗珠,可见他也是疼狠了,只是不习惯嚎叫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过来守着豆豆,陪他说话,让他不要动。”麻醉没有这么快起效,凤轻尘却不能等,不然豆豆因失血而死,她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左岸黑着一张脸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和和豆豆说什么?

    “你让左岸陪我说话?凤轻尘你找错了人吧,左岸哪里是会说话的料,要不你陪我说话吧。”豆豆一脸嫌弃地看着左岸。

    他还真看不上左岸,他宁可和思行聊天,也不愿意对着左岸这张冷脸,活像他欠了银子没还似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却没空管他,豆豆的伤口很麻烦,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口子,可里面却被银珠给击碎了,有几条血管都破了,凤轻尘必须将伤口切开,取出银珠,同时查看里面伤得到底有多重。

    凤轻尘握住手术刀,比了一下手术切口,便下刀,刀片割破肉,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,但豆豆却痛得大叫:“啊……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按住他。”凤轻尘给左岸下令:“别让他动,一旦出了差错,他这辈子就了。”

    豆豆伤得可是肾部,一个不好,可是会毁男人幸福的,凤轻尘可不敢马虎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轻尘,你这是谋杀,痛死我了,你居然拿刀割我的肉,你这个坏人,我要告诉师父,说你欺负我。”豆豆一双眼红得像兔子,脸都白了,可却克制自己不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凤轻尘不会害他,他能感觉得出,凤轻尘这个人面冷心热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好了,忍一忍。”凤轻尘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,这只是一个小手术,可凤轻尘只有一个人,所有的活计她都得一个人做,打针、查找器具、拿药,最主要的……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想到,豆豆伤得这么重,她手术箱里只有基本的外伤药,智能医疗包里倒是有不少好东西,可她现在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能把银珠取出来,快点给豆豆做肾修补手术,只要手术完成的好,豆豆以后还是可以很幸福的,毕竟豆豆还年轻,恢复能力强。

    凤轻尘埋头给豆豆做修补手术,根本没有发现豆豆痛晕了过去,就算发现她也会无视。豆豆肾破裂引起大出血,幸亏医治及时,不然他这小命都悬。

    左岸一直静静地守在豆豆身边,时不时地看凤轻尘一眼。

    屋内很亮,凤轻尘虽然带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在头上,可左岸还是能看到她此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坚硬,冰冷。和他杀人时的样子很像。

    手术花了两个时辰,待到手术结束时,天已大亮,凤轻尘打了个手术结,完美了收工:“找个大夫,给他开几副药,他需要补精气。”

    血流太多了,她也没有给豆豆输血,这伙豆豆那张脸白得像纸一样,她看着都不忍。

    虽然豆豆总给她添乱,可她还是喜欢活蹦乱跳的豆豆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大夫吗?还找什么大夫?”左岸看凤轻尘熟练地给豆豆包扎伤口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手上动作一顿,抬头看向左岸:“你非要我告诉你,我不会开药方,你才满意吗?”

    熟知她的人,哪个不知道她不擅长中医,不会开药方,就算偶尔开个治风寒的药方,还要得要思行把关。

    中医讲究一人一方,即使同一个病症,不同的病人用量也会有讲究,她现在还没到那个火候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这不是忘了嘛。

    “好了,豆豆的情况很好,你让人好好照顾他,我给他喂了退热的药,一个时辰后,我再来看他。”凤轻尘收拾好药箱,提起药箱就走人。

    她要回去,给豆豆找药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屋内,九皇叔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,凤轻尘沐浴出来就看到九皇叔坐在房里,桌上有几碟小点心。

    凤轻尘正想问,从三寸丁口中问出什么没,九皇叔就先道:“本王刚刚收到消息,王锦凌和展家人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就来了?

    凤轻尘愣了一下,随即又庆幸,他们找到了行凶之人,虽不能安抚展家的怒火,但好歹能给对方一个交待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