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16卑鄙,本王从来不是君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合开彩结果现场直播黄大仙87345救世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虽说凶手抓到了,九皇叔也下令解除封锁,可这座城依旧是进容易出难。一般人不会进来,而那些别有用心的探子进来了,想出去却是做梦。

    边关的城本就冷清,九皇叔这一戒严,又使得这座城更加得寂静,大街上行走的人个个放轻脚步,街道两边的叫卖声也没有了,没有需要轻易不外出。

    百姓刚开始提心吊胆,生怕那些官差随便抓人,后来观望了几天,发现没有他们什么事,才照常劳作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到来,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波浪,知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。王锦凌自己也很低调,一路轻车简从,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骑马日夜赶路的男子,是名满天下的大公子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,不代表九皇叔不知,王锦凌刚到达城门口,还未表明自己的身份,九皇叔安排的人就上前,把王锦凌迎了进去:“大公子,请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没有表明身份,可在这里,能只手遮天的就只有九皇叔,王锦凌当然不会惧,大方的跟着来人进城。

    他此时风尘仆仆,也确实需要梳洗一下才能见人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除了气色差一点外,王锦凌又是那个气质高贵的大公子,只不过这几天风吹雨淋的,看上去多了一份稳重、成熟。

    九皇叔并没有让展颜去见王锦凌,也没有告诉凤轻尘王锦凌已来的事,而是直接把人请到书房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们要先谈好,没有意外,下午展家的人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,四目相对,眼神相交的那一刻似有火花闪过,只有一刹那,两人很快就移开了眼,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虚伪的寒暄,王锦凌也不需要九皇叔招呼,自然地在首位坐下,微微抬眸,问道:“这件事,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听什么样的解释?依王家的情节网,本王能查到的,大公子你不可能查不到。”九皇叔靠在椅子,一派闲适,完全没有谈正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没有什么剑拔弩张,也没有一丝火药味,可书房的气氛却压抑至极,王锦凌眉头微皱,直白的说道:“先生是因你而死,即使下手的人不是你,你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打压九皇叔,那些人又怎么会对文渊先生下杀手,文渊先生是受九皇叔牵连而死,无论如何九皇叔都要给外人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这一点就是九皇叔也能不否认,前提是他昨天没有收到那份情报。有那份情报在,文渊先生为谁而死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愿意浪费口水,直接将那份情报抽了出来,摊在桌上:“大公子最好看看这个,我们再来谈先生是因为谁而死。”

    有这份证据在,无论是王锦凌还是展家,都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王锦凌眉头微皱,看九皇叔老神在在的样子,心里隐隐不安,起身拿过桌上的情报,站在书桌前就翻阅了起来,越看王锦凌越心惊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哗啦一声,那份情节从王锦凌从中滑了出来,散了一地,王锦凌也震惊地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没有造假,大公子派人查一查就知道,本王能查出来的东西,大公子要查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看王锦凌吃惊的样子,九皇叔就知道这一局他稳胜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王锦凌知道九皇叔没有必要说谎,他刚刚看得东西,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王锦凌暗暗吸了口气,闭上眼,压下心中的震惊,问道:“你想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爽快。”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,九皇叔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有王锦凌出手,这件事便十拿九稳,九皇叔也不客气,直接说道:“本王要你指证,幕后暗杀文渊先生的人,是稷下学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纷争,稷下学宫也一样。文渊先生占了宫主之位,人又年轻,让其他人在有生之年,几乎没有成为宫主的可能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有不少副宫主,论学识、名声丝毫不比文渊先生差,会有不甘心的人对文渊先生出手,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这是要毁稷下学宫的名声。”王锦凌想也不想就拒绝,可九皇叔哪容得他说不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毁稷下学宫,那本王就毁了展家。这世间没有两全的法子,你只能保一个。”前朝灭亡后,稷下学宫的地位越来越超然。身为上位者,九皇叔对稷下学宫也越来越不喜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学院,可影响却越来越大,再这样行去,也许会成为第二个神庙。

    王锦凌脸色微变,很快又恢复冷静:“先生人已死,你就不能让他走得安心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安心了,可本王呢?他想死本王不会拦,可他的死给本王带来了麻烦。他让本王不安心,那大家都别安心。”文渊先生最在乎的就是展家和稷下学宫,他想用自己的死,保全这两个地方,可九皇叔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时间有限,展家和稷下学宫。大公子,你挑一个。”九皇叔不容商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卑鄙,不管是展家还是稷下学宫,他们都是无辜,把他们牵扯进来,这不是君子所为,你这样做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”王锦凌气得快要吐血,明明是皇权斗争,九皇叔却牺牲他人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你,本王从来不是君子,本王只求达到目的。至于无辜?本王难道就不无辜吗?”这件事,从头到尾他才是被算计的那个,他只不过将计就计罢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把真正的幕后凶手找出来?”王锦凌相信,依九皇叔的实力,要查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有多少人参与这件事本王不清楚,但本王很清楚,一旦事情败露,那些人定会推南陵锦凡出来顶罪。他已经是落水狗,本王有必要把这件事算在他头上吗?”南陵锦凡已经废了,他身上背了叛国罪,再加一条谋害文渊先生的罪名,于他而言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而稷下学宫不同,稷下学宫背负这个罪名,就会名声扫地,它在众人心中的地位,再也不是那么高尚与超然。

    稷下学宫在九州大陆是圣地,他借这个机会,把稷下学宫的龌龊展露在人前,让大家看清楚,所谓品德高尚的大儒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到时候,看稷下学宫的人以后还拿什么张摇,拿什么显摆自己的高尚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