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29南下,不是凤轻尘的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2017午开奖香港太子报最新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放缓前行的速度,不仅仅是为了照顾豆豆的伤势,更多的是文渊先生的死还没有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在没有找到杀死文渊先生“真凶”前,九皇叔是不会回皇城,给皇上找讨伐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洛王亲兵和明微公主一行人,得知九皇叔也起程回京,很好心地在路上等了他们,可等了好几天也没有等到人影,回头一打听,原来九皇叔根本没有北上,而是南下了。

    洛王亲兵吓了一跳,不敢相信九皇叔居然胆在包天去江南。在没有皇上旨意的情况下,去江南王的封地,这……往严重里说,可是谋反。

    洛王亲兵收到这个消息,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不仅立刻写信把这个消息传回去,还日夜赶路,等着回京看九皇叔的好戏。

    结果,这一赶路就赶出了问题:明微公主病人,而且病得很重。

    因文渊先生的死,明微公主心中有愧,本就心事重重,再加上没日没夜的赶路,即使是坐在马车里,明微公主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病了就得治,路上就得耽搁,洛王亲兵心里着急,可又不能丢下明微公主,只能明里暗里的挤兑明微公主。

    一个南陵的公主,在东陵无依无靠,这群亲兵根本不把明微公主看在眼里,往日里也只是面子上的尊敬。

    明微公主受了冷落,心里难过,郁郁寡欢,提不起精神,这病就更重了,几乎是起不了身。

    “明微公主病了。”九皇叔收到这个消息时,第一时间和凤轻尘分享了。

    “你动的手脚?”凤轻尘第一反应,就是人为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好气地瞪了凤轻尘一眼:“本王不至于如此没品,对一个没有反击能力的女子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你一语成谶,说明微公主病重就病重。”凤轻尘很快就改口,又问道:“好好的,明微公主怎么会病?她不是一个柔弱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公主自是身娇体贵,日夜赶路她肯定吃不消,再加上心中郁郁通难解,病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要知道,明微公主就算再怎么有心计,她也只有十几岁,文渊先生的死怕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,她心里内疚。

    再加上,文渊先生一死,南陵锦凡又兵败,她已经没有退路,回到南陵她只有死路一条,不管是锦行还是展家都不会放过她。皇后与洛王是她最后的依靠,如果洛王的亲兵再怠慢一二,她定会忧虑成积,一病不起。”九皇叔虽然没有亲眼看到,可也猜得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我同情她,一个可怜的女子,遇到南陵锦凡那个变态,不疯魔都不成。”南陵锦凡毁了多少女子的未来。

    苏绾、苏柔,还有之前死掉的苏妃。苏家的女人遇到南陵锦凡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可偏偏这个把苏家女糟蹋一圈的男人,还是苏家女生的。

    “她死不了,本王已经让人去救她了,就这样病死,太便宜她了。”最主要,明微公主手上的底牌还没有拿出来,这个时候就死了,实在太亏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当你舍不得她死,怎么说他也是你花了心思的女子。”凤轻尘似笑非笑地看着九皇叔,提醒他南陵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九皇叔尴尬的别过脸:“当时,本王是试探她。”

    “试探?你骗谁呢。当时的明微公主可没有这样的心计,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都是你们造成的。如果不是南陵锦凡倒台,她会安安分分以南陵公主的身份,陪展颜在东陵住一段时间,到时候再和文渊先生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有这个资本,再加上文渊先生的名声,她回南陵可以找一个世家弟子嫁,平平淡淡地过一生。可是,因为你们的权利斗争,把她推了出来,你们毁了她一辈子,也毁了展颜一生。”这些话,凤轻尘一直想要说,却找不到机会。现在九皇叔把机会送到她说,她便全部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话太过犀利,九皇叔一脸错愕地看着凤轻尘,好半天才道:“身处权利中心,本王身不由己,如果不借这个机会拿下南陵锦凡,本王不知何时才能把他拉下来。”

    要对付他国皇子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不然,他也不需要谋划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这些女子,便注定为你们的权利牺牲。”凤轻尘想到自己落在南陵锦凡手中的事,眼中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有一点自保的本事,她的下场会比明微公主还要惨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哽咽的道:“你知道嘛,我当时落到南陵锦凡手里,差一点就没命了,要不是遇到玄情阁的人,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这个危险,是九皇叔给她带来的,可事后九皇叔不曾说半句,甚至……至今她都没有听到一句关心的话。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……”九皇叔伸出手,想要将凤轻尘搂到怀里,却被凤轻尘躲开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眨了眨眼睛,将眼中的泪水眨了回去,笑道:“说这些干嘛,事情都过去,我不是好好的没事嘛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她没死,所以九皇叔没有丝毫心里负担,也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也许非得等她死后,九皇叔才会知道,再完美的计划在执行时也可能出现意外,而一个小小的意外,足已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她是人不是神,她不可能每一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,能安全脱身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指责,凤轻尘话中未尽的意思,他懂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的女人,注定要面对这些,本王是行走在悬崖边上的人,每一步即要小心谨慎,又要大胆往前迈,甚至不惜冒生命之险往前趟。否则,本王即便不会摔死,也不会有好下场。”九皇叔再次将凤轻尘抱到怀里,这一次凤轻尘没有拒绝,只是略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靠在九皇叔怀里,凤轻尘呆呆地看着前方,眼中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有时候她觉得很累,可放弃她又不甘心。她一直在努力建立自己的势力,可她培养势力的速度,总是跟不上九皇叔的脚步。

    她才刚刚在东陵站稳脚步,九皇叔就一脚踏到南陵,等她准备去南陵时,九皇叔已经从南陵抽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凤轻尘将脸埋在九皇叔的怀里,低声呓语。

    九皇叔听到了却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地拍着凤轻尘的背,无声安慰。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做得很好了,是他的步子迈得太快、太急,让凤轻尘感觉吃力了……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的错,是他的错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